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歷史故事 > 故事作文 > 正文

    李立華:波斯帝國政制中的希臘流亡者探析

    發布時間:08-13    來源:故事百科

      

    摘 要:

       有關希臘流亡者在波斯帝國政制中的作用, 學界一般認為流亡者擔任的官職較低, 被整體排除在波斯帝國核心官僚體系之外, 因而政治作用有限。從希波關系史視野來看, 兩大文明的交流互動, 使得流亡者即使無法擔任高級官職, 也可在政治實踐中通過建言等多種方式參與到帝國的希臘事務及少數非希臘事務中, 并因此得到波斯國王的重視和厚待。波斯官僚體系的松散性, 為希臘流亡者參與波斯帝國政治提供了契機和空間。希臘事務是波斯帝國的核心事務之一, 希臘流亡者在波斯政制中的歷史地位應得到進一步關注。

       關鍵詞:希臘; 流亡者; 希波關系; 波斯帝國;

      

       引言

       公元前459年, 希臘幫助埃及人反叛波斯, 客蒙 (Kimon) 率領希臘戰艦駛入塞浦路斯和奇里乞亞, 逐步掌握了制海權。波斯國王阿塔薛西斯 (Artaxerxes I,前465—前424年在位) 下書亡命波斯的雅典前執政官地米斯托克利 (Themistocles, 前493—前492年在任) 進擊客蒙。由于缺乏必勝信心, 為避免身敗名裂, 地米斯托克利自裁以殉。1從普魯塔克的行文看, 地米斯托克利曾許諾波斯國王會負責希臘事務, 而國王在需要時確實給他下達了命令。結合傳記全文, 無論是地米斯托克利本人還是波斯國王, 都非常重視他在希臘事務上的能力。

       作為流亡2波斯的希臘人中最著名的一個, 地米斯托克利的經歷頗具代表性。從居魯士 (Cyrus II, 前559—前530年在位) 開始, 波斯國王善用異族人的統治策略和賞罰分明的制度, 引起了“頗具野心但在本邦沒有機會的希臘人的注意”, 成為“那些有雄心卻被城邦流放, 但又不甘于命運的希臘人的天然庇護所”。3①

       對于這些亡命波斯的希臘人在波斯政治和希波關系史中的歷史定位, 經過多年研究, 學界基本達成了共識性觀點。布里昂 (Pierre Briant) 統計了希臘文獻、埃蘭文文書、巴比倫年表與貝希斯敦銘文等資料中波斯重要官職的分布情況, 指出“帝國被以王室為中心的貴族集體和波斯人的文化傳統所統治”, 希臘人或許會受到重視, 但難以取得與波斯貴族比肩的政治影響力。4盧埃琳·瓊斯 (Lloyd Llewellyn-Jones) 將波斯帝國的政治結構比作金字塔, 認為國王是塔尖, 勞工是塔底, 兩者之間部分的上層是波斯顯貴, 下層則是各級官僚。5庫克 (J. M. Cook) 也認為, “阿契美尼(Achaemenid) 王朝的統治正變成一種家族事業。精英圈子的這種縮小不僅發生在國王的宮廷中, 如果我們把目光下延到薛西斯 (Xerxes I, 前485—前465年在位) 統治之后, 會發現總督也傾向于使用他們自己的親屬擔任重要使命……波斯人與被統治的民眾聯合統治的想法只是幻想……管理階層會有當地官員……但統治階層是波斯人……波斯貴族具有絕對、不可分割的統治權”。6晏紹祥肯定了外族人在波斯宮廷中具有一定作用,但同時指出, “最高權力一般都掌握在波斯人手中, 外族雖有可能擔任某些官職, 但只能是相對次要、而且是基層的官吏”, 7他們的作用“都是局部性的”。8

       總體而言, 在古代史料的基礎上, 學者們勾勒出了一幅以族群為單位、涇渭分明的波斯官僚分布圖景, 表明流亡者在該體系中身處邊緣, 無法進入決策中心。盡管如此, 筆者認為此問題仍有商榷空間。從史實來看, 以“尚 (族) 親”為政制基礎, 是上古文明的顯著共性。但與此同時, 在具體的政治實踐中, 統治者禮敬乃至重用族、親之外“賢者”的“尚賢”記載, 亦不乏實例。從我們掌握的古代史料來看, 希臘流亡者在波斯帝國獲得了極佳待遇, 希臘作家筆下“名列國王施恩者之列, 被國王賜予宮廷頭銜、禮物與幫助的希臘人比波斯人還多”。9這與前述學者得出的結論似乎并不協調。換言之,即便未能躋身中樞, 希臘流亡者是否可以憑借波斯君主的恩賞而對波斯最高決策層施加影響?如果說希臘人被集體排除在決策層之外, 那么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什么?他們所負責事務的類型及方式如何?這些事務對于波斯帝國有何意義?

       要解答這一系列問題, 僅考察波斯官僚體系顯然不夠。由于關涉波斯與希臘兩大文明體, 有必要將流亡者的政治作用置于希波關系史的背景之下考察, 該群體不僅在主觀上見證了希波關系的演變, 客觀上也是希、波文明交互的產物。一方面, 希波關系的波動會對流亡者的政治作用產生較大影響;另一方面, 唯有在希波關系史的視野下, 才能更準確地理解流亡者的歷史定位。此外, 對該群體的考察也可豐富對希波關系的理解。希臘城邦在整個古典時期都未實現實質意義上的統一, 希波關系的研究多集中于“雅典帝國的形成與波斯之間的關系”、“《卡里阿斯和約》的簽訂”、“伯羅奔尼撒戰爭期間 (及前后) 波斯對希臘事務的影響”等專題, 較難進行整體把握。希臘流亡者貫穿波斯帝國始終, 不僅人數眾多, 而且不乏如地米斯托克利這樣的名人, 因而構成了一個相對恒定而具整體性的群體, 可以為理解希波關系提供一定參考。

       因此, 本文擬從具體史料出發, 重新審視希臘流亡者在波斯官僚體系、政治實踐中的位置, 并在希波關系的背景下探討流亡者對于波斯帝國的意義, 從更宏觀的視野探究他們的歷史定位。

      

       一、流亡者的體制角色與生存環境

      

       波斯官僚體系的核心是波斯人。國王由出身阿契美尼族的波斯人擔任, 代表神意掌握國家最高權力, 通過人事、財政等手段控制著各級官吏。10在中央, 世襲的波斯貴族組成了最核心的官僚階層, 他們以“千夫長” (Chiliarch) 、“持弓者” (Bow-Bearer) 、“持杯者” (Cup-Carrier) 、“持矛者” (Spear-Bearer)、“搬運王凳者” (Footstool-Bearer) 、“戰車馭者” (Charioteer) 、“持物者” (Staff-Carrier) 、“信使” (Message-Carrier) 等職位服侍國王, 11被希臘人稱為“門人” (Peopleof the Gate) 。12法律上, 王室法官是從“波斯人之中挑選出來的”, 由波斯貴族世襲, 為終身職, 負責判決訴訟案件, 解釋古老的規矩, 提供咨詢。13波斯人的地位受到法律的明確保護, 任何冒犯國家、國王、王室甚至是國王財產的罪行, 都有可能被判處死刑。14經濟方面, 就我們掌握的材料來看, 擔任首要財務大臣的是波斯人。15軍事上, 波斯人通常是軍隊統帥, 即使在統領外族軍隊時也一般如此。16地方上, 波斯基本沿襲了亞述人設立的機構, 17除少數特例, 行省總督由國王任命波斯人擔任。18

       希臘流亡者官職較低。在希臘文獻和波斯文獻中, 幾位最重要的希臘流亡者并未擔任高級官職。戴馬拉托斯 (Demaratus) 、地米斯托克利、亞西比德 (Alcibiades) 等人主要是充當顧問, 為國王或總督提供咨詢和建議, 沒有證據表明他們擔任過總督、將軍或其他高級職務。有關希臘人職務的記載, 主要來自波斯波利斯的物資分配文書 (Persepolis Fortification Texts) 。有明確官職記載的希臘人來自經濟系統, 他被稱作“Yaun” (即“伊奧尼亞人”) , 在公元前499年12月至公元前498年9月間擔任財務大臣法納西斯的秘書。而在任職前, “Yauna”可能曾擔任谷物管理員。19此外, 一則文書也證實了希臘官員的存在。該文書由希臘文寫成, 內容是(兩馬里斯的酒, 10月份) , 20文書盡管不完整, 但可以證明在管理層有慣于用希臘文寫作的人員, 并且至少另有一人能讀懂希臘文。文書中還記載有從事更具體工作的希臘人, 不少人雖然姓名遺失, 但有關他們的引文、作品等保存了下來, 包括運輸建筑材料的工人、灌溉女工等。21

       流亡者難以擔任高級官職的原因不難理解。首先, 流亡者來到波斯的主要目的是尋求政治庇護與扶持。在希臘與波斯接觸初期, 無論是流亡者還是其母邦, 一般都處于相對劣勢的地位。早期帝國歷史中與波斯接洽的希臘人, 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后世的流亡者。居魯士征服呂底亞王國后, 小亞細亞 (以下簡稱小亞) 地區的希臘人曾要求與波斯簽訂協議, 22他們試圖以臣服換取城邦的生存。岡比西斯 (Cambyses II, 前530—前522年在位) 時期, 庫列涅統治者阿爾凱西拉歐斯三世 (Arcesilas III) 的母親斐列提瑪 (Pheretima) 曾向埃及總督阿律安德斯 (Aryandes) 求援, 想借波斯之力恢復對庫列涅的統治。23薩迪斯總督歐洛伊鐵司 (Oroetes) 以扶持之名, 誘殺了薩摩斯僭主波里克拉底(Polycrates) 。24歐洛伊鐵司之所以選擇該借口, 波里克拉底之所以上當, 說明尋求波斯人的支持在當時并不罕見。

       大流士 (Darius I, 前522—前485年在位) 時代以降, 波斯在與希臘的交涉中更加強勢, 對于希臘城邦的干涉逐漸增多, 前往波斯的希臘人更以求援為主。最早來投奔大流士的希臘人可能是薩摩斯的敘洛松 (Syloson) , 25他以“國王的恩人”的名義跑到蘇撒, 坐在王宮門口, 求見大流士, 希望助他恢復對薩摩斯的統治。敘洛松是較為典型的流亡者, 他被薩摩斯放逐后曾流亡埃及、波斯等地。敘洛松式的求助在大流士時期及其以后頗為常見, 與之相似的有雅典的希庇阿斯 (Hippias) 、奧諾馬克里圖斯 (Onomacritus) 、狄凱烏斯 (Dicaeus) 、地米斯托克利、亞西比德、塔拉斯的吉洛斯 (Gillus) 等。26

       當流亡者功績顯赫或其母邦在與波斯的關系中處于相對優勢地位時, 流亡者可能會要求一定待遇, 但也未出現索要高級官職的情況。最具代表性的是斯巴達人波桑尼阿斯 (Pausanias) 。波桑尼阿斯是希波戰爭中希臘聯軍的領袖, 曾在普拉提亞取得對波斯的決定性勝利, “在所有希臘人中贏得最高聲譽”。27波桑尼阿斯在戰后暗通波斯國王, 并在寫給薛西斯的信中要求迎娶薛西斯的女兒。波斯在當時處于相對弱勢的地位, 而波桑尼阿斯又是威名遠揚并且有恩于波斯之人, 但即使如此, 他要求的也只是聯姻, 并未索要任何官職。另一位同樣在希波戰爭中重創波斯的希臘人地米斯托克利, 在亡命波斯時也未提出擔任高級官職的要求。28相較而言, 普魯塔克有關戴馬拉托斯索要優厚待遇的記載則不太可信。據普魯塔克, 戴馬拉托斯曾要求學著國王的樣子, 豎戴冠冕, 騎馬穿過薩迪斯城。29該記載的問題在于, 普魯塔克之前的歷史學家沒有記載此事。而且從希羅多德的記載來看, 戴馬拉托斯一貫謹小慎微, 不應提出類似要求。30狄凱烏斯曾與希羅多德會面, 因而希羅多德的記載應該更為可信。不過, 即使在這則可能是虛構的史料中, 戴馬拉托斯也未索要高級官職。

    其次, 流亡者缺乏擔任高級官職的必要能力。在希臘城邦的對外交流中, 對于外族語言的學習并不積極。掌握波斯語是融入波斯政制的必備條件。地米斯托克利曾將語言比作刺繡的波斯掛毯, 是與波斯國王溝通的關鍵。31古典文獻中, 掌握波斯語的流亡者似乎不少。地米斯托克利在來波斯之前, 專門向阿塔薛西斯申請了一年的時間,

    盡可能地學習波斯語和波斯風俗。32希斯提埃伊歐斯求救時以波斯語自報姓名。33據阿特納奧斯 (Athenaeus) 記載, 亞西比德也曾學習波斯語。34然而, 真實情況恐怕并非如此。最有可能掌握波斯語的雖然是地米斯托克利, 但有關他學習波斯語的記載有多個版本, 其中不乏矛盾之處。35希斯提埃伊歐斯求救時的一句呼喊, 并不能作為其掌握波斯語的確證。有關亞西比德學習語言的記載, 來自數世紀之后的阿特納奧斯, 與其同時代的史學家并未記載, 因而阿特納奧斯的記載“可能是后世的偽造, 目的是與地米斯托克利的生活類比”。36更為可能的情況是, 亞西比德與波桑尼阿斯相似,接受了波斯的生活習慣, 但沒有學習波斯語。37與這些零星且模糊的例證形成鮮明對比的是, 色諾芬《長征記》中的一則細節表明, 小居魯士 (Cyrus the Younger) 與希臘雇傭兵將官交流時仍需借助翻譯。這些將官中不乏像克利爾庫斯 (Clearchus) 這樣流亡伊始就受到小居魯士照顧者, 38但他們似乎都未掌握波斯語。莫米利亞諾 (Arnaldo Momigliano) 認為, 希臘人是單語族群, 他們可能對異族文化發生興趣, 但不會努力學習他們的語言以深刻理解其制度、文化和思想。39那些流亡波斯的希臘人, 或許也是如此。

       最后, 在希波對峙的時代大背景中, 波斯人對希臘流亡者難免存有猜忌之心, 這也是制約后者步入高階官僚的重要原因。波斯王室通過聯姻, 將權力的享有權和代際傳承封閉在有限的圈子內。大流士即位后, 即與多位波斯顯貴之女結親, 以便鞏固統治。國王也會將女兒嫁給波斯貴族們, 如戈布里亞斯 (Gobryas) 的次子馬多尼奧斯 (Mardonius) 娶了薛西斯之女阿托佐斯特雷 (Artozostra) 。40王室以下, 波斯貴族對于希臘流亡者的排擠尤甚。地米斯托克利曾因太過受寵而惹怒波斯人, 數次遭受性命之憂, 因為“之前沒有外國人得到過這些”。41希斯提埃伊歐斯與波里克拉底之死, 與波斯官員的嫉妒不無關系。42據希羅多德記載, 當哈利卡納蘇斯的阿爾特米希亞 (Artemisia I) 試圖說服馬多尼奧斯不要在海上開戰時, 那些因為她受禮遇而對她心懷惡意的人感到幸災樂禍, 認為她“性命難?!?。43普魯塔克也明確提到波斯總督提薩佛涅斯(Tissaphernes) “非常痛恨希臘人”。44據色諾芬記載, 在小居魯士爭奪王位失敗之后,提薩佛涅斯設計殺害數位希臘雇傭兵將官。45實際上, 希臘官員和波斯官員之間的嫉妒是“一個重復出現的主題”, 46流亡者顯然感受到了來自波斯權貴的壓力, 上文提到的戴馬拉托斯勸誡狄凱烏斯就是一個例證。47地米斯托克利在看到有人為他擺筵席時, 對自己的子女說:“孩子們, 如果我們過去沒有遭受過失敗的話, 現在就要失敗啦?!?8生活在這種環境下的希臘人, 不大可能主動索要高官職位。49事實上,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那樣, 波斯人確實幾乎壟斷了高級官職, 希臘流亡者不僅缺少索要官職的條件, 即使有此想法, 也很難實現。

      

       二、希臘流亡者的政治實踐

      

       希臘流亡者在波斯官僚體系的邊緣地位, 也體現在他們一系列關鍵時刻的缺席。岡比西斯一世 (Cambyses I, 前580—前559年在位) 臨死前的托付對象是波斯權貴。平定瑪哥斯僧叛亂后, 與大流士共商國計的是波斯人。大流士誅殺歐洛伊鐵司時的共謀心腹亦是波斯人。遠征斯基泰過程中的幾次重要軍事決策, 是由大流士和波斯貴族戈布里亞斯、阿塔班努斯 (Artabanus) 等人作出的。在薛西斯是否出征希臘的問題上, 起決定性作用的是波斯人。波斯國王常委托波斯人代為管理重要的城市或戰略要地。居魯士離開薩迪斯時, 委任了一位名叫塔巴羅斯 (Tabalus) 的波斯人管理城市;大流士逃離斯基泰后, 負責統領歐羅巴事務的是波斯人美伽比佐斯 (Megabazus) ;希波戰爭中, 薛西斯撤軍后的統帥是波斯人馬多尼奧斯。50對波斯人的政治主導性, 希臘人也有所認知。在埃斯庫羅斯 (Aeschylus) 的《波斯人》 (Persians) 中, 薛西斯遠征希臘后, 波斯顯貴們負責監理國政。阿托莎 (Atossa) 在感到絕望時, 也是找來波斯長老們商議。51

       不過, 要治理遼闊的帝國, 僅靠波斯貴族顯然不夠, 尤其在被征服地區的事務上, 波斯需要當地人協助。從希波關系來看, 波斯人對希臘的直接調查發生較晚。據說直到大流士時期, 第一批波斯人才跟隨德謨凱德斯 (Democedes) 進入希臘。在與希臘人的接觸中, 波斯人連希臘的基本信息都不清楚。當斯巴達人來警告波斯不得滋擾小亞希臘人城邦時, 居魯士曾詢問拉棲代夢人的來歷及人數。波斯總督阿塔佛涅斯 (Artaphrenes) 也曾詢問前來求援的雅典使者, “那些想和波斯人結盟的人是何許人?他們居住在世界的什么地方?”52埃斯庫羅斯的《波斯人》中, 直到知曉波斯大軍可能戰敗,阿托莎還不知道雅典。53此類記載可能有古典作家刻意表現波斯人盲目自大的成分, 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波斯人對希臘的陌生。

       因此, 在希臘與波斯正面接觸初期, 對于波斯來說, 流亡者的首要功能就是搜集、提供有關希臘的信息。在試圖逃回希臘時, 德謨凱德斯找的借口是去收集情報, 并且阿托莎用這個借口成功說服了大流士。54贊克列的僭主斯庫塞斯 (Skythes) 在流亡波斯后曾返回希臘, 后又回到波斯, 雖然沒有他收集情報的確切記載, 但從大流士事后的贊賞來看, 他返回希臘的目的很可能有關波斯利益。

       隨著希波關系發展的深入, 波斯人對于希臘信息的需求更甚, 流亡者的作用也更加凸顯。以希波戰爭為例, 在波斯發動戰爭之前, 希庇阿斯、奧諾馬克里圖斯、色薩利的阿律阿達伊家族的到來, “幫助馬多尼奧斯說服了薛西斯”。55戰爭進程中, 流亡者因為對地理環境、希臘人作戰方式的了解, 常提供有益建議。56溫泉關戰役之前, 戴馬拉托斯協助薛西斯分析希臘情報。阿爾特米希亞出于對希臘人的了解, 建議薛西斯原地按兵不動, 或前往伯羅奔尼撒, 在各個城邦的后方登陸, 等待希臘人自行潰散。當軍中缺少合適的流亡者時, 一些希臘人則會扮演類似角色。當馬多尼奧斯率軍行至彼奧提亞時, 底比斯人勸他們在此安營扎寨, 并且通過行賄當權人物來分裂希臘人。普拉提亞之戰前, 底比斯人出于對斯巴達軍力的了解, 讓馬多尼奧斯把最精銳的部分選拔出來和拉棲代夢人對峙。出于對地形的熟悉, 底比斯人提瑪根尼德斯 (Timagenides) 建議馬多尼奧斯派兵去駐守基塞隆山道, 以切斷希臘的兵源供應。57

       希波戰爭之后, 雙方交互進一步加強, 流亡者參與其中的程度更深, 方式也日趨多樣。他們有時會擔任波斯派駐希臘的使節。面對斯巴達國王阿格西勞斯 (Agesilaus) 的威脅, 提斯勞圖斯 (Tithraustes) 委派羅德島人提摩克拉特 (Timocrates) 前往希臘, 用50塔蘭特白銀賄賂希臘城邦的領袖, 讓他們對拉棲代夢人開戰。58大流士二世 (Darius II, 前423—前404年在位) 統治時期, 麥加拉人卡里蓋圖斯(Calligeitus) 和基濟庫斯人提馬哥拉斯 (Timagoras) 被本邦放逐, 居住在法那巴佐斯 (Pharnabazus) 的官邸, 他們曾奉命出使拉棲代夢求援。59還有部分流亡者在波斯官僚帳下服務。伯羅奔尼撒戰爭期間, 亞西比德通過與波斯總督提薩佛涅斯、法那巴佐斯的關系, 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波斯的希臘政策。60扎金索斯的法里諾斯 (Phalinus) 曾在薩迪斯總督提薩佛涅斯帳下任職。61小居魯士在前往薩姆捏里亞探望生病的父親前,特意召見斯巴達海軍將領呂山德 (Lysander) , 以維護波斯利益。62

       從古典作家的記載看, 流亡者主要負責希臘事務。國王賜予希臘人的領地一般位于小亞地區, 一定程度上佐證了這種情況。63古典作家常強調流亡者負責的希臘事務。普魯塔克告訴我們, 地米斯托克利去海邊是要處理“希臘人的事務”。64當國王無暇顧及希臘事務時, 他就只能賦閑在家。修昔底德也說, “國王希望通過地米斯托克利, 能奴役希臘世界”。65亞西比德投奔波斯國王時, 認為自己會因希臘事務而得到波斯重用。66與之形成對比的是, 古典作家對希臘流亡者在非希臘事務中的作用并不認可。戴馬拉托斯曾對波斯王位繼承問題發表見解, 并且幫助薛西斯成功獲取王位。但希羅多德認為戴馬拉托斯并非決定因素, “就算沒有戴馬拉托斯的意見, 薛西斯也會即位, 因為他 (薛西斯) 的母親阿托莎很有權勢”。然而, 無論希羅多德多么輕視戴馬拉托斯的作用, 67他畢竟在薛西斯繼位的問題上提供了一條頗為合理的建議。希羅多德所以將其記錄下來, 說明戴馬拉托斯的意見至少起到了一定作用。尤為重要的是, 假設流亡者能夠在王位繼承問題上發聲, 那么在其他相對次要的事務上也應具備發言權。畢竟, 從傳統上看, 波斯國王并不排斥外族人參與波斯事務。68實際上, 流亡的希臘政客常通過建言、建議的方式參與波斯內部事務。地米斯托克利來到波斯宮廷后, 曾與國王一起商定了一些新政策。盡管我們不知道這些政策的內容, 但從波斯貴族的反應來看, 顯然不僅僅是希臘事務, 因為波斯人原本以為他們討論的是希臘事務, 因而不甚介意, 但后來發現那些革新卻影響到了他們。69在大流士遠征斯基泰時, 正是由于希斯提埃伊歐斯的極力堅持, 大流士才得以順利返回。大流士還將希斯提埃伊歐斯召入宮廷, 充當自己的顧問。盡管學界對大流士的動機多有爭論, 70但至少說明將希臘人作為顧問并非罕見。

       此外, 史料中不乏流亡者參與非希臘事務的記載。斯基泰遠征時, 來自薩摩斯的工程師曼德羅克萊斯 (Mandrocles) 修建了頗具戰略地位的橋梁?!安粫f謊的”卡律安達人斯庫拉克斯 (Scylax) 奉大流士之命調查印度河入??? 在他們完成周航后, 大流士就征服了印度人。波斯宮廷御醫長期由希臘醫生充任, 而他們有時會利用良好的“醫患關系”與國王、貴族建立相互信任, 從而對波斯宮廷施加影響。71此外, 希臘雇傭兵首領法恩(Phanes) 曾為波斯征服埃及立下汗馬功勞。72前文所引的“Yauna”等財務官員, “不僅掌握著帝國本地經濟的所有活動, 還負責資助和控制任何經過此地的官員”。73

       流亡者的重要作用還表現在他們受到的待遇上。通常, 波斯國王會授予流亡者土地、錢財。曼德羅克萊斯曾被授予“極多賞賜, 每種十件”。74戴馬拉托斯與崗吉魯斯 (Gongylus)曾獲贈土地。75地米斯托克利曾獲贈三座城市, 以供應面包、酒和配菜。76德謨凱德斯、恩提姆斯 (Entimus) 、地米斯托克利等人還獲得了與國王共餐的殊榮, 這是在波斯貴族中都不常見的禮遇。77這些流亡者獲得特殊優待的原因, 除了他們的“外客”身份, 亦可能是因為他們在政事上的作用。厚待有功之人是波斯傳統, 如貝希斯敦銘文中大流士所言:“舉國之內, 凡忠誠者, 我必賞之;凡作惡者, 我必罰之。凡順我者, 我必賞之;反損我者, 我必罰之”。78大流士之后的國王們也秉承了這一策略, 他們“經常邀請希臘人去輔佐, 并許諾他們 (希臘人) 每個人都會比地米斯托克利更有影響”。79這一點可以得到某種程度的印證:斯基泰遠征之后, 科埃斯 (Coes) 成為密提林涅的僭主;薩拉米斯海戰后, 表現英勇的賽奧邁斯托爾(Theomestor) 被獎勵為薩摩斯的僭主, 菲拉庫斯 (Phylacus) 則被列為“國王的施恩者”并獲贈大量土地。80


       三、波斯政制與流亡者的參政空間

      

       由上可見, 盡管流亡波斯的希臘人并未進入波斯官僚體系上層, 但在具體的政治實踐、特別是涉及希臘事務方面, 他們確實得到波斯國王的重用。這一方面是因為希波對峙的歷史背景和政治氣候, 凸顯了希臘亡人在情報、外交以及知識方面的實用價值;另一方面, 波斯政治體制、特別是官僚制度的特點, 也為希臘人參與波斯政治提供了機會和條件。

       從資料最為豐富的經濟系統來看, 波斯官僚體系似乎是完整清晰的。最高官員是對國王負責的財務大臣。財務大臣之下有司庫、副司庫。司庫之下有文員和領班, 最下層是負責記錄的書記員。該系統中還有晉升渠道。有一個名叫巴拉卡瑪 (Baratkama) 的人曾經是分配者, 在薛西斯元年時成了司庫。這可以“掃除波斯帝國是在一種松散狀態下運行、國家是國王祖產的印象”。81不過, 這套系統也不乏混亂。首先,各職位的職責缺乏明確界定。以財務大臣法納西斯為例, 文書中沒有出現過他的頭銜, 他負責的事務也較為繁雜——不僅負責發布命令, 還負責指派工作。82他所任職位的性質, 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個人能力和影響力。其次, 有些高級職位似乎由多人擔任。薛西斯七至十九年的司庫名叫達塔-米特拉 (Data-Mithra) 。在另一處, 我們發現薛西斯十一至二十年有一個司庫名叫瓦胡斯 (Vahu) 。換言之, 在薛西斯十一至十九年間, 存在兩個司庫, 并且從文獻記載來看, 兩位司庫并無明顯分工, 我們甚至不清楚他們是否來自同一個國庫。因此, 僅從最高官職上看, 他們的職責、角色, 甚至數量, 都不夠清晰。83其他職位也存在類似問題, 因而哈洛克感慨道:“在需要的時候賦予其職責, 比設置一套僵化的層級更為有效”。84

       政治系統更為松散。以“千夫長”為例, 在古典文獻中, 該職位負責引薦求見國王者, 不通過他, 就無法覲見國王。但是這一職責與其官職名稱并無太大關系。千夫長的本職工作似乎是宮廷守衛統領。從文獻證據來看, 到了帝國中后期, 千夫長還負責管理國庫、金融和法庭, 主持國王會議, 像一個“大維齊爾”。85波斯波利斯浮雕中常出現一個米底人形象, 他的職位是宮廷司儀, 但其職責還與信使有關。86其他職位如持矛者、持弓者等, 其職責也與官名無關, 87這些官名可能來源于政治儀式的某些角色和環節。88政治系統的松散在地方行政方面也有體現。行省之間的地理劃分并不明確, 有些不完全是連貫的地區, 整個系統的模糊性在“現代政治地理中肯定是不能接受的”。89行省總督的職責也較為模糊, 他們似乎權力很大, 但同時又常受到諸多限制。行省中設有總督秘書、財政官、行省駐守將軍等直接聽命于國王的職位, 此外還有“王之耳目”, 每年都要視察各行省。90有時, 國王甚至會直接處理行省的一些小問題。91

       官僚體系的松散還表現在任官的多變性。92為了防止官員培植個人勢力, 國王常常更換其職位, “每一個宮廷工作都是臨時的,每天都可能發生轉變”。93官職調動的頻繁, 加劇了職務的模糊性。另外,帝國基本沒有形成高級的常設機構。從文獻記載來看, 波斯似乎存在常規性的長老會。居魯士青年時期, 波斯好像就存在長老議事會。94當以斯拉返回耶路撒冷時, 提到自己是在國王和七個顧問的命令下回國的。95薛西斯在進攻希臘人之前曾經召開了會議。96小居魯士在審判叛變心腹奧倫塔斯時, 曾召集了七個最有名的波斯人。97因此有學者認為長老會是一個常設機構, 98但正如晏紹祥所分析的, 構成議事會的成員并不固定, 并且最終決策仍掌握在國王手中。99更有可能的情況是, “貴族和高官們只有在要作出某些特定決策時才會聚集在國王的宮廷里?!?00

       松散的官僚體系為希臘流亡者參政提供了機會。攻打納克索斯時, 希臘人構成了海軍的主要力量, 但統帥一職由波斯人美伽巴鐵斯擔任。這位統帥并非徒有虛名, 在發現希臘人的艦隊訓練懈怠時, 他進行了嚴厲的責罰。但是, 身為希臘人首領的阿里斯塔格拉斯 (Aristagoras) 竟敢公然反抗, 美伽巴鐵斯對此無可奈何, 只有靠出賣聯合事業來報復前者。當德謨凱德斯以收集情報之名返回希臘時, 大流士特意安排了一些波斯人同往, 表面上波斯人是此行的主導, 因為大流士要求德謨凱德斯將希臘的情況報告給波斯人, 但他們的作用主要是監視德謨凱德斯, 在他逃跑之后, 他們的偵察行動也就難以為繼了。101亞西比德在提薩佛涅斯那里雖然僅擔任顧問, 但會以提薩佛涅斯的名義下達命令, 成了“提薩佛涅斯在所有事情上的顧問”。102

       對于流亡者而言, 獲得國王寵信是發揮政治作用的必備條件。對于波斯國王而言, 宮廷“既是擴大化的王室, 也是帝國統治的中心機構”, 103國王在官職任免上的絕對權力,使得任何能接近國王的官員, 都有可能施加影響或者獲得寵信。104事實上, 許多情況下, 官員需要將自己的功績展示給國王, 才能獲得國王的重視, 105許多高級官吏正是國王重視的親信。106由于前文分析的諸多原因, 盡管國王意識到流亡者的能力或功績, 也不會輕易授予他們高級官職, 但可能在政治實踐中給予一定的發揮空間。

       國王是流亡者政治功能得以發揮的保障。就我們的資料來看, 一般只有在國王的要求下, 流亡者才會加入到相關討論中。面對其他大臣的異議, 波斯國王有時還會維護希臘人。在薛西斯出征希臘時, 阿塔班努斯曾勸薛西斯不要率伊奧尼亞人進攻他們的父母之邦, 因為希臘人并不值得信任, “那一天如果米利都僭主希斯提埃伊歐斯和其他諸王的意見一致, 而不是相反的話, 波斯人的帝國就要化為烏有了”。薛西斯則回應道:“ (關于) 伊奧尼亞人的忠誠, 他們曾向我作出最有力的證明。你也可證明這一點, 所有隨大流士征伐斯基泰的人也可以證明。在事關波斯全軍存亡的關頭, 握有決定權的他們表現出正義和忠誠, 絲毫沒有傷害我們。何況, 他們將會把妻子、兒女和財產都留在我們國內, 那時誰能想象他們會叛變呢?”當希臘人的建議未被采納時, 波斯國王會安撫他們。溫泉關之戰, 薛西斯不顧戴馬拉托斯的建議, 強攻溫泉關受挫。戰后, 他贊揚了戴馬拉托斯的建議。在決定進攻斯巴達人的策略時, 盡管薛西斯聽從了阿赫明尼斯 (Achaemenes) 的建議, 但也制止了他對戴馬拉托斯的抨擊:“戴馬拉托斯的意見是他最好的意見——雖然不如你高明……戴馬拉托斯是我的異邦摯友, 我警告所有人, 不要說他的壞話”。薩拉米斯海戰前, 薛西斯雖然沒有采納阿爾特米希亞的意見, 但對她的意見“大為高興”。107

       希臘與波斯的外交、軍事接觸給希臘人提供了與波斯國王建立良好關系的機會。在逃亡波斯時, 他們常會提起自己對波斯的善舉, 以示好國王。上文提到的敘洛松就是一個典型例子。此外, 地米斯托克利在希波戰爭中曾勸說雅典人不要追擊波斯人, 之后還派遣親信前去將這些告訴薛西斯, 以備“在雅典遭到什么災難時, 有個避難的地方”。108在他準備投奔波斯人時, 還特意向阿塔薛西斯強調了這一點。109為了逃亡波斯, 波桑尼阿斯在赫勒斯滂地區擔任指揮官時, 曾經釋放了在拜占庭俘虜的波斯國王的親戚和隨從, 并且給薛西斯寫信以求交好。110吉洛斯雖然沒有流亡波斯, 但是也知道拯救淪為奴隸的波斯人, 以便獲得波斯國王的幫助。有時, 流亡者所說事跡不一定屬實, 如上文斐列提瑪在求助埃及總督阿律安德斯時, 稱他的兒子因為“向波斯人示好”而被殺。111這個說法顯然牽強, 不過恰恰證明她認為示好波斯人頗有必要。

       結交國王身邊的波斯顯貴, 也是希臘流亡者立足波斯政壇的一條途徑。波斯帝國后宮龐大, 數目眾多的國王子女是國家高級職位的資源庫, 112而且她們手中掌握著大量資產, 113是不可忽視的政治力量。114后宮戒備森嚴, 常人難以接觸, 只有醫生能夠與之保持常態聯系。115從阿波羅尼德斯(Apollonides)的例子來看, 希臘醫生與波斯王室成員關系密切。116德謨凱德斯就是借助阿托莎的幫助, 才順利逃離波斯。在宮廷之外,波斯總督的女眷們也常常與希臘人取得聯系。地米斯托克利請求女眷, 才取得呂底亞地方總督的原諒。據說他在接洽千夫長阿塔巴努斯時, 也曾得到過“阿塔巴努斯要娶為妻子的一個埃雷特里亞地方的女人”的幫助。117來到波斯后, 地米斯托克利通過參加波斯國王的家庭活動, 與太后建立友誼。118此外, 波斯的駐外總督也是希臘人結交的對象。 (119)

       對于波斯國王而言, 積極將希臘流亡者納入政制之中也不難理解。如上所述, 高級官職多由波斯貴族擔任, 雖然他們的任免由國王決定, 但并不意味著國王擁有絕對的控制力, 從根本上說, 授予個別貴族高級職位實質上是王權對抗貴族家族勢力的被動策略。119官僚的隨機性與機動性, 一方面是對官僚的限制, 另一方面也使國王失去了官僚體系的強力支撐, “國王與波斯貴族之間的關系, 會經常出現不同程度的變動, 導致波斯政治的動蕩和政變的經常發生?!?20貴族一旦失去國王寵信, 就傾向于發動政變。121波斯國王對于貴族的控制并無自信, 大流士在誅殺音部塔列涅斯 (Intaphrenes) 和歐洛伊鐵司時表現得非常謹慎。122相對而言, 希臘人更易取得波斯國王的信任, 一方面由于他們背離了希臘世界, 國王是庇護者, 除依靠國王外, 沒有其他選擇, 另一方面正如薛西斯所說, 他們的妻子、兒女和財產都被波斯人所控制。如開篇地米斯托克利所表現的那樣, 即使在難忤國王之意時, 他也并未反叛。不少流亡者的后代在波斯生活了很長時間, 某種程度上也證明了這一點。

      

       四、希波關系與希臘流亡者的歷史定位

      

       據普魯塔克記載, 當地米斯托克利前來投奔時, 阿塔薛西斯認為“交了極大的好運”, 以至于在睡夢中三次歡呼:“我得到了雅典人地米斯托克利!”123這段記載未必全然可信, 但波斯國王對地米斯托克利等具有重要價值的希臘流亡者的重視卻得到修昔底德等古典作家的佐證。假如僅將流亡者負責的希臘事務視作“一個較小的邊界問題”, 124那么波斯國王對他們的厚待就難稱合理。要準確理解希臘流亡者的歷史價值與歷史定位, 除了要考察他們在波斯官僚體系、政治實踐中的作用, 還需要將其所作所為置于希波關系的視野中進行考量。

       無論對于波斯帝國本身還是希波關系, 甚至對于后世的影響, 希臘事務的重要性都不可小覷。由于波斯帝國領土廣袤, 民族眾多, 地方事務繁雜, 希臘事務的重要性受到部分學者的質疑。事實上, 從居魯士在征服呂底亞之前尋求與小亞希臘人同盟, 到大流士、薛西斯等人為希波戰爭所作的積極準備, 再考慮到希波戰爭的規模與后續影響, 希臘事務對波斯帝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 “主要負責希臘事務”不應成為低估流亡者政治作用的原因。

       在希波關系的發展歷程中, 盡管流亡者只是以建言的方式參與其中, 未能從顯性的制度層面發揮作用, 但他們依然有著重要的價值意義。一方面, 流亡者參與了希波關系發展的每個階段。如前所述, 從本土希臘與波斯的最初接觸, 到兩大文明關系的演進、碰撞, 再到最終對抗格局的形成, 希臘流亡者的身影貫穿始終, 串聯起了整個希波關系發展史。另一方面, 流亡者在每個階段的作用都非常突出。由于對希臘事務的熟悉, 他們的建言不僅是波斯人在初期了解希臘的重要途徑, 也是后期波斯帝國希臘政策的影響者乃至制定者。建言的參與方式, 并不代表流亡者作用低下, 而是受限于波斯官僚體制的現實特征。


       小亞地區的希臘城邦是影響希波關系的主要問題之一。在古典時代的多數時間內, 小亞處于波斯帝國的統治之下。而波斯在此地的統治方式通常是設置“仆從僭主”或代理勢力, 流亡波斯的希臘人是其人選之一。如前文提及的希斯提埃伊歐斯就是米利都的僭主, 在他流亡波斯宮廷之后, 米利都則由他的侄子及女婿阿里斯塔格拉斯接管。米利都在小亞地區的希臘城邦中地位頗高, 有“伊奧尼亞的花朵”之稱, 125它與波斯的關系對于小亞地區的其他希臘城邦有較強的引領與示范作用。此外, 如前文所述, 還有一些流亡者獲贈的封地位于小亞地區, 客觀上也有助于波斯對該地區的統治。實際上, 由于希波關系始終處于變化之中, 小亞地區的流亡者們不僅需要像其他地區的代理人一樣為中央謀取利益, 還需要幫助帝國向希臘擴張勢力, 并防止希臘勢力向波斯的滲透。

       除了直接參與具體事務, 流亡者還間接影響著希波關系, 因為向流亡者提供庇護還有更重要的政治意義。通過收留流亡者, 波斯國王成為庇護者的化身, 而在希臘文化中, 庇護者是偉大而高尚的。126波斯國王對流亡者的善待, 在希臘世界廣為人知。希臘人非常清楚服務國王可以獲得禮物和回報。127事實上, 后期的許多流亡者之所以來到波斯, 就是因為之前的善待先例。希羅多德多次提到波斯國王對流亡者的慷慨, 128他筆下的海達涅斯曾經勸說斯巴達使者斯波提亞斯和布利斯為波斯國王效力, 因為“國王深知如何去敬重有功德的人物”。129相較而言, 波斯人流亡希臘的現象則十分罕見, 唯一有確切的記載是佐普魯斯 (Zopyrus) , 他是波斯“七人”之一美伽比佐斯的后代, 在家族衰落后流亡希臘。130

       本文的分析表明, 在希波關系演變的宏觀背景下, 希臘流亡者在波斯帝國政制中的位置較為突出。由于希波之間長期的對抗格局、波斯政治權力的集中化及波斯貴族對希臘人普遍存在的猜忌, 希臘流亡者在波斯官僚體系中難以獲取高位。但由于波斯官僚體系的松散性特征, 在政治實踐層面, 希波兩大文明體的交互背景, 使流亡者可以通過多種方式參與波斯帝國的希臘事務及少量其他事務之中。從希波關系的視野來看, 流亡者主要負責的希臘事務是波斯帝國的核心事務之一, 不僅是波斯帝國整體統治策略的一部分, 還有助于波斯勢力向希臘的進一步擴張。對波斯帝國政制中希臘流亡者所發揮政治作用的探析, 也為我們進一步認識古代多民族帝國中少數族群的歷史定位提供了視角和方法。

      

    說明: 部分文章源自網友投稿或網絡轉載,如有不妥請告知站長,我們將在24小時內修改或刪除,站長郵箱:694306323@qq.com

    如果您有故事想與我們分享,也歡迎給我們投稿,請將稿件發送至編輯郵箱:694306323@qq.com,感謝分享!

    故事作文相關故事
    ?2017-2022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 贛ICP備2022004897號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贛公網安備 36012102000476號
    站長聯系方式:18070096782(微信同號)
    熟妇人交videos复古
    <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