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歷史故事 > 故事作文 > 正文

    楊光欽:大學治理理念及領導方式的系統集成改革

    發布時間:08-13    來源:故事百科

       摘要:大學治理理念及領導方式與治理效能具有螺旋式的結構化演進關系,治理理念及領導方式的非邏輯化將直接阻遏大學治理效能的正常實現。治理理念具有的“氣”與“理”的系統集成綜合屬性,以及領導方式具有的主體之于“物理-事理-人理”的系統集成行為表現,決定了大學治理理念及領導方式改革的系統集成的邏輯和必然。其系統集成的改革策略包括:構建大學治理理念和領導方式系統集成改革的統分整合模式;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系統集成治理新格局;促使大學治理主體要素和領導方式的系統集成改革。通過系統集成改革,促使大學組織將治理理念和領導方式轉化為有效服務國家和社會發展的現實目標。這既是大學治理的初心與使命,也是大學領導的良知與責任。

      

       關鍵詞:大學改革;治理理念;領導方式;系統集成

      

       “大學治理”既是一個具有歷史使命的理論話題,又是一個富有時代意蘊的實踐話題。在高等教育學界,有關“大學治理理念”研究的學者可謂燦若繁星,有關“大學領導方式”研究的成果更是汗牛充棟,諸多涉及大學治理理念的經典思想及其對大學領導方式所產生的影響也是意義深遠。但是,由于大學組織結構的復雜性,大學治理理念及領導方式與治理效能所具有的螺旋式結構化演進關系體現得還很不充分。為促使大學治理理念和領導方式創新,實現大學治理效能提升,本研究立足于系統集成理論,提出若干策略性建議。

      

       一、大學治理理念的內涵及面臨的問題

      

       眾所周知,大學治理是大學發展歷史演進中組織“管理”理念的一次質性升華。大學組織從管理理念的終結到治理理念的確立,所彰顯的意義不僅是思想桎梏和領導方式的觀念解放,更重要的是標志著大學依法治理的組織規則和制度規范的完善,也標志著大學治理場域人民意志的充分體現。正如有的學者所說,“從‘管理’走向‘治理’不但是治國方略的重大轉型,也是高等教育政策的根本轉變”。

      

       “治理”與“管理”雖然均源自西方的組織行為理論,目的都是為了實現組織的目標。但是,從治理實踐視角審視,“治理”更加符合我國傳統文化中“民本思想”與“和合文化”的社會特質,更能充分體現社會主義國家政體的人民意志和民主內涵的制度特色。因為,“管理”側重強調的是組織中的領導者通過發揮“權力”的作用,促使他人和自己一起實現既定目標的活動過程。而“治理”則更多強調他人參與組織目標實現的自主和自覺意識,更加強化組織目標實現過程中的民主參與和組織的整體力量,其中蘊含了“共建共治共享”三位一體的治理理念。而“共建共治共享”治理,則“是一種集成的治理模式,其中管理、學術單位和代表性智力機構(管理員、教師員工和學生)在開放溝通、透明和真正協作的相互增強的關系中并肩存在”。亦即說,“治理”是建立在領導與人民相互信任的協調網絡基礎之上的,強調的是組織領導與人民群眾之間以和合為基礎的合作、互動與共享。這種合作、互動與共享的大學治理,蘊含的核心理念便是“人民性”。

      

       “治理”的這些內涵和特征,并非當下學界的新注。1995年全球治理委員會所發表的《我們的全球伙伴關系》中已有所體現:“治理是各種公共的或私人的個人和機構管理其共同事務的諸多方式的總和。它是使相互沖突的或不同的利益得以調和并且采取聯合行動的持續過程。這既包括有權迫使人們服從的正式制度和規則,也包括各種人們同意或以為符合其利益的非正式的制度安排?!币嗳缌_茨(R.Rhodes)所認為的,治理意味著“統治的含義有了變化,意味著一種新的統治過程,意味著有序統治的條件已經不同于以前,或是以新的方法來統治社會”。顯而易見,大學治理雖然不能沒有管理,但是管理已非實現組織目標的唯一舉措。較之管理,治理將構建更加新穎的領導與群眾的合作共享關系,將更多體現人民主體的權力意志,在組織行為上將具有更濃、更多、更重的民本思想與人民情懷。

      

       大學治理理念是人們對大學治理活動所持有的基本看法和對大學治理規律的理性認識,或者說是人們對大學治理的基本問題所做出的一種富有邏輯的價值判斷。大學治理理念具有兩個層面的意義。一是大學治理固有的義理和秩序,這是大學治理理念的本體部分,也是“大學治理”在人腦中留下的最概括、最穩定的形象,具有客體上的價值存在意義。它包括大學治理的本質、大學治理的依據、大學治理的特征等。二是治理主體對大學治理的認識和覺悟,具有主體方面的價值判斷意義,包括實現大學治理必須依賴的人民性理念,以及大學治理的德治、法治、善治、心治等理念。某種意義上看,大學治理理念是各個具體理念的系統集成,每一個具體理念都具有特定的內涵和獨有的功能。大學治理主體認識部分的理念,也可以視為大學治理的“理”性載體,其“理”性之根在于“人民性”。因為,無論德治、法治、善治和心治,無不需要植根于人民之中,缺失大學治理“人民性”的理念,大學治理效能將難以彰顯其應有的本質性現實意義。由此可知,大學治理理念具有豐富的內涵,并彰顯著影響治理效能和領導方式的本體論和認識論的價值意義。

      

       為便于對大學治理理念進行理解,本研究借用新儒學“理”“氣”關系即“理本氣末,理主氣從,理氣交融,氣化流行”的觀點對大學治理理念予以結構化的說明。假使我們把大學治理理念的本體性內涵視為大學治理理念之“理”,把大學治理理念中具有主體性認識意蘊的涵義視為治理理念之“氣”。那么,大學治理理念是“理”與“氣”的系統集成整合體。其中,“理”是治理理念的本源,當然,“理”雖是本源,但未必是能被觀測到的有形存在,其形體呈現依賴于“氣化”程度?!皻饣倍鴣淼脑肌袄砹稀?,不僅有形有體,且“氣”的聚散程度和“氣化”方式決定著“理”的存在意義。這種“理”與“氣”的系統集成整合體,彰顯出的是大學治理過程中“人類的理性與非理性、理智與情感交融的產物與統一體”,或者謂之“在高等教育哲學思想史上”具有本體論認識意義的“大學理性”。大學領導正是通過“理”與“氣”的系統集成的“大學理性”方式,轉化為大學組織自身的基本目標,包括優化大學治理環境,提升大學治理效能,創新大學治理方式等。在此可借助形象圖解的方式作進一步的簡要說明,如圖1所示。

      

       位居圖中核心的部分,是大學治理固有的義理和秩序,它是大學治理理念具有本源意義的部分。所謂義理,即大學治理固有的運行道理;所謂秩序,即大學治理固有的運行規則。借用新儒學的概念,簡單地稱之為“理”。大學治理的本質、大學治理的依據、大學治理的特征等都屬于“理”的范疇。圖形的外圍,表明的是通過大學治理理念的“理”與“氣”的系統集成,所實現的大學治理的基本目標,或者說是大學治理理念發揮作用下所產生的結果。包括優化大學治理環境,提升大學治理效能,創新大學治理方式等。介于內圈和外圈之間的地帶,即包圍大學治理理念之“理”的,是作為大學治理主體的人對大學治理“方式”做出的價值判斷,可以簡單地稱之為“氣”;它包括大學治理的德治理念、法治理念、善治理念、心治理念以及人民性理念、辦學定位理念、發展理念等。大學治理的“理”和大學治理的“氣”,時常處于混沌交織狀態。當大學治理之“氣”和合于大學治理之“理”時,大學治理理念就能趨于成熟,大學治理的目標就會更加容易達成;反之,則大學治理理念就容易出現偏差,大學治理的目標就會難以有效實現。只有找到治理之“氣”與治理之“理”的和合規律,即系統集成規律,才能確立成熟的大學治理理念。所謂系統集成,即通過整合治理手段,將各個治理系統的分離要素綜合集成到相互關聯、統一協調的整體系統之中,從而實現復雜系統整體增效的方法論?!跋到y集成”從初始的科學技術專用術語,到新時代大學治理的重要哲學工具,體現了馬克思主義方法論的本質特征,并在大學治理場域發揮著具體指導作用。

      

       當然,由于大學治理理念中的“理”“氣”關系是處于流動狀態的,所以,不同治理主體所形成的大學治理理念也不盡相同。即使同一治理主體,因哲學觀、價值觀和方法論的不同,也不存在某種單一的、一成不變的大學治理理念。但是,由于大學所具有的“相似性”治理規律,必然會形成一些最基本的一致性的大學治理理念,如人民性理念、科學定位和發展理念,以及德治、法治、善治、心治和制度創新理念等,對這些理念的系統集成,正是大學領導方式變革和治理效能提升的根本之道。

      

       二、大學領導方式的偏頗及其根源

      

       大學領導方式是大學治理理念影響下的行為表現,特定的大學治理理念必然導致特定的領導方式。大學治理理念與大學領導方式所具有的這種內在關系,決定了大學領導方式變革需要立足于大學治理理念的成熟和創新。所謂領導方式,就是大學領導開展治理活動時對待“物理-事理-人理”(WSR)的態度和行為表現。受大學治理的人民性和依法治校、以德治校等理念的引導,大學治理便往往能夠達到法治、德治等效果,大學治理效能也能夠得到持續提升,包括制度環境、文化環境和技術環境在內的大學治理環境的難題也能夠得到有效破解,并從本源上有效改變大學治理的領導方式。但是,當下部分大學的治理理念卻存在明顯的偏頗現象,并對治理結果產生了直接的消極影響。

      

       (一)大學領導方式的偏頗

      

       1.以“權力”為中心的“官本位”行政化管理慣習揮之不去。所謂行政化管理慣習,是大學治理過程中個體或者群體形成并普遍存在的以“官本位”為價值取向的一種“管理心態”。具體表現為個別大學的制度設計,明顯地將師生員工置于組織邊緣境地的情況。某些大學領導熱衷于行政權力集中的制度慣習、文化基因、機制弊病等可謂根深蒂固,一言堂的決策和形式化的執行司空見慣,目標不明確、任務不具體、執行不堅決等現象時隱時現;學科建設以領導的自我偏好為標準,教學資源與科研項目以權力與關系為分配依據,如此等等,使得師生員工面對現實無可奈何。

      

       2.大學治理主體“依法治?!钡挠^念和治理實踐普遍存在荒漠化和形式化。所謂荒漠化,是說大學組織從治理思維、治理意識到治理方式對法的意識和理性精神以及依法治校的漠然置之;從頂層制度設計到制度的貫徹執行,對法的意識和理性精神及依法治校的認識模糊??梢哉f,當下的大學治理,存在較為嚴重的法理意識偏頗、大學法治文化的價值錯位,或者說存在較為嚴重的大學治理理性的缺失。

      

       3.違背大學組織自身規律的盲目“模仿”和機械照搬方式隨處可見。當下某些大學存在機械地照搬和套用企業、政府等其他組織的管理模式,大學組織的治理或與政府機關別無二致,或與企業行為毫無差別。教學督導、科研獎勵、社會化服務等制度趨同現象日趨嚴重;空洞無物的形式化大小會議讓教師難以喘息,責任承諾形同虛設,因為違背教育教學規律而導致師生員工備受折騰的現象依然存在。

      

       (二)大學領導方式偏頗的原因

      

    1.行政化的“官本位”管理慣習與大學核心治理主體的價值取向密切相關。部分大學領導由于深陷以“官本位”為價值取向的“思維慣習”及“治理心態”之中,使得他們雖然把“不忘初心”掛在嘴邊,但在治理實踐中未必總能置人民于中心地位,

    更難以自覺堅守人民主體理念?!肮俦疚弧钡摹八季S慣習”及“治理心態”的固化原因固然很多,但其深層次根源在于部分大學領導缺乏“人民性”這一終極治理理念的引導?!叭嗣裥浴辈粌H是馬克思主義最鮮明的理論品格,是我國社會主義政體的本質屬性,也是傳統大學治理場域的共同價值取向和不可或缺的永恒靈魂。從某種意義上看,“人民性”具有黨性、理性、自主性深度融合的特質,并應是大學領導始終堅守的核心。根據大學治理理論,大學領導并不是唯一的權力中心,大學內部各種機構乃至個人只要得到公眾的認可,都有可能成為各個不同層面上的權力中心。這就要求大學各個層級領導在治理過程中,除采用指揮、命令等管理手段外,還應采用新的管理方法和技術,以便更加精準地對大學組織的“物-事-人”等公共事務進行控制和引導,達到提高管理效率的目的。但由于一些管理者在大學治理實踐過程中,缺乏治理理論引領和靈魂召喚意識,使得大學治理的人民性未能得到充分的彰顯,人民中心理念在大學治理場域中的指導作用體現得還很不充分,并由此導致管理者對大學遭遇的諸多問題以及對問題本源的認識和治理策略的選擇缺乏符合實際的系統分析和方式選擇。

      

       2.“依法治?!钡幕哪椭卫韺嵺`中的形式化與“法治”思維缺失及“法制”概念的內涵模糊不無關系。傳統領導方式依賴行政手段和人治思維,現代治理方式則依賴法治思維和法制方式。但是,由于根深蒂固的“行政化”官僚話語體系而出現的“法”的意識和“理”的精神在高校的缺失,“依法治?!贝蠖嗤A粼诰唧w概念的思維模式層面,且在大學治理實踐場域,還普遍存在對依法治校的“法制”本質和要義解析不足,對法制與法治之間的關系以及其他教育法律關系界定不明的現象,以至于無論是政府還是大學,在依法治校的表層和深層,均缺乏對法律內涵和“制度密碼”的解構,缺乏對“權利和權限邊界劃分”的建構?!爸贫让艽a”與“治理效能”密切相關,制度密碼作為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以來學界頻用的新詞,意謂制度之于治理效能的奧秘所在,或謂“治”之“密碼”在于“制”。通過破譯制度密碼,挖掘不同大學治理的制度文化基因,構建大學治理的基本制度理論、制度創新實踐理論、制度文化建設理論,并促使高校實現提質增效的目標。但在大學治理實踐過程中,關于權力如何配置以及權力配置的“制度”設計實踐效果,當下的認識依然十分模糊,遭遇的問題仍然極其復雜。特別是在涉及政府與大學組織,以及大學組織內部不同的治理主體、教師群體、學生群體以及其他職員等多邊相互之間的復雜關系時,仍會面臨多層面的體制機制性障礙挑戰。當然,實現大學治理的共治共享,并非易事。即使是最早提出“治理”概念的美國,經過長期的高等教育共享治理實踐也依然還未達到理想的結果。究其深層原因,便在于治理制度的缺陷。治理“制度”的優劣,體現著大學治理的能力問題;而治理能力不足,是制約大學治理現代化的枷鎖。

      

       3.盲目“模仿”和機械化照搬的治理方式,源于部分大學領導缺乏“專業性”治理理論的指導。當下大學治理場域的“非專業化”現象比較突出,特別是地方高校的非專業化現象還明顯存在。一些“非專業”管理者由于對作為塑造人類靈魂和養成人格的特殊組織的復雜性缺乏系統的結構化理論認識,由此導致了以簡單化應對富有個性的生動治理實踐的領導方式的產生,具體的表現就是不切實際地機械地照搬和簡單模仿。我們知道,大學治理理念之“氣”與大學治理理念之“理”的互動和交織融合,形成了大學治理環境、領導方式和治理效能的內部動力。領導方式的選擇首先應符合大學治理理念之“理”,因為“理”規定的是大學治理的本質、依據、特征等規律性的要素。領導方式的變革,還要求大學治理主體必須符合大學治理理念之“氣”,因為,正是“氣”直接規范著領導的方式和行為;須知道,“氣”是影響大學治理領導方式變革的最為關鍵的思維要素。作為大學領導雖然不能改造“理”“氣”及其關系的變化規律,但是可以認識和把握這些規律,并遵循這些規律去自覺改變領導方式。

      

       三、治理理念創新與領導方式變革的系統集成

      

       治理理念具有“理”與“氣”的系統集成綜合屬性,領導方式具有主體之于“物理-事理-人理”的系統集成行為表現,由此決定了大學治理理念及領導方式改革的系統集成的邏輯和必然。但是,大學治理理念創新和領導方式變革的系統集成,并無先驗的圖式和特定化。

      

       筆者認為,治理理念創新與領導方式變革雖然非同一層圈里的問題,但是,二者之間具有結構化的螺旋式交互上升關系。大學治理理念創新必然助推大學領導方式變革,大學領導方式變革也必然呼應治理理念的創新。就大學治理而言,二者是一枚硬幣的兩面,在發展邏輯上具有結構一體化的交互影響和交融作用的特征。為了促使大學治理理念和領導方式的系統集成變革而言,需要采取如下對應策略。

      

       1.構建大學治理理念和領導方式系統集成變革的“統分整合”模式。所謂“統”,即確立師生員工在治理場域中的主體地位。因為“人民主體”地位是治理理念創新和領導方式變革的根本所在,具有統領性的功能。所謂“分”,即在大學治理“人民性”理念的統領下,重新構建“領導”與“主人”雙邊新型的治理關系。這里的新型治理關系,不僅包括公平公正、民主自由等法律、制度的彼此強制約束關系,還包括共識、信任、合作、尊重、參與、知情、自主等分支之間的自然約束關系。通過以“人民主體”為統領的多元要素的有機統分整合,促使大學治理理念和大學領導自覺調控自己行為的自主意識、規則模式,重塑大學領導方式的新形式,并產生對外部環境恒定適應的自覺性。這一系統集成化的統分整合策略,以及由此引發的大學治理現代化進程中,大學主體類型、權力聚集、目標管理、文化標識、資源流動等領域的結構性重塑和領導行為的自覺,便成為領導方式變革新突破的主要表征。這種有關權力、文化、資源等要素的結構性重塑和領導行為的自覺,客觀上要求大學領導必須對大學“作為‘理性結構系統’”和“作為‘文化政治系統’”進行系統集成,并根據具體情況適時進行治理方式的調整變化。在大學治理過程中,大學領導時?!疤幵谝粋€多變的環境中運作,他們成功的唯一途徑是適應和靈活,而且現在是時候重構傳統的共享治理模型了”。特別是在教學科研領域,只有做出適切的領導方式變革,才能使廣大師生員工享有更加充分的學術自主與獨立尊嚴,得到更真切的人文關懷、更深刻意義上的心靈理解、信任與精神慰藉,師生員工才更愿意參政議政、暢所欲言,其創造熱情和創新激情才會得到更充分的釋放,大學治理效果才能得到充分顯現。而這既是大學治理的理念范疇,也是大學領導方式的具體體現。

      

       2.改變大學“官本位”的管理慣習,推動大學治理重心向基層遷移,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系統集成治理新格局。新時代和新環境客觀上要求大學領導必須克服“領導中心”意識,從重指使、輕服務的相對封閉的管理模式中解放出來,時刻著眼于大學在現實世界中的新變化,并從大學生存和發展的社會化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問題出發,借鑒國際化規范,通過法制化程序、市場化運作和社會化舉措,并按照“相似論”的邏輯,規劃設計適合特定大學需要的獨特實踐路徑,不斷促使大學治理主體通過“信念的形成”“目標的設置”“原則的制定”,對大學治理產生系統集成化的影響,使大學主體的綜合性表現行為具有系統集成的指向性,使大學組織內部的多個主體而非個別“英雄”共同具有奮斗的方向和自我超越的目標,進而形成和增強大學治理的凝聚力、吸引力、向心力、感召力。領導的身份應從一個發號施令者,轉變成為教職員工理念創新的指導者,成為大學組織的魅力、動力、引力以及推動大學發展的可持續動力的推手,成為鼓勵成員追求知識產品的推引者和具有特定文化屬性、技術屬性及其治理話語體系的代表人物。不僅如此,大學領導還應是大學人力資源的凝聚者,以及大學內部人員彼此了解、探尋、對話、溝通平臺的創造者,并以此探索適應新時代與大學組織及組織內部各類人員共同需要的綜合價值觀取向,樹立人們探求學術精神和尋求進步文化的責任。大學領導更應注意如何尊重多樣性,最重要的是懂得如何能夠自覺地將不同價值關系主體置于聯系的、統一的整體中來思考和實踐,謀求大學機構內部各類人員工作目標的相互促進,使各種人員的發展彼此增益,為大學組織的整體利益帶來最理想的結果。

      

       3.促使大學治理主體要素和領導方式的系統集成改革。所謂大學治理主體要素,包括大學組織制度要素、文化環境要素、人力資源與數據資源要素等。大學領導方式,首先在于領導有大學定位意識,亦即他們有明確把自己的大學辦成什么類型的大學的理念。并在這一理念的引導下,找準自身的位置,形成自身特色,促使大學快速發展。大學治理主體要素和領導方式的系統集成,客觀上要求大學領導能夠更廣泛而又有效地對接社會,促進大學尊重社會發展需要的運行規律;更具有歷史方位與使命感,能自覺依賴組織資源審時度勢,搶抓發展機遇;更能確保教師、學生乃至社會非政府組織力量廣泛參與到大學治理場域之中;更能汲取文化的滋養、支撐,堅守呵護大學獨有的“精神家園”,確保學術自由和資源的高效配置;更能還原大學自身的學術本色,并以價值追求和高遠志向引領大學實現自身的發展目標。大學治理主體要素和領導方式的系統集成,還要求大學領導必須強化大學自身和社會之間,以及大學組織內部的各種要素之間、各類辦學主體之間的相互依賴、相互制約的和諧關系。既要促進大學自身發展和社會發展的和諧,又要促進大學內部不同發展群體之間的和諧,更要促進大學組織內部各發展要素之間的和諧,特別是在教學與科研之間、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之間、辦學硬件與軟環境之間的和諧統一。這種立足于為大學治理各要素的結構化整合提供全方位服務的模式,將是新時代大學治理的嶄新領導方式。當下,需要亟待構建大學治理方式結構要素的系統集成。所謂結構要素,不單單是“中央權威與地方政府之間的關系”以及“國家與民眾之間的關系”的系統集成,也不單包括大學內部德治、法治、善治、心治等具體要素的系統集成,以及與此相應的領導德行、善行和依法辦事的方式方法的系統集成,還包括大學治理所依賴的信息、技術、監測模式等復雜的軟結構要素的系統集成。因為領導決策過程,必需依賴于數據支撐、信息支持等高等教育大數據在內的信息支撐技術結構,領導方式改革更依賴于治理技術的理性建構和創新。其中,治理的技術要素創新是決定領導方式創新的關鍵所在,包括通過協同創新、資源整合,建立“大學治理大數據中心”,形成“互聯網+”時代的大學公共治理資源體系;設計不同發展階段的大學治理能力標準體系,特別是構建大學治理的現代化話語服務體系,包括大學治理的法律制度話語、技術支持話語、特色文化話語、信息服務話語等體系,為領導方式創新提供可靠的基于“治理全數據”的內部與外部監測服務及精準決策支持。

      

       總之,在大學治理現代化的歷史進程中,大學治理理念和領導方式的系統集成改革已經迫在眉睫。通過系統集成改革,促使大學組織將治理理念和領導方式轉化為有效服務國家和社會發展的現實目標。這種系統集成化的改革對大學治理主體的思維模式創新和領導方式變革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對大學領導的核心素質養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雖然,人們不會也不可能強求不同的大學領導都具有相同的辦學理念和治理方式,但是,任何大學領導都應當依據自身的領導方式和理念創新為大學發展帶來積極的可持續的影響,這既是大學治理的初心與使命,也是大學領導的良知與責任。

      

      

    說明: 部分文章源自網友投稿或網絡轉載,如有不妥請告知站長,我們將在24小時內修改或刪除,站長郵箱:694306323@qq.com

    如果您有故事想與我們分享,也歡迎給我們投稿,請將稿件發送至編輯郵箱:694306323@qq.com,感謝分享!

    故事作文相關故事
    ?2017-2022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 贛ICP備2022004897號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贛公網安備 36012102000476號
    站長聯系方式:18070096782(微信同號)
    熟妇人交videos复古
    <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