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鬼故事 > 長篇鬼故事 > 正文

    小說入宮前我是嫁過人的七七陸閻目錄閱讀

    發布時間:08-13    來源:故事百科

    我們回到了京都,與其他人在朱雀樓分道揚鑣,只剩下我和陸閻。

    春日溫暖,正是京都最佳時節,處處聞啼鳴雀鳥,初春櫻花簇簇粉雪,涌滿枝頭,香動滿城。

    有小販在白堤下賣糖葫蘆,陸閻過去買了一串遞給我,他走在我的左側,擋住來來往往的人流,時光慢悠悠,我們也閑閑散散地逛。

    他邊給我介紹京都的各處勝景,邊沿路買小吃給我,又時不時拿著手帕替我擦嘴,我忙著聽,忙著吃,忙著看,一時也不得閑。

    走上白堤,風細細柳斜斜,往遠了看,花動一山春色,近處則江碧鷺白,路過杏花巷,深巷老嫗在賣杏花,昨夜大約下過雨,腳底青磚薄濕,小草微酥,我們鉆進巷子里去,買了一斗酒、一捧杏花,想把肆意的春色帶回宮里頭。

    逛到長寧街,兩側酒樓各色幡布,襯著潔白的云、湛藍的天,隨風起伏,像海浪,溫柔的,波光瀲滟的,呼到金色的春光里。

    我側頭看陸閻,他捧著花,幾枝杏花峭然,雪色映著他濃秀的眉眼、清朗的笑顏,只是那黑衣沉悶了些。

    我隔著花擁抱他的手臂,輕聲說:「回去我給你做幾身春天穿的衣裳?!?/p>

    陸閻把花換到另一邊去,騰出手來攬住我的肩,他的唇角也漾起漣漪,「做什么顏色的?」

    我倚著他的手臂,細細說著:「我做衣服向來講究靈感,你看這藍天白云,十分好看,就照著這,先做一身藍白,繡些祥云圖樣,再瞧這滿川煙柳,做身石青色吧,紋些柳條葉、畫些奇石。哎呀,杏花、櫻花也都好看極了,就再做一套月白、一套淡粉,你說好不好?」

    陸閻低聲笑道:「你這是要叫我把這一朝春色穿在身上了,藍白、石青、月白都好,只是淡粉,你自己做一身穿就好了,我這一大男人,不能夠吧?!?/p>

    他見我似有不悅,連忙說道,「其實做成內服穿在里頭也可以……」

    我還想說些什么,忽然聽得一陣馬蹄聲,幾匹急馬迎面沖來,陸閻抱著我一個飛身躲開去,一斗酒灑在地下,喂了泥,幾株杏花撒落在地,又叫馬蹄碾碎,零落在地。

    馬嘶鳴,猛地剎住,掉轉過頭來,中間那人翻身下馬,朝我們走來。

    待看仔細了,卻是沈奕。

    他站在我們面前,手上握著馴馬繩,右唇勾笑,看著我道:「京都春色無邊,真是好時節。七七,你若是喜歡,我們在這成親也不錯?!?/p>

    陸閻握緊我的手,對著沈奕冷道:「沈老四,你進得來京都,還以為能回得去嗎?」

    沈奕目光落在我們相握的手上,目光冷了下來,只見他拍拍手,隱在暗處的殺手出現,這條街道兩側的商販也變了模樣,從攤子里抽出明刀來,算下來,大約百來人。

    沈奕慢慢道:「我回不回得去不一定,只是你陸閻,今日是回不去你的皇宮了。不過,我們也不一定要同歸于盡,做個交易,今日我把七七帶走,你回你的皇宮?!?/p>

    陸閻禁不住笑起來,「沈老四,你太小瞧我了罷。要殺便殺,送老婆這種事,我可干不出,不過我倒是好奇,這京都四處警戒,你倒有本事,能帶著這百來人混進來,有人幫著你吧?」

    沈奕沉下臉來,手一揮,殺手群涌而上。

    陸閻側過臉同我說話,「真是抱歉,本想帶你二人世界的,誰知道這打打殺殺沒完沒了?!?/p>

    說著話,已有殺手揮刀至面前,陸閻橫飛起一腳,踹了當先一人,手一勾,左手將刀反握在手上,橫劈來人。

    他一手牽著我,一手拿刀,擋在我面前。前面烏壓壓的敵人殺過來,他手起刀落,將一切危險劈斷在身前。

    他總是這樣,不叫人傷我半分。

    可不知為什么,今日陸閻有些異常,才剛開始打沒多久,他就有些疲態,有一刀他避讓不及,手臂劃了一道。又刷刷刷幾把連環刀四面八方劈過來,他大腿上也劃了幾道血痕,他有些踉蹌,可仍緊握著我的手。

    祁連山那場殺斗歷歷在目,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陸閻沒有九條命,我不能讓他再出事。

    我咽下一切情緒,陸閻從不放棄我,只有我能讓他放棄我。

    我低聲說,「對不起,」旋即用力把手從他手掌中掙開,又沖著沈奕吼:「你叫他們都停下,我跟你走?!?/p>

    每當這個時候,我都覺得自己是個廢物。

    殺斗暫時停止了,陸閻用刀支撐著全身,勉強站直,他望著我,「七七,不要犯傻?!?/p>

    沈奕走到我們面前,看著陸閻搖頭道:「顯而易見,祁連山的時候七七選擇我,三年后她仍然選擇我。你今日沒覺得哪里不對勁嗎?是不是打沒多久就打不動了?多虧七七,她今天身上的熏香是為你準備的。你一直在吃藥調理內力,這香正與你的藥相克」

    我手腳發涼,低下頭,去嗅自己領口的味道,這熏香是莞爾送給我的,我一直不舍得用,今天到了晉都太高興了我才第一回用。

    但莞爾不可能會害我。

    我看著沈奕,他笑得陰惻惻。

    我忽然明白,就連莞爾同我的情誼,沈奕也能利用,他始終留有后招。

    不管我逃不逃,他都有辦法利用我來害陸閻。

    陸閻看著我,他那樣失望地站在櫻花樹下,颯颯櫻花落在他臉上,也掩飾不住他臉色的煞白。

    他問我,「七七,你都不知道的對嗎?」

    我攥住袖口,指尖陷入掌心。

    沈奕握住我的手,他的手很冷,像是毒蛇纏上手,直叫人在春日里也發寒。

    他貼著我的耳邊低語,「七七,有時候真相并不重要,你想要他活下來就別解釋,乖乖跟我走,我會給他解藥?!?/p>

    這樣親昵的動作,在陸閻眼中,大約以為我真的與沈奕勾結。

    可此時此刻,我除了拖延時間,沒有別的辦法,我不能拿陸閻來冒險。

    我望著陸閻,很艱難說道:「對不起?!?/p>

    陸閻喉頭滾動,紅著眼睛連道幾聲「好」,又忽然捂住胸口,吐出一口黑血。

    我無法上前一步,只能克制著,冷著語氣:「陸閻,不要再發動內力了,你一動那毒就發作得越快?!?/p>

    陸閻抬眼看了我一眼,那是叫人心涼的眼神,他眼中再無那溫柔的光芒,像春日融融那樣的光芒。

    沈奕神色得意,牽著我想走,不過,他沒有笑到最后。

    霍朔帶著軍隊來了,包圍了這條街。

    霍朔問陸閻:「留活口嗎?」

    他擺擺手,搖頭說道,「不必留活口?!?/p>

    霍朔看了我一眼,猶豫道:「七七姑娘呢?」

    過了許久,才聽見陸閻說道:「她爹娘在宮里等著她,沒必要叫老人家傷心了?!?/p>

    他又背著我偷偷準備驚喜,我怔然地看著他,眼底很干澀,我揉了揉眼睛,眼睛很疼,可是一滴淚也沒有,原來人傷心了,也會哭不出來的。

    沈奕緊緊攥著我的手,他仍不服輸道:「陸閻,我死了,你沒解藥一樣要同我陪葬」

    陸閻揉揉眉心,疲倦道:「沈老四,你做事向來做絕,這毒制出來就沒有解藥了吧。不過,就算要死,你也死在我前頭?!?/p>

    陸閻強撐著,沉著眉眼向霍朔點頭示意。

    霍朔領會,手一揚,步兵殺上前來,沈奕并沒有束手就擒,追隨他的殺手殿后,為他辟出了一條道。

    沈奕拽著我拼殺出去,長堤邊的櫻花紛紛揚揚地落,這方街頭卻是刀光劍影,不斷有熱血濺到我的臉上,分不清是哪一方的。

    忽然聽見霍朔洪亮的聲音:「弓箭手,射殺?!?/p>

    幾乎是同時,疾風凜冽,飛箭擦臉而過。

    我發上的茶花簪掉落在地,頭發狼狽地披散開,滾燙的鮮血驟然濺到我臉上,沈奕整個人忽然傾倒在我身上,我一時不備,與他一齊摔倒在地。

    回過神來,他仰臉躺在地上,幾支箭矢穿透他的心肺,一襲白衣頃刻就叫血染紅了,血汩汩地流,把他身下的泥地也都染紅。他依舊握著我的手不肯放,血把我的手也都染紅了,我顫著手扶起他。

    沈奕勉強露出笑容,側過身子把地上的簪子撿起來,努力地抬起手來,想把簪子別到我發上來,他一牽動,血又加速流,我搖搖頭:「你不必這樣……」

    他臉色慘白,又很費勁地說話:「我知道你怨我,只是現在我都要死了,你就成全我一回?!?/p>

    我不知再說些什么,他的手抖得厲害,可是堅持把簪子簪到我發上,望著我笑,原來他也會單純地笑。

    「七七,如果當初我沒騙你,結果是不是會不一樣?」

    說到這,他突然猛烈咳起來。

    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

    「事到如今,我有幾分后悔?!顾鹊脜柡?,可還堅持說。

    可就算他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也無法再原諒他,也說不出來寬慰他的話。

    「過去的事就過去了,沈奕,陸閻的毒,究竟有沒有解藥?」

    他眼神黯淡下去,又不甘心地攥緊我的手,「你親一下我,我給你解藥?!?/p>

    我抬眼望向站在樹下的陸閻,他聽不見我們在說什么,只是表情漠然地看著我們。

    我問他,「沈奕,你不會再騙我了吧?」

    他愴然地搖搖頭,我撥開他額間的亂發,低下頭,可我還沒有親到他,一支箭又擦著我的臉頰而過,我回過頭,是陸閻挑了地下的一根箭扔了過來,他的目光與我相遇,又漠然地望向別處。

    沈奕握著我的手忽然垂了下去,他輕輕嘆息:

    「以后別這么傻了,我沒有解藥,真抱歉,初識時我就騙你,快死了還是騙你……」

    沈奕死了,天色暗了下來,長寧街千家萬戶燈火通明,街上的廝殺痕跡被清洗過了,一切重歸平靜。

    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沿著長寧街慢慢走,路太長,夜也太長,好像怎么都走不到盡頭。

    終于走到巷子深處,我扶著墻慢慢蹲下來,抱著膝蓋捂面痛哭。

    說明: 部分文章源自網友投稿或網絡轉載,如有不妥請告知站長,我們將在24小時內修改或刪除,站長郵箱:694306323@qq.com

    如果您有故事想與我們分享,也歡迎給我們投稿,請將稿件發送至編輯郵箱:694306323@qq.com,感謝分享!

    長篇鬼故事相關故事
    ?2017-2022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 贛ICP備2022004897號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贛公網安備 36012102000476號
    站長聯系方式:18070096782(微信同號)
    熟妇人交videos复古
    <optgroup id="kmwma"></optgroup>
  • <menu id="kmwma"><nav id="kmwma"></nav></menu>
    <xmp id="kmw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