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igwem"><menu id="igwem"></menu>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民間故事 > 正文

    盜墓筆記秦嶺神樹劇情解密 原著的坑終于填上了

    發布時間:02-08    來源:故事百科

    秦嶺神樹是《盜墓筆記》系列最精彩的篇章之一,這次劇版的播出也是讓不少讀者感到期待。雖然劇版被吐槽的點也不少,但總體來說還原度還算挺高,關鍵是原著中的一些坑終于是被填上了。秦嶺神樹不僅有驚險刺激的冒險,更探討了人性,所以整部看下來會更加深刻一些。當然劇版是做了一些劇情上的改動的,但主線并沒有受到影響,下面就為大家做一個簡單的秦嶺神樹劇情解密,感興趣的話就快來看看吧。

    自6月6日首播以來,盜墓筆記改編劇《怒海潛沙&秦嶺神樹》始終伴隨著網友們的各種吐槽,豆瓣評分曾一度跌到5.0,爛片標簽岌岌可危。歸根結底,大家的槽點離不開該劇對盜墓筆記作品時間線的亂搞一氣。

    南派三叔的小說《盜墓筆記》從張起靈出生到二道白河吳邪進入青銅門前前后后經歷了百余年之久,如果不算后面的《釣王》和《重啟》,吳邪進入青銅門的時間也就是2015年左右,而這部劇就比較時髦了,鏡頭中頻繁出現自嗨鍋不說,甚至手游界扛把子的王者榮耀和吃雞也沒能“幸免”。

    自從當年鹿晗飾演了吳邪以后,吳邪在銀幕上的形象仿佛被定型,新版盜墓筆記中扮演者侯明昊依舊擺脫不了“鹿晗式”的陰影,陽光帥氣有禮貌、遇到文物就上交?

    如果說吳邪的改編是為了迎合過審做出的讓步,那么胖子的表演倒真算是意外的驚喜了。胖子的扮演者張博宇,著名老藝術家張豐毅與呂麗萍的兒子,經歷了鬼吹燈與盜墓筆記的“雙重鍛煉”,最終在這版上將胖子演成了全劇的搞笑擔當,網友送外號“歇后語大全”。

    《秦嶺神樹》經過前面《怒海潛沙》的鋪墊,觀眾們對演員的表演有了大致的認識,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磨合”作用。另一方面,下墓真好看出墓不能看的毛病還是沒能得到解決。

    臺詞方面,整部劇諸多對話借鑒采用了原著小說部分,即使原著黨看后也會倍感親切,可見導演并非全憑主觀天馬行空。

    特效方面可以說是盜墓劇的核心競爭力,如何通過文字的敘述快速建模,將語言文字三維立體化,打造出符合讀者心中的哈姆雷特,這是十分考驗技術的。好在《秦嶺神樹》做的還好,甚至可以說不錯。

    從進入地宮開始,劇情逐漸回歸正軌,小說中地下河部分吳邪第一個面對的挑戰就是這條大魚哲羅鮭。大魚撞擊吳邪胸口以及魚肚子中吞入的人頭在劇中紛紛進行了還原。

    棺材陣中,吳邪一行人被困其中無法離開。大老鼠竄來竄去的鏡頭一度將氣氛制造的恐怖無比,還以為哪里會突然出現粽子。在火龍的壓力下三人最終憑借著信號槍的指引成功脫離迷宮,對于這場火原著把鍋送給了老癢。

    青銅樹的還原度堪稱完美,作為故事的主戰場劇組可謂下足了血本。錯綜復雜的藤蔓與樹根參差交錯,陰冷的色調加深了劇情的恐怖與神秘,搭配特有的“禁婆BGM”每一秒都是緊張+刺激。

    關于祭祀部分的描述劇中引入了一個新的部落厙族,通過在樹的枝干上雕刻圖騰從而達到祭拜神明的作用。原著中詳細描寫了這種血祭:人牲被吊在樹上,血液順著樹干中深深的溝壑流入青銅樹,象征著用血來祭祀神靈。

    如果說前面《怒海潛沙》里的海猴子成功驚到了觀眾,那么《秦嶺神樹》中螭蠱的造型絕對能驚出冷汗。

    螭蠱相當于當時祭祀的守衛者,守衛著祭祀圣地不被騷擾。螭蠱可以通過蟲子進入口腔達到控制生物的神經系統,從而使得生物具有攻擊性。

    面對未知,人類有種天生的恐懼。老癢的一顆信號彈照亮了四周,青銅樹上爬滿了螭蠱,眼看沒法繼續向上爬,吳邪建議先轉移到對面,繞過螭蠱群后繼續前進。

    憑著在阿寧同伴身上搜到的進口登山繩,吳邪將繩子的兩股拆開一分為二,綁到對面石頭上開始了攀爬。螭蠱在這里顯得“溫柔”了許多,它們似乎忘記了會飛這種能力。面對不斷爬上來的螭蠱,吳邪放血劃界阻止。涼師爺真是見多識廣,一秒鐘就知道了吳邪身上的秘密。

    然而原著中的螭蠱沒有此般友善,它們不但會飛而且還能主動爬到臉上,涼師爺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吳邪的“麒麟竭”屬性也沒有這么好猜,而是通過后面王老板的話語中揭開。

    王老板與吳邪的扭打在小說中用了大量的文字,伴隨著迷霧從棺井外打到棺井內。劇中可能是出于成本的考慮,用青銅鈴鐺的蠱惑之聲間接促使兩人打了一下后便不了了之,改編的還可接受吧。

    場景還原上,棺井內部的結構十分出彩,無論是鎖鏈還是青銅樹的枝干緊貼棺材壁的細節都做的相當到位。

    除了劇情場景的還原外,劇中某些改編部分也是可圈可點的。

    《秦嶺神樹》原著中根本就沒有胖子和小哥等人的事情,真正的主角只有吳邪、老癢和泰叔一伙人,所以在劇情改編上為了貼合原著一直采用雙線故事模式。

    那么胖子小哥支線都是編造的嗎?其實也不是。他們的劇情故事有一部分是發生在吳邪和老癢身上,有一部分是通過二次創作完成。

    青銅鈴鐺早在《怒海潛沙》中就有介紹,它的響聲能夠影響人的心智,以至于創造幻覺。

    厙族與不言騎是改編劇中新出現的概念。不言騎的傳說出自泰叔團伙中李老板之口,話說在北魏時期曾有一只皇家尋寶軍隊,他們繪制的河木集上記載了大量藏有寶藏的古墓地點。在一次突襲中不言騎全軍覆沒,河木集被李老板的祖先拿走并作為傳家寶傳遞至今。

    按照河木集的記載,厙族曾與不言騎在棺材陣展開戰斗。厙族的守護者打算通過陣法將擅闖者困住,與其同歸于盡,沒想到不言騎略高一籌成功逃脫。

    作為厙族祭祀的場所,導演營造了一個樹上掛滿青銅鈴鐺、滿是骷髏尸骨等元素的恐怖之地。

    由于胖子與蟈蟈貪財的心理不小心觸碰了青銅鈴鐺,神秘的鈴鐺聲迅速迷惑了包括阿寧在內的三人。危難之際小哥以麒麟血解開胖子幻象。

    提到阿寧了,順便就說一下這個人物吧。用一句話概括在《秦嶺神樹》的故事情節中阿寧的存在十分不討喜。為什么?首先在功能上,阿寧團隊的存在更像是泰叔團伙的分支,外國登山繩的??梢哉f明。

    其次在劇情結構上,不知道是導演有意制造感情戲還是什么關系,阿寧始終游離在小哥與吳邪之間。同樣是跌入青銅樹谷底,阿寧可以完好無損的耍帥登場,泰叔卻只能凄慘到“人首分離”,給錢了?

    感情是個好東西,但在這部劇中糟糕到全部變成快進的動力。阿寧與吳邪強行的感情戲嘎到飛起,螭蠱遭遇戰時在一起,沒想到最后吳邪直面終極boss的勇氣也是為了保護阿寧產生的,吳邪的男子漢氣概什么時候能為自己呢。

    胖子小哥的隊伍與不言騎有過多次接觸,不同的時間段同一個位置小哥與不言騎首領隔空相視,對著小哥的位置就是一刀,好在小哥身體無礙。

    還記得最新劇情里的密碼棺嗎?當胖子還在一旁自顧自的說著歇后語,小哥左擰右轉將石棺層層打開,棺材里竟然出現了先前在畫面中看到的君主。這還不算什么,更神奇的是君主的皮膚面容保存完好,用胖子的話說仿佛是“死亡時間不超過兩個小時”。

    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需要用到原著中“物質化”的概念來解釋。物質化是潛意識形態化的表現,因青銅樹的神奇力量,潛在意識與真實情景交織重疊。

    老癢作為曾經親身經歷過神樹探秘的成員,失聯多年后在秦嶺神樹處與吳邪相遇。接觸中吳邪發現老癢身上疑點重重,所以對他產生警惕。此時導演增加了王老板在棧道上突然的口吃以及他反復無常的性格,可以看作是吳邪對自己意識形態的糾正。(口吃是老癢的標志)

    原著尸繭中假老王和吳邪都將里面的東西看成了老癢,吳邪假設眼前的王老板就是老癢物質化而來的,最終通過分析驗證了假設。

    被揭開身份的老癢講述了一段離奇的事情,老癢的母親死后奇怪的“復活”了,并且和生前無異可以說話可以交流,這讓他一度懷疑是自己產生了幻覺,直到鄰居也表示看到了他的母親后,老癢興奮不已。

    好景不長,由于記憶的緣故,停留在老癢腦海中母親生前的形象還是逐漸被現實記憶取代。痛苦不堪的老癢決定尋找一個擁有他母親純凈記憶的人,而這個人就是吳邪。

    盡管孝順,但是這種違背自然規律的行為顯然得不到吳邪的同意。與此同時老癢自身也藏著更為驚天的秘密——他的物質化替代了自己本身。

    在最新的預告中我們看到了兩個老癢,可以這樣分析:真老癢因

    困在夾縫中無法脫離,在沒有其他生人的情況下他的求生欲成功復制出另一個人幫助自己,這就是假老癢。不巧的是真老癢過于激動引起假老癢反感,最終取而代之。

    下周即將迎來《秦嶺神樹》最驚險刺激的部分,假老癢被識破后何去何從,吳邪能夠腦洞出什么樣的怪物,上古神獸燭九陰究竟是什么東西。。。

    寫到這里,算了一下剩下的集數,一股不詳的預感油然而生,對于接下來劇情的走向你們怎么看?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贛ICP備18016837號-5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美女脱精光隐私扒开免费观看
  • <xmp id="igwem"><menu id="igwem"></menu>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