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埃及制尸之美臉

    發布時間:07-02    來源:故事百科
      月亮已經漸漸的升起了,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點綴著閃閃繁星,讓人不由深深地沉醉,漆黑的街道在路燈的照耀下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個濃妝艷抹的女子正靠著路燈的桿子補著自己臉上的妝,女子看著鏡中自己的顏容,滿意的笑了笑,對美麗的女人而言,莫過自己最滿意的地方就是臉蛋,的確,臉蛋是生活的基本,有了一張美麗漂亮的臉蛋什么問題都不是問題。

      女子借著燈光再度的看了看鏡子,她發現了她的背后有一張極其扭曲的臉,并且沒有臉皮,就好像他的臉皮活生生的被人扒了一樣,血淋淋的一片。

      女子咽了咽口水,被嚇的倒退了幾步,她突然想起了新聞報道里的內容,女子就像受驚嚇的小鹿一樣,撒腿就跑,突然之間,她的后腦勺突然像是被什么東西撞了似的,女子便暈倒在地,而那個人影卻是冷哼一聲,迅速的來到女子的身邊,用鋒利的刀刮破了女子的肚子,他手里拿出一個袋東西,里面裝的全是蟑螂與蜈蚣,他倒在女子的肚子里,以最快的速度用針縫合起來。

      他的手法熟練的就像是他經常為人做手術一般,他小心翼翼的刮掉女人的臉皮,放入一個木盒子保存著,在拿起白布將女子全身都包囊起來,而那張只有肉與肉互相交織的臉突然笑了起來,讓人頓時覺得膽顫心驚

      現場拉起了警戒線,此時的凌軒正凝望著地上的木乃伊,嘆了一口氣,發現尸體的人正是一名清潔工,而凌軒是一名警察,正負責調查這件案子的警察,在這一個月里,不斷有女子被人被殘忍的做成木乃伊,再加上這件命案,一共是第四件命案了,兇手也依舊沒找到,整個城市的女性都陷入恐慌,害怕自己就是兇手的下一個目標。

      根據報告檢測,這名女子的姓名為張琴,從女子的肚子里發現大量的蟑螂與蜈蚣,而她的后腦勺像是被堅硬的物體所傷...... 法醫唐悅如實上報道,唐悅讀著讀著就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她也實在想不通是誰用這么殘忍的手段殺人,死者跟兇手有什么仇恨?凌軒問了問,只見唐悅搖了搖頭,說:我們調查過了,應該沒有,死者只是一個化妝師,專門幫別人化妝的,沒有跟人結過仇,即使跟人結過仇,那么也不會用這么殘忍的手法來殺人吧。

      這一下,凌軒陷入了絕境,此時的他十分的迷茫,就好像在黑暗的世界里找不到出口。

      醉醺醺的何夢琪剛從酒吧里出來,她搖搖晃晃的走著,卻不知危險即將來臨,呵呵呵那個聲音似乎很沙啞,根本聽不出是男是女。

      原本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何夢琪猛的一陣清醒,此時的她想起了那個變態的殺手,呵呵再一次的笑聲刺激著何夢琪的每一根神經。

      何夢琪加快自己的腳步,逃么?呵!聲音讓何夢琪停下腳步,此時的兇手正在她的面前,何夢琪被他那血淋淋的臉嚇得倒退了幾步。

      你,到底是誰!?何夢琪大吼著,她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人是殺人兇手,或者是以為有人嚇唬她罷了。

      如你所愿人影詭異的說完這一句話,手抽出一把匕首,一把刺入何夢琪的心窩

      人影這一次并沒有像往常那樣破開肚皮,而是直接朝她的臉皮下手,沒了臉皮,看你們還怎么勾引人!人影呵呵的笑著,手上的動作依舊工作著,很快一張完整的臉皮已經從女人的臉上分開了。

      他依舊自顧自的冷笑著,一臉微笑的拿著何夢琪的臉皮離去,他到底要做什么呢?

      二日,凌軒急匆匆的做著計程車趕到了現場,頭疼的揉了揉他的太陽穴,看著這一副沒臉皮的尸體,他更是頭疼起來。

      兇手是同一個人嗎?凌軒問了問身旁的唐悅法醫,唐悅打了打哈欠說著:是的,但兇手突然換了手法來作案聲音越變越小聲,很明顯,唐悅她們也是為了幾天的案子忙前忙后的,臉上的黑眼圈都可以跟熊貓有的一拼了。

      案件都是女性,并且殺手都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到底應該怎么辦呢?凌軒有點疑惑道,腦海更是浮現了死者的尸體,雙手一拍,恍然大悟并且激動的道:對!女性,我們有辦法抓住兇手了!

      凌軒雙手搖了搖唐悅的雙肩,搖晃的強烈感覺讓唐悅微微的睜開眼,看著凌軒神情悅色道:唐悅,能不能抓住兇手就靠你的了!唐悅依附這凌軒的話點了點頭......

      此時的天空有些黃昏,唐悅懶懶的伸了一個懶腰,她已經準備好當誘餌引出兇手的機會,此時的她,簡直就是濃妝艷抹的女人,穿著低胸的性感衣裙,一雙誘人的黑絲包裹著那修長的玉腿,長長的秀發落在肩膀上,頗有一分氣質,看著自己這樣的打扮,唐悅不禁暗暗自豪著

      令人興奮而又充滿危險的夜幕來臨了,凌軒與其他的警員替唐悅捏了一把汗,為此也十分的緊張不安,待凌軒安排好后,朝唐悅使了一個眼神,唐悅依附著點了點頭。

      漆黑的街道上,噔噔......高跟鞋的聲音緩緩而來,唐悅熟練的走著,像是在引起兇手的注意,黑暗中的一雙眼正注視著她,眼神中的狠辣似乎像把眼中的女人撕成碎片,即后,那雙眼閉了起來,冷哼一聲便淹沒在了黑暗之中......

      清晨來了,凌軒和警員們十分的垂頭喪氣,讓他們失望的是兇手并沒有來,凌軒想著這些案子,莫名其妙的心煩,兇手似乎提早知道了陷阱似的,根本沒出現,凌軒煩躁的握緊雙拳

      帶著煩躁與郁悶的凌軒回到了家中,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下來,他點燃了一根煙,雙眼死死的盯著地上,仿佛那里就有一具尸體就躺在那兒,他的腦海里依舊不停的浮現女者的尸體,凌軒煩躁的用手捏滅了煙頭,他很想把這些案子拋到云霄之外,他躺在床上,呆呆的望著天花板,漸漸的,視線模糊了

      唐悅急忙的趕到凌軒住的地方,那是因為又有一具尸體出現了,而打凌軒的電話卻是無法接通,她一遍喘氣一遍敲著門,門并沒有關,一敲便開著,唐悅走了進去,房子里一個人也沒有,唐悅本想打算離開這里,眼睛忽然間看見床底下的盒子,好奇驅使著她打開,原本那好奇的臉色突然變得十分驚恐,那里面藏著正是那些死者的臉皮,而盒子上的斑斑血跡正印著在了上面!

      難道兇手是凌軒?!唐悅不禁的想到這里,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不,不可能,凌軒怎么可能做這種事情?唐悅即使腦海這么想,但心里卻是十有八九便相信了。

      她小心翼翼的將盒子放回床底,默不作聲的退出凌軒的住處,而在黑暗處的一人冰冷的看著她的離去,嘴角勾起了微笑的幅度。

      一路上,唐悅都思尋這個問題,兇手是凌軒還是另有其人?

      一襲黑衣如影子般閃過唐悅的眼前,唐悅本能的追了過去,終于,眼前的黑衣人停下了腳步,唐悅喘了喘氣,抬頭望像黑衣人,居然,不見了。

      唐悅暗暗地嘀咕著該死,原本想這樣的離去,不料的是雙眼眩暈,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朦朧的意識讓唐悅微微睜開了雙眼,眼前盡是一片陌生,她突然意識到了自己被粗繩捆綁在椅子上,她四處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盡是一片廢棄的房屋,但墻角那兒有一具木乃伊的棺材,屋子里正只有她一人,唐悅費力的摸了摸褲袋,索摸著把手機的音量調到了最小

      真美。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唐悅的心一下提高,黑衣人走了出來,容貌完全被暴露著,唐悅不敢相信的看了看眼前的人:居然是你!

      很驚訝么?黑衣人笑了笑說道,凌軒!你為什么這么做?唐悅神色激動著,她完全沒有想到兇手居然是凌軒!

      美麗的女人總是愿意當狐貍精,我只是讓她們享受痛苦的滋味,有錯嗎?凌軒和睦道,正是因為美麗的女人愿意當狐貍精,凌軒才對女人種下怨恨的種子,他越想越激動,平靜的臉越來越猙獰,像是恨不得把所有的女人撕成碎片。

      作為法醫的唐悅也看出他的怒火,不怕死活道:凌軒,在你眼里,女人就是狐貍精嗎?

      對!要不是她擁有一張美麗的臉,她怎能會離開我?凌軒面目猙獰起來,那天的記憶仿佛就在昨天。

      那天,凌軒的住處響起一片爭吵聲,老娘出軌又怎么樣?他比你有錢,能滿足我物質上的需求,你呢?連滿足我物質上的需求你都沒本事,天天跟尸體和案子混在一起,你去死吧!王娜處處逼人道,話語就像錘子一般打擊在凌軒的傷口上,喚醒了內心深處的惡魔。

      如果,你沒了這張臉,你就不會勾引人了吧!凌軒意味深長的看著王娜,你,你想干嘛?!王娜不禁被凌軒的那一道冷光嚇的倒退了幾步,大白天,他應該不可能做成殺人的沖動吧。

      王娜自我慰著,可她低估了人的本能,是的,無論是誰,喚醒了他人的心中的惡魔,那么就不要指望你有好日子過了。

      看著凌軒拿著小刀,一步一步的逼盡,王娜頓時感到心慌,她沒了退路,后背只有冷冰冰的墻......

      唐悅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凌軒,原來,是因為女友的背叛,他才一致認為所有的女人都是狐貍精,愛慕虛榮的狐貍精,他才奮不顧身的殺掉無辜的人。

      你要知道那些都是無辜的人,你就不怕那些怨魂找你報仇嗎?唐悅脫口而出著,這一句話卻引來凌軒的大笑:世界根本沒有鬼更沒有怨魂。他頓時停了停,看著唐悅說道:是時候應該把你滅口了。

      慢著!唐悅轉了轉眼珠說出了這一句話,又說道:我們來一筆交易,怎么樣?凌軒聽到這句話,思索了片刻,點了點頭。

      但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你真的是我認識的凌軒?!唐悅微微笑道,凌軒滿腹狐疑的說:難道,我不是?凌軒突然的意識到了唐悅正拖延著時間,眼神就立即變的狠辣起來,受拿起著刀,正想往她臉上劃開,唐悅卻反手將凌軒擒住。

      好!唐悅干得好!凌軒從門外走了進來,不忍夸獎了唐悅的英勇,原來這一切只是為擒住真兇的騙局,原本唐悅將手機的音量調到最小后,撥通了局里的電話,讓他們趕了過來,而后發現凌軒不是真兇,才有現在這個局面

      凌軒看著他,不禁倒吸一口氣,說道:哥,你這是何苦呢?哥?對,他的哥哥——凌飛。

      哈哈,女人就是狐貍精,狐貍精!甘愿當小三的狐貍精! 凌飛諷刺的笑著,又對著凌軒冷冷的說著:我可沒有你這個弟弟!

      凌軒無奈的搖了搖頭,原本凌飛是家里最寵愛的孩子,所以經常學壞,可直到凌軒的出生,才打破了凌飛的美夢,凌軒的乖巧和禮貌征服了每一個人的心,長大后的他更是讓人無法挑剔,凌飛也漸漸嫉妒凌軒了,不過,他慶幸的是以為王娜會一直陪著他,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她居然出軌了,這一下,他徹底的失控了,而他假扮凌軒是為了讓他們誤會他

      凌軒無奈的吩咐局面的人,讓他們代替的凌軒提問問題,并且凌飛也不愿意見到他

      二日,凌軒來到了局里,想再度看看凌飛,可卻是發現凌飛慘死在了局里,他的臉皮完全脫落了,肚子更是裝滿了蟑螂與蜈蚣,有的還在啃食他的肉體,而死亡的原因誰也不知道,或許是那些冤魂的報復吧!

    說明: 部分文章源自網友投稿或網絡轉載,如有不妥請告知站長,我們將在24小時內修改或刪除,站長郵箱:694306323@qq.com

    如果您有故事想與我們分享,也歡迎給我們投稿,請將稿件發送至編輯郵箱:694306323@qq.com,感謝分享!

    短篇鬼故事相關故事
    ?2017-2022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 贛ICP備2022004897號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贛公網安備 36012102000476號
    站長聯系方式:18070096782(微信同號)
    熟妇人交videos复古
    <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