<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鬼故事 > 長篇鬼故事 > 正文

    鬼王盛寵:夜夜撩人全文小說安小柔傅子旭免費閱讀

    發布時間:08-13    來源:故事百科

    圓圓的聲音還在不斷的從話筒中傳出,安小柔沒有注意聽她到底在說什么,而是全神貫注的看到廣告進入尾聲。

    “大型話劇《蘭朵》登陸中央大劇院,為時三天,不容錯過!”

    電視里激昂的聲音介紹著演出訊息,同時屏幕上顯示出話劇公演的日期。

    安小柔倒吸了一口冷氣,因為那日期就是本周四。

    也就是說,三天后?

    “喂?小柔?你還在聽嗎?”圓圓有些焦急的在電話里喊叫著:“回答我??!”

    “啊???我在?!卑残∪峄剡^神,她坐回沙發上,看到話劇廣告已然結束:“抱歉?!?/p>

    “你怎么啦?”圓圓有些疑惑的追問道:“我剛才說的,你都聽到了嗎?”

    安小柔眨了眨眼睛,她仔細思索著剛才的通話內容。

    隱隱記得,圓圓好像提到了什么人?

    “唉,李子桓??!”圓圓久久得不到她的回應,無奈的長嘆一口氣:“剛才白說了那么多?!?/p>

    “他是誰來著?”安小柔后背靠著柔軟的沙發抱枕,抬手揉了揉眼睛。

    “昨天送你回酒店的男人??!”圓圓百無聊賴的用勺子,一點點的將蛋糕挖碎:“你別告訴我你沒有印象!”

    “……???”若不是被這么提起,安小柔真的要忘了那個男人的存在了。

    她想起昨天,男人拿著雨傘、淋雨回去的畫面,不由得感慨道:“那個奇怪的人?!?/p>

    “你也覺得他奇怪吧?”圓圓將勺子猛地放回盤子上:“他居然是傅易生找來,幫忙找我爸爸的?!?/p>

    “不是傅易生的手下嗎?”安小柔有些詫異:“怎么會讓他送我回酒店?”

    “誰知道?得問傅易生?!眻A圓撇了撇嘴巴:“那個男人是靈媒來著?!?/p>

    安小柔的心里猛然跳了一下,她的眼睛瞪大了不少,語氣充滿驚訝:“什么?”

    “他自己說的?!钡案庵挥腥种贿€是完好無損的,圓圓猶豫著要怎么解決掉它,省的傭人再苦苦哀求:“還拿走了我的面具?!?/p>

    “就那只鼻子很長的面具?”安小柔依稀記得,圓圓曾經一直帶著一副白色面具,但是沒有記住那到底是什么造型。

    “不是鼻子,是鳥喙??!就是嘴巴!”圓圓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安小柔挑起一邊的眉毛:“啊,是嗎?”

    呃,這不是重點。

    她抿了抿嘴巴,繼續問道:“那個男人拿走它干嘛?”

    真是的,那個男人叫什么來著?轉眼就忘了啊。

    “說是有什么用處……”圓圓將托盤轉了半圈,還是想不到解決蛋糕的好主意:“這個不重要,你知道嗎?他還告訴我要遠離你?!?/p>

    安小柔有點兒傻眼,她歪了一下腦袋,好奇的問道:“這又是為什么?”

    真是個奇怪的男人!

    同時,安穩坐在車內的李子桓,突然皺了一下眉頭。

    他揉了揉鼻子,但似乎沒有解決問題。

    傅子旭瞥了他一眼,有些納悶的挑起眉毛。

    李子桓將身體稍稍朝車門挪動了一些,然后……輕輕地打了個噴嚏。

    他看起來似乎很驚訝,雖然傅子旭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而且這樣還不算完,明明打完噴嚏之后,他整個人看起來沒有什么異常了。

    可是他又從口袋里摸索出一張黃色的正方形紙,使勁的摩挲了一會兒鼻尖。

    傅子旭詫異的看著這一舉動。

    他認真的打量了李子桓,確認對方不是在戲弄自己。

    李子桓旁若無人的用黃色紙張,擦拭完鼻尖后,便一臉平靜的扭頭問傅子旭:“車上有垃圾桶嗎?”

    傅子旭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黃紙,眉毛不著痕跡的微微抖動,隨后搖了搖頭。

    “那好吧?!崩钭踊笇ⅫS紙折疊數次,最后竟然折疊成了指甲那么大小。

    他又從上衣口袋里摸索出來一個小小的塑料盒,將黃紙放了進去。

    傅子旭清楚地看到,那塑料盒里應有了類似的折疊好的黃紙。

    他忍了再忍,最后還是問出了口:“你這是在做什么?”

    “有人在討論我?!崩钭踊笇⒑凶尤乜诖?,奇怪的是衣服的料子明明很薄,但是放進去如此一個鼓鼓的東西,竟然看起來還是非常平滑。

    “???”傅子旭越來越無法理解,眼前這個家伙到底是在做什么?

    因為剛剛那個噴嚏,所以斷言有人在提及他?

    還用那種詭異的黃色紙張,夸張的擦拭鼻子?

    “傅先生不太了解,我的體質很特殊?!崩钭踊傅钠沉怂谎?,嘴角又揚起微笑:“常人的一舉一動,都影響不到我半點兒生活?!?/p>

    他的語氣頓了頓,然后繼續說道:“但若是那些常人接觸不到的東西……我可是很靈敏的?!?/p>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傅子旭在腦海里隱隱已經有了猜測:“剛剛討論你的人,其實不是正常人?!?/p>

    李子桓嘴角的笑意加大,他懶洋洋的靠在座位的角落里,表情不置可否。

    “既然說到了這種事情?!备底有窳嗥鹱约阂r衫的領口,抖了幾下:“關于陶叔的失蹤,你是怎么看的?”

    無論如何,這家伙都是個靈媒。

    倘若陶叔的失蹤真的不是常理可解釋,那么眼前的人,也許是唯一能知道事情真相的家伙。

    “今天的天氣不太好?!崩钭踊复鸱撬鶈柕恼f道,同時他的視線看向窗外。

    雨水一直在擊打玻璃,發出的噼啪聲響與引擎震動的聲音交錯著,聽久了讓人感到有些混亂。

    傅子旭在內心深深嘆口氣,他再次質問自己,為什么任由這個怪人上了車。

    “你的身上有著很奇怪的東西?!崩钭踊鸽m然還在看窗外,但語氣明顯是沖著傅子旭說的:“我看不清那是什么,但讓我很感興趣?!?/p>

    “這就是你告訴傅易生,一定要我來的原因?”傅子旭皺皺眉,對于這個情況表示不理解。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想看看你身上的東西,能不能在事發地點引起些反應?!崩钭踊笇⒁暰€從窗外收回,雙手交叉搭在腹部。

    “什么意思?”事發地點是指陶叔失蹤的位置嗎?傅子旭有些不能理解。

    “那個地方有個奇怪的裂口?!崩钭踊傅谋砬楹軓碗s:“不定時的開啟閉合,每次都會吸進去一些東西,也會放出來一些東西?!?/p>

    他似乎猶豫了一下,然后補充道:“只是,這些進出的東西的去向,我也不知道?!?/p>

    “也就是說……你無法判斷陶叔在哪兒?”傅子旭算是聽明白了,敢情眼前的家伙根本就無能為力。

    “不是完全無法判斷?!崩钭踊阜旁诟共康碾p手,有著微微的蠕動,似乎是要握緊了一些:“最起碼,可以確定事發地點已經沒有調查的必要了?!?/p>

    傅子旭聞言,眼睛有一瞬間的瞪大,隨即而來的是心里某處隱隱的安定:“你是怎么知道的?”

    剛才的一瞬間,他下意識的想到了安小柔。

    如果事情一直都得不到解決,陶叔一直都找不到的話,安小柔很有可能會堅持去事發地點。

    即便什么都幫不上忙,她也肯定會試著去努力一下。

    而且,有戒指里的那位靈異體幫忙,她也許認為自己真的會找到什么。

    這是傅子旭不太想看到的事情。

    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所有的冒險,都應該建立在安小柔不會受傷害的前提上。

    “這個不好告訴你具體的操作?!崩钭踊笐醒笱蟮恼f道,“但是感謝你今天來了一趟,不然我還不能這么肯定?!?/p>

    “我?”傅子旭想起李子桓剛才的話,于是把話題又繞回去:“我來不來又有什么關系?”

    即便作為靈媒,有很多忌口的事情不能說;但是最起碼給這些當事人,一個適當的交代吧?

    “你身上有很奇怪的力量,雖然看不清來源,但是可以確定很強大?!崩钭踊缸绷松眢w,長嘆一口氣。

    他扭頭看著傅子旭:“一旦靠近事發地點,就會引發那個裂口的反應??蓜倓偪磥怼阒皇前堰@場雨引來了?!?/p>

    “雨?”傅子旭感覺所知道的信息,已經完全混亂成了一片:“你能不能從頭到尾,按順序說一遍?”

    這種敘述的順序,若是擱在公司里做匯報的員工身上,早就不知道被炒魷魚多少次了。

    “你確定嗎?”李子桓狀似無意的、笑著睨了一眼前方的司機。

    傅子旭納悶的朝前方望去,結果看到后視鏡里,司機不斷朝后面瞟來,并且露出好奇的神色。

    要命,他差點就忘了車子里還有一個人。

    剛才那段匪夷所思的對話,不知道被司機拿去怎樣理解了一番。

    這次來C城,司機是特意挑選的,就是為了不讓自己的行蹤、以及來C城的目的被泄露出去。

    傅子旭在內心幽幽的長嘆了一口氣,雖然司機是值得信任的,但他不打算讓自己身上有異樣的情況,被太多人知道。

    “請問還有多久?”李子桓突然笑瞇瞇的開口道,他的語氣客氣有禮,完全不像是對傅子旭說話時的淡然和隨意。

    “???”司機有些微微愣神,沒想到后座的人會突然向自己提問:“還、還有二十分鐘?!?/p>

    “雨天路滑?!崩钭踊傅难劬镉幸婚W而過的危險光芒:“您開慢點兒,也好看準路?!?/p>

    他可不想被一個分心的司機,連累著發生什么不好的意外。

    傅子旭抬手,揉了揉眼睛。

    暫時不能再追問李子桓了,他現在只感到陣陣的疲倦。

    一宿沒睡,加上暖暖和李子桓帶來的雙重沖擊,讓他感覺腦子里像是有蜜蜂在嗡嗡亂轉。

    他點開手機的撥號鍵,熟練地按下安小柔的號碼,然后撥打了出去。

    聽到手機里響起等待的提示音,他剛想換一個舒服的姿勢做好,但緊接著就聽到聽筒里響起:“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他有些詫異的皺起眉頭,然后將手機從耳邊挪遠了一些,仔細看了看屏幕上顯示的號碼和名字。

    是安小柔沒錯。

    這個時候,她會給誰打電話?

    說明: 部分文章源自網友投稿或網絡轉載,如有不妥請告知站長,我們將在24小時內修改或刪除,站長郵箱:694306323@qq.com

    如果您有故事想與我們分享,也歡迎給我們投稿,請將稿件發送至編輯郵箱:694306323@qq.com,感謝分享!

    長篇鬼故事相關故事
    ?2017-2022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 贛ICP備2022004897號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贛公網安備 36012102000476號
    站長聯系方式:18070096782(微信同號)
    熟妇人交videos复古
    <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