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鬼故事 > 長篇鬼故事 > 正文

    兔皮玉童

    發布時間:2022-09-20    來源:故事百科

    兔皮玉童

    墓道里面黑糊糊的,肉眼沒辦法看清楚。周圍靜得可怕,只能聽到我和阿蘭的喘息聲。
    這時,兩點妖冶的紅色出現在黑暗中,應該是一個人的雙眼。那兩點紅色漸漸向我們靠近,我下意識地退了幾步,抽出腰間的匕首防備著。
    我看清了,是個男人:雙臂微曲,兩只手耷拉著,雙眼血紅,走路一跳一跳的像只兔子。
    杜淳!我失聲叫道,他可是盜墓圈里的老手,每一次倒斗都能全身而退,而且從不空手而歸,怎么會變成這副樣子?
    我又打起了幾分精神,看來這座墓比我想的還要詭異可怕。
    一個星期前,阿蘭找到了我,說她探聽到了一座肥斗,目前還無人染指,里面的寶貝絕對可以賣出讓我們一輩子吃喝不愁的價格。起初她賣關子,不告訴我里面的寶貝,可我明白,她看中的是我尋龍點穴的本事,沒了我,她根本不能準確地找到這座墓。
    原來這座墓是魏文帝曹丕之妃嫦夫人的墓,里面有一對兔皮玉童,據說將此玉童枕在枕下,必然可以懷得龍鳳胎,而且誕出的孩子也必是人中龍鳳。
    據說這位嫦夫人本是鄉野中一個普通的養兔女,精通醫術。因相貌出眾,為人仁菩,再加上曹丕為丁卯年生人,生肖為兔。有一大臣覺得此女子能帶來吉運,為討好曹丕,便將此女子帶進宮中獻給了曹丕。
    我抽出腰間的手槍,剛準備扣動板機,阿蘭攔住了我,緩緩道: 別殺他!跟著他,這墓里陰氣極重,非女子不能人,他一定是著了里面的道兒,變成了守墓的東西,我們跟著他,肯定能安全地進入墓穴!
    于是我和阿蘭有樣學樣,像兩只兔子一樣跳進了墓穴。
    杜淳在前面機械地跳著,我跟阿蘭在后面悄悄跟著,不敢發出一點兒聲音。跳了一會兒,我看到阿蘭抽出了手槍,對前面的杜淳來了一梭子,杜淳的身子顫了幾下,便栽倒在地上不動了。
    只見眼前的空地上有兩個圓圈,彼此之間的距離很近,阿蘭給我使了個眼色,示意我跳過去踩在上面。
    我的腳剛踩上去,地面就變得松動,一個圓形的洞口出現在前方。隨后,耳旁突起破風聲,我急忙側過頭,堪堪閃過這一箭。
    我觸發機關了!回頭一看,此刻的阿蘭正揮舞著金剛傘,小心地抵御著,她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阿蘭拿走了我的金剛傘!鐵箭越來越多,我即使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全都躲過。除非我有鋼筋鐵骨,不然今天非得死在這里,唯一的生路就是那個圓洞!

    我矮下身,迅速向圓洞滾去。阿蘭不依不饒,掏出手槍對著我打,忽然,我聽到了另外的幾聲槍響,在圓洞的方向,我用手拄住了地面,定睛看去,武瑩的頭從圓洞里探了出來,向我使眼色讓我過去。
    鉆人圓洞后,我松了口氣,探出頭,此刻的阿蘭已經被射成了篩子。
    姐,你沒事兒吧?
    放心,沒想到遇見了杜淳,不然應該拿阿蘭作引路兔子的。
    幸好咱倆早就打聽好了這座墓,引了阿蘭上鉤,但是杜淳為什么會在這兒?武瑩疑惑地問道。
    我的眉頭皺得可以擰出水來,沒有作聲。
    之所以要跳著進墓,是因為整條墓道下都有非常敏銳的機關,如果人的重量過輕,那就會觸發機關。但是如果跳著進去,沒有左右腳交替的過程,那么整體的重量便不會分散。武瑩身材較胖,所以兩只腳分開也不會觸發機關。
    而引路兔子的作用就是驅散墓道中的幽魂,有了它,墓道中的幽魂就會大大地放松警惕,從而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順著圓洞中的石頭階梯走下去,我們來到了一片水渾前。
    我心里有點兒發慌:因為水潭往往是墓穴中最危險的地方,水中能隱藏許多我們肉眼看不到的東西,也會潛藏著致命的危險。
    此刻我覺得我和武瑩就像兩塊主動走人怪物嘴里的食物,等待著被這片水潭消化掉。
    水潭還算清澈,能看到下面沒有什么東西,中央擺著一個石臺,石臺上放著一口大鍋。
    甩出勾爪,我攀到了墻壁上,看鍋里面裝滿了血,而且還漂浮著幾顆女人的頭!
    女人頭似乎感應到了我的目光,紛紛與我四目相對,嘴巴上下抖動,冒著咕嘟咕嘟的血泡。

    這時下面的武瑩找到了一個機關,幾條鐵板從地下伸出,連接著潭中央的石臺和潭對面的墓門。
    我跳下石壁,跟武瑩一起走上了鐵板,剛上鐵板我覺得眼眶發熱,便感到事情不對,同時,武瑩尖叫了一聲,我側過頭,看到她身上已經粘了許多的水蛭!原來這些水蛭就附在鐵板上,我平時有用苦艾草煮水泡澡的習慣,水蛭討厭這種氣味兒。此刻我明白這片空水潭里養的是什么了!
    我刻意屏住呼吸,武瑩在后面清理身上的水蛭,我快步走向了那口鍋,掏出手槍,剛準備打爆它,忽然感覺手臂一痛。
    轉過頭,此刻的武瑩目光呆滯,抽出第二只梅花鏢,瞄向了我。
    醒醒!我咬破中指,涂在一塊石頭上,打向武瑩眉心,她頓時恢復了神智。中間那口鍋一定有貓膩兒J
    刻不容緩!我對著那口鍋來了一梭子,大鍋頓時炸裂,血水濺了我滿身,一個女嬰坐在了石潭上,手里舉著幾根白骨,白骨上掛著那幾顆女人頭j
    女嬰雙眼空洞,面部布滿褶皺,口中還吐著暗紅色的血水,散發著一種腐臭的氣息。
    血草湯!武瑩驚呼。
    血草湯是一種特別殘忍的殉葬手段,找五個即將生產的孕婦,將她們的肚子剖開,取出孩子和內臟。然后將內臟丟在潭中喂養水蛭,再在孕婦肚子里塞滿千草,把五個嬰兒和五個女人放在一口大鍋中,讓五個小孩吃女人的肉和千草,等這些食物吃完后,五個嬰兒就互相啃食,最后剩下一個,兇戾異常。
    8湯雖為血,但在五行中依然屬水,草屬木,金克木,土克水,金和土又相生,事半功倍!
    金和土是破除血草湯的關鍵。我環顧四周,地上根本沒有土,我和武瑩的身上也只有幾把匕首。
    女嬰非常兇悍,閃電般蹦到我身旁,指甲鋒利無比,瞬間撕下了我的一塊兒皮肉,再這么下去,我和武瑩都得死在這里。
    我揮舞匕首跟女嬰纏斗起來,示意武瑩快去找土,沒一會兒,我感到被人推了一下,隨后癱坐在了地上。
    武瑩從懷里掏出一個布包按在了女嬰身上,然后抽出匕首,連續向下剌去。女嬰的腦袋被剁成了爛西紅柿,暗紅色的血夾雜著雪白的腦漿濺得四處都是。見女嬰完全死掉了,武瑩才長舒了一口氣。
    我們順著鐵板走進下一扇墓門,里面的景象甚是詭異,有三口棺材呈 品字型擺著,其中兩口棺材前分別站著一名衣著古樸,身材曼妙的女子,手里各自平托著一顆人頭。
    龐三和大力!武瑩失聲道。她和我都認得這兩個人,他們是杜淳的手下。
    我擲出一枚用黑狗血泡過的梅花鏢,射在其中一位宮女心口處,并無反應。我勾勾手,示意武瑩去開棺,那兩口棺材內各自躺著一具無頭尸體,想必一定是龐三和大力的了。

    更多精彩故事,請持續關注本站:月暮鬼故事(持續更新中)


    這兒只有兩口棺材,那么第三口里裝著什么呢?
    打開第三口棺材,里面居然躺著神色痛苦的薛六!她也是杜淳的手下,此刻的她雙目緊閉,臉上籠著一層黑氣,身上還有干涸的血跡。旁邊擺著一具早已血肉模糊的尸體,最吸引我的是她頸上的翠玉,在這昏暗的墓室中散著幽綠的光,詭異至極,一看就絕非凡物。
    我和武瑩拉起薛六,我咬破舌尖,吐了一口血在她臉上,薛六的雙眼猛地睜開,噴了一口黑血出來??吹轿液臀洮?,她緊握的拳頭松了幾分。我們早就認識,在一次墓寶拍賣大會上,她跟著杜淳,以高價買走一支鳳釵,那本來是我競拍的,可惜被搶走了。
    沒等我發問,薛六就開始解釋,她說一周前,杜淳等人接到了一個陌生人的消息,說這座墓里有寶貝,于是杜淳便帶著我們下了墓。沒想到他這個老油條也有栽的時候,我們幾個手下被這品字棺陣困住了,杜淳丟下我們三個走了,至今我還不知道他的下落。不過他逃跑前我順走了他的寶玉,有辟邪作用。憑著它,我跟棺材里的女尸一戰,最后我精疲力竭,沉沉睡去,本以為再也醒不過來了。
    我跟薛六說了杜淳現在的樣子,她嘆了口氣。其實薛六可以活下來,不只是因為寶玉,還因為她是女子,能抵御大部分墓中的陰氣。
    阿蘭散出去的消息?武瑩問我。
    我面色焦急地說: 先別管那么多了,出去再說! .
    小心!薛六大驚失色,將我撲例在了地上。我側過頭看去,只見剛才的兩名宮女的頸上分別頂著龐三和大力的頭,而龐三和大力的無頭尸上正頂著兩名宮女的頭!
    這是換頭尸。我們快走!薛六丟了幾個黑驢蹄子出去,但只擋住了他們幾秒鐘,并沒有起到什么效果,但為我們的逃跑爭取了時間。
    薛六面色恐懼,焦急道: 這換頭尸會將自己的頭跟盜墓者的頭交換,每個人的肉身中都有他自己的魂魄。額頭部位又名天靈蓋,魂魄的聚集處,所以換了頭后,魂魄對肉身很抗拒,尸體便會變得兇戾無比,戰力大增,直至肉身化為膿血,不死不休!
    我撤了一大把的糯米和朱砂在身后,換頭尸一時半會兒不敢過來,可也堅持不了太久。
    換頭尸這么兇悍的守墓之物在這里,那么主墓室一定就在這附近,我深吸一口氣,力求讓自己冷靜。
    武瑩在暗處發現了一個兔子石像,向左扭動石像,整間墓室都開始顫動。墻壁上開了一個暗格,一定是通往主墓室的。
    打開狼眼手電,黑暗被驅散得無影無蹤,可我總覺得墓室中還是霧蒙蒙的。
    沒見過這樣的棺材!薛六尖叫道。我循著她的目光看去,主墓室中央擺著一口月牙形的棺材,確實見所未見。
    除了月牙形的棺材外,周圍擺著各種各樣的財寶,全都是金子做的。
    我心里頓時有了底,就算那棺材里沒有什么兔皮玉童,單單這些金子拿出去賣了,也夠本兒了。
    可是這月牙形的棺材以前我從未見過,如果能將棺材帶出去的話,說不定這副棺材有很大的收藏價值,還能在黑市上賣個好價錢。先去看一看什么材質再說,輕材質的就帶走。

    薛六看我和武瑩遲遲不動,便道: 那先說好啦!這兔皮玉童,誰先拿到就歸誰。
    武瑩剛要發作,我捏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她不要作聲。
    薛六剛跳進墓室,我就聽到她的一聲慘叫。手電照去,她的身體在迅速腐爛著,發出嘶嘶的響聲,相信過不了多久就會變成一具白骨。
    里面絕對不簡單!我點了把生犀粉,果然,墓室里換了另一個樣子,剛才那種霧蒙蒙的感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個面目猙獰的幽魂。地面土還立著一根根小拇指長的金針,不仔細看根本無法識別。
    瞬間,我明白了那些金子的作用——作金針的保護色,迷惑人的眼球。
    我掏出一瓶蛇血,蛇是至陰的動物,血也最具陰氣。我將蛇血涂在臉上,然后鉆進了墓室中,果然,那些幽魂沒有來攻擊我,可能它們把我當成了同類。
    但那些金針怎么辦?我也不會飛天遁地,根本過不去。
    啊地一聲,武瑩被我一把抓起來丟在了前面的金針堆上,我踩著武瑩的尸體作為中間的跳板,跑到了月牙形棺材旁,那里是安全區域。
    武瑩的眼中充斥著驚恐與不甘,我搖了搖頭,沒再去看她。倒斗這行根本沒什么兄弟和朋友,更別提感情,千方百計在墓中拿到寶貝,然后不擇手段地活著出去,就是王道!
    有時,比墓中的怪物更可怕的,是人心。阿蘭想用我做探路石,武瑩是被我利用的,薛六想捷足先登,杜淳也是見財起意,他手里的消息就是我散布出去的,因為怕阿蘭那里出了什么亂子,所以做個雙保險。沒想到薛六居然沒死,幸好剛才她自己除掉了自己,省得我費心。
    武瑩的血氣讓墓室中的幽魂們躁動了起來,它們的嗅覺也變得異常敏銳,嗅到了我這個活人的氣味兒。情急之下,我將剛才從薛六那里偷過來的寶玉狠心摔碎在地上,寶玉靈氣極重,又沾了活人的陽氣,這些幽魂只能辨識出陽氣,并看不到人。只見它們紛紛撲在那寶玉的碎片上,面目猙獰。
    趁著這個機會,我拿出撬棍打開了月牙形的棺材,棺材蓋不重,一具女尸側臥在里面,彎曲著身子,正好跟月牙形對應上。

    棺材內的女子膚白如雪,長發如瀑,五官精致,真的擁有堪比嫦娥的美貌。
    棺材內除了嫦夫人的尸體外,別無他物。我若想保證棺材內尸身不腐爛,一般都會選擇在尸體口中放置夜明珠或玉器。我覺得嫦夫人的尸身沒有腐爛,一定跟那兔皮玉童脫不了干系。
    我用刀劃開了她的肚子,取出了一個精致的黑盒子,黑盒子取出的一瞬間,尸身立刻變得青紫,轉瞬間變成一具白骨。
    黑盒子很精致,篆刻著月亮和兔子的花紋,盒子正面有一北斗七星,用小指輕觸每一顆星的圓圈,是活動的。我將七星按照星位走向歸為了一星,盒子打開,一股異香撲面而來,令人神清氣爽。
    只見兩個一寸長的小玉人橫在盒子里,雕工精致,幾乎整介玉童都被一張精致的兔皮包住了,但下端露出的小腳丫可以看出玉的質地不凡。
    合上黑盒子,我欣喜萬分,心中盤算著:去黑市把它賣了,之后就金盆洗手,再也不干盜墓這行了。把父母安頓好,讓他們過一個無憂無慮的晚年,再找個好男人嫁了,在家相夫教子,安度一生。
    月牙形的棺材比較重,我肯定拿不走了,于是便拿出手機拍了張照片,留作紀念,說不定以后還可以派上用場。
    我將僅剩的朱砂和糯米全都撤在了嫦夫人的尸體上,這樣的話她的尸體只會腐爛成白骨,并不會被墓里的其他怪物破壞掉,也算留了個全尸給她。
    我迅速按照原路逃離了這座古墓,就在即將出去時,一個熟悉的身影擋在了我的面前,是杜淳!
    杜淳定定地站在我面前,一言不發,嘴角勾起一絲詭異的笑。
    突然,杜淳蹲在了地上,兩條腿力氣極大,一躍而起向我撲了過來,跟一只兔子沒什么兩樣。我抽出腰間的手槍,對著他就來了幾槍,但他好像不知疼痛一般,干枯的雙手已經近在我的眼前j隨即我的臉部吃痛,我確定那里的肉一定沒了,因為此刻的杜淳正在吸吮著他的指甲,似乎很享受的樣子。
    一番纏斗后,我終于找到個機會,將黑驢蹄子塞進了他嘴里。他不再動了,一雙血紅色的眼睛死死地盯著我,里面充滿了怨恨。我知道杜淳這個老油條的習慣,他從小就喝黑狗血,身上陽氣極重,即使被邪物入侵意識也不會那么快消散。他之所以苦苦撐著,就是為了害死我,可惜他還是做不到。
    臨走前,我又在杜淳身上貼了好多黃符,為了鎮壓住他。
    十年后的某天晚上,我穿過小胡 同來到了一間昏暗潮濕的小屋中,摘 下口罩看著鏡中的自己,臉上黑紫色 的疤痕觸目驚心。我嘆了口氣:今天 擺攤兒賣東西只賺夠了一頓飯錢,看 來明天又要餓肚子了。
    十二點之前我必須睡覺,掀開枕頭,我看了看枕下的兔皮玉童,心里有了底,不然我可能第二天會變成一具不人不尸的東西。
    其實,那天我出了古墓后,發現自己中了尸毒,沒想到這兔皮玉童有匪制尸毒的作用。枕著它睡覺可以不發作,所以我無法賣掉它。
    而且現在的我相貌極丑,在路上要是沒戴口罩都可能被認作是怪物,更別提結婚生子了。父母年邁,老糊涂了,我每個月都只能偷偷往他們的卡里匯錢,希望他們可以過得好。
    這晚,我翻看了手機的相冊,看到了那張月牙形棺材的照片。想一想,我利用了那么多人,也害了那么多人,遭報應是應該的??!我長嘆了一口氣,倦意漸漸襲來,就在我雙眼快要合上的時候,我聽到窗子那里有響動,定睛看去,是一雙血紅色的眼睛!
    窗戶的玻璃快要被敲碎了,頓時我的背上爬滿了白毛兒汗,因為,這雙眼睛,我好像在哪兒見過

    更多精彩故事,請持續關注本站:月暮鬼故事(持續更新中)

    說明: 部分文章源自網友投稿或網絡轉載,如有不妥請告知站長,我們將在24小時內修改或刪除,站長郵箱:694306323@qq.com

    如果您有故事想與我們分享,也歡迎給我們投稿,請將稿件發送至編輯郵箱:694306323@qq.com,感謝分享!

    ?2017-2022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 贛ICP備2022004897號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贛公網安備 36012102000476號
    站長聯系方式:18070096782(微信同號)
    熟妇人交videos复古
    <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