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歷史故事 > 故事作文 > 正文

    吳心伯:中美應重新思考合作的潛力

    發布時間:08-13    來源:故事百科

       當前的中美關系,應該講是處在尼克松訪華以來最嚴峻的局面。為什么這么講?因為我們看到現在存在兩個三重疊加效應,一個是在結構層次上,一個是在政策層次上。那么在結構層面,我們看到的三個因素在起作用,第一個當然就是中美之間崛起國和霸權國的矛盾,這個矛盾在2010年以后就開始發酵。第二個因素就是中美在地緣政治層面的博弈,2012年以后,中國在南海的維權行動,還有我們推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與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以及現在的“印太戰略”實際上就是一個相向博弈的態勢。第三個因素就是雙方在政治和意識形態層面的一種對立。從中國來講,近年來我們對內講四個自信,對外要講好中國故事,這就涉及到我們對我們的價值觀、制度、文化、意識形態的一種推崇或者促進。對美國來講,2008年以后,他在價值觀上對新自由主義的自信心在下降,而這個時候中國的自信心上升,實際上加劇了美方對中方的反彈,所以為什么這兩年美方在政治和意識形態上對中國的攻擊越來越強,這是個原因。

       在政策層面,現在也是三個因素在互動。第一個就是中美戰略競爭的一種延續。特朗普從2018年正式開始推進對華戰略競爭,一個主要的后果就是在美國形成了看待中國和中美關系的一種現實主義的思維。疫情在中國爆發以后,按理美國應該從非傳統安全的角度,把它看作是一個人道主義的挑戰,人類共同面對的挑戰,應該是向中國伸出援手進行合作。但實際上美國不是的,特朗普政府把它看作美國推進對華戰略競爭的一個機會,認為因為受疫情的影響,中國的經濟增長會放慢,甚至會導致中國政治和社會的不穩定,給美國推動中美經濟脫鉤帶來了機會。美國仍然是從大國政治競爭、中美戰略對抗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第二個因素就是美國本土疫情擴大以后,他需要轉移責任,轉移給誰?就是轉移給中國。第三個因素當然就是選舉的需要。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在結構層次上三個因素的疊加以及在政策層面上三個因素的疊加給當前的中美關系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

       美國從現在開始到年底進入一個選舉模式,要咬住中國。從中國來看,我個人的看法就是中國對美政策的思路也在改變。今后半年到美國大選之前,中美之間應該是進入一個更加激烈的沖突時期。這一段時間中美的互動模式就是對抗和沖突,特別是有可能出現一些危機的事件,包括臺海和南海,還有經貿關系,除了貿易戰以外可能會受到美方采取的新的措施的沖擊。

       當然接下來的形勢也存在一些變數。第一就是美國疫情確診和死亡人數,這是最大的不確定性?,F在美國死亡人數已經超過7萬,從這個趨勢來看,10萬以上恐怕不是不可想象的。它帶來巨大的人員和經濟損失,使得特朗普很難完全甩鍋。第二,很多謠言禁不住檢驗,包括所謂武漢實驗室病毒的事情,對中國的甩鍋對影響輿論和公眾對華態度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存在局限性。第三個因素,特朗普還是希望把跟中國的第一階段經貿協議作為他的競選中的一個亮點,所以如果導致中美關系激烈摩擦,甚至局部沖突,從而導致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執行停滯下來,對特朗普不是什么好事情。

       基于這樣一個形勢的分析,我們怎么應對?從中美之間來看這三個方面,第一個就是在疫情問題上,我們一定要有反擊能力,一定要更加主動靈活,不要被動挨打。第二在臺海和南海問題上,我們要顯示出對局勢的掌控能力。不管美軍在臺海、在南海做什么,基本上我們對局勢的掌控不能動搖。第三個經貿問題,接下來如果美國方面在經貿問題上對中國要有新的動作,我們一定要展現出對美國利益的殺傷能力。中美激烈對抗階段的互動,我們要發揮好三個“力”——反擊力、掌控力和殺傷力。

       另外,在接下來的半年里,比與美國的博弈更重要的是我們自己怎么辦?任何一場戰爭,不在乎戰爭先從哪里打起來,甚至也不在乎戰爭中場打的怎么樣,關鍵就是戰爭結局如何。所以對中國來講,第一,一定要保持有效的常態化防疫,避免疫情二次沖擊;第二,積極恢復經濟;第三就是疫苗研發能不能率先突破,因為這個病跟過去的不一樣,是長期的,所以如果先開發出了疫苗,我們就穩住了全局。

       中美關系的重啟只能等到美國大選之后。怎樣重啟中美關系?不管是特朗普連任還是民主黨上臺,總體上都需要我們從戰略層面來考慮。在中美之間的力量轉移問題上,能不能強調一種新的力量互補模式?第二就是在地緣政治層面要找到合作點。特朗普對中國采取戰略競爭為主的這樣一個思路,并不意味著中美之間合作的需要和潛力就消失了,它沒有消失,只不過暫時被邊緣化。第三就是中美之間在政治和意識形態層面的矛盾,這個問題關鍵就是雙方都要淡化,如果中美雙方都強調政治和意識形態,最后可能就是冷戰的另外一種回歸。

       吳心伯: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復旦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文章來源: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2020-05-12

      

      

    說明: 部分文章源自網友投稿或網絡轉載,如有不妥請告知站長,我們將在24小時內修改或刪除,站長郵箱:694306323@qq.com

    如果您有故事想與我們分享,也歡迎給我們投稿,請將稿件發送至編輯郵箱:694306323@qq.com,感謝分享!

    故事作文相關故事
    ?2017-2022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 贛ICP備2022004897號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贛公網安備 36012102000476號
    站長聯系方式:18070096782(微信同號)
    熟妇人交videos复古
    <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