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igwem"><menu id="igwem"></menu>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短文故事 > 正文

    【傳奇故事】知州兩請御筆

    發布時間:01-30    來源:故事百科

      光緒二十七年秋,慈禧太后終于結束了流亡生涯。擇了一個黃道吉日,她便率領“庚子西狩”的王公大臣輾轉返京。
      
      消息傳開后,各個州縣大都忙活了起來??墒?,河北趙州卻是個例外。知州孫傳栻仍像沒事人一樣,似乎沒把接駕的事放在心上。
      
      見孫知州如此不上心,州里的大小官吏都萬分著急,紛紛勸他早做準備??蓪O知州卻反過來安慰大家,說他自有分寸。
      
      這天,一個當差的門子上氣不接下氣地通報:“知州大人,來了……差官朝咱府衙來了。”
      
      聽了這話,孫知州整整衣冠,偕同同僚們來到府前大街上。不多時,當街駛來一隊快馬,為首差官勒韁停馬后,孫知州立即湊上去相扶:“老友,一路可好?”
      
      這差官名叫吳永,專門負責打前站、督促地方官員迎駕等事宜。
      
      說來,孫知州與吳永是故交,因而,孫知州才敢撇開官場套話,以老友相稱。豈料,下馬后,吳永登時拉下臉來:“哼!你要認我這個老友,就不會這樣沒有道理。如今,‘兩宮回鑾’可能經過的地方,都在全力以赴恭迎圣駕,你趙州卻沒一點兒動靜,怎么解釋?”
      
      吃了一通搶白,孫知州卻不急不惱,仍客氣地把吳永迎進了府里。命人看茶后,孫知州說:“趙州一帶接連不斷地鬧天災,百姓挺苦的,我不忍折騰百姓。”
      
      “純粹借口,說起天災,洛陽比趙州大多了,去年黃河泛濫,今夏又遇大旱,可洛陽府還是籌備了百萬銀錢……怠慢了太后,是要掉腦袋的。別的不多說,你最起碼要鋪平官道、弄個像樣的行宮!”吳永將慈禧返京途中所遇的接待一五一十講了出來。他這樣做,不僅僅是出于對老友的保護,更是為了交差。
      
      “既然這樣,那我無話可說。”孫知州嚴肅起來,“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如肯答應,你只管回太后說我趙州已能妥當接駕,我保證讓你臉上有光。”
      
      接下來的幾天,吳永一天比一天發愁,因為趙州還是沒有多大變化,到了第四天,慈禧在柏鄉縣城駐蹕后,吳永再一次來到趙州府衙。哪料,孫知州正在大堂里跟同僚們說笑,吳永按捺不住心頭怒火,斥道:“孫傳栻,你膽大包天,欺君罔上,明天圣駕要到趙州駐蹕,你卻毫不作為,到時,你觸怒天威,十個人頭都不夠砍!”孫知州淡定地說:“約定好的事,豈會更改?放心,行宮已經搭建完畢,我們這會兒正要去沙河店商議鋪墊官道的事,老友既然來了,不妨屈駕同往。”
      
      孫知州話音剛落,趙州府門外一陣喧囂。吳永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忙出了大堂去看。
      
      府前大街上不知何時停放了幾十輛車,每輛車上都捆綁了兩頭肥豬。吳永這才松了口氣,這孫傳栻到底心中還是知曉該怎么做的。
      
      說話間,孫知州已率眾到了沙河店。沙河店的首富靳老富家被選作接駕行宮,外面富麗堂皇,里面也被裝扮一新。
      
      孫知州巡視了一會兒,靳老富開口了:“大人,草民已按您的指派,讓人口口相傳通知了本鄉百姓,各村丁壯隨時待命,何時動工修路,只需您發話!”
      
      孫知州道:“一事不煩二主,有勞你再給父老們帶個話,明天黎明時分,各帶器具,齊聚在此,五百人往南鋪平柏鄉縣界,其余人眾一律向北鋪去,明天正午鋪至趙州府,天黑前于欒城接頭。”
      
      吳永站在一旁細聽,皺眉細想:百姓不是士兵,只口頭傳話,不下死命令,他們會自告奮勇來修路?吳永粗略計算過,這條官道,一天修完至少需要三千人。
      
      孫知州并沒有在意吳永的表情,而是吩咐殺豬。吳永心知孫知州殺豬是為了款待慈禧,便沒再說什么。怕中途有變,當夜,吳永就在靳宅打尖休息。
      
      第二天一早,吳永要返回柏鄉向慈禧“請鑾”,剛上官道,就看見前面黑壓壓地擠滿了人。
      
      吳永看呆了,不知孫知州用了什么法子,一夜之間竟召集了這么多人。
      
      這時,北面忽然傳來幾聲驢馬嘶鳴,吳永撥馬靠邊,發現來了十來輛大車,每個車上都裝有一個大甕,一個大缸,一個蒸籠,大甕里是香噴噴的熟豬肉,大缸里是熱騰騰的小米湯,蒸籠里是金燦燦的窩窩頭。車來之后,百姓們有序地分批前來領食……
      
      愣了片刻,吳永急忙回追孫知州:“昨日見到殺豬,我當是你招待兩宮,而你卻犒賞了民夫,豬肉讓民夫吃了,太后與皇上怎么辦?難道餓肚皮不成?”
      
      孫知州道:“我預備了上百頭豬,反正太后皇上也吃不完,讓百姓們吃點兒下等豬肉也不行嗎?”
      
      吳永想狠狠數落孫知州,可又無話可說,只得咬牙作罷。
      
      當日,孫知州早早帶著屬下在邊界處跪接圣駕。申正時分,旌旗招展、浩浩蕩蕩的回鑾人馬抵達趙州。稍作停蹕后,由孫知州和吳永前導,向沙河店靳老富家走去。
      
      靳家大宅里,慈禧安頓停當,略微休整,到了晚膳時間。望著滿桌子的飯菜,慈禧、光緒以及各位王公重宰都是滿口生津,因為孫知州安排了一道沙河店名吃——紅燜豬肘。慈禧連吃三口才放下了筷子,滿意地夸贊:“此肘色澤金紅,軟爛鮮香,肥而不膩,瘦而不柴,堪稱人間美味。”
      
      聽了慈禧的美譽,吳永心頭的石頭落下,他不由得看了孫知州一眼,正好看到孫知州沖他眨眼,他猛然想起了孫知州提的條件。
      
      于是,吳永彎下腰來,對慈禧說:“此肘既然深得太后口味,太后何不留下墨寶,讓后人瞻仰?”
      
      慈禧是個極好書畫之人,當即寫下了“天富鴻肘”四個大字。
      
      這晚,因急著趕路,慈禧早早睡去了。第二日天明后,慈禧傳孫知州閑話,孫知州東拉西扯,又把話題扯到了吃喝玩樂上:“太后,趙州有三樣美味,三個好去處。美味有燜肘、雪梨、燉粉條;好去處有大寺、石塔、趙州橋。那好去處,太后回鑾時即可見到;三樣美味唯獨雪梨,太后尚未品嘗。”
      
      太后一時來了興致,早膳時,便吃下了大半個雪梨,邊吃邊夸與眾不同。飯后,休息了一會兒,去欒城督辦完畢的吳永來請慈禧啟鑾,孫知州帶領本州官員隨駕護送,走走停停,一直送到邊界上。
      
      可是,太后走遠了,孫知州仍不回去。同僚們問他為什么,他笑著說太后一會兒還要召見他。
      
      這話剛說沒多久,果然就見吳永騎馬從欒城方向回來了。
      
      孫知州尚未開口,吳永劈頭蓋臉地就是一頓訓斥:“你糊涂??!大冷天的,居然讓太后生吃雪梨,太后本就食用了大量熟肉熱飯,冷熱交加,傷了腸胃,半路上就鬧起了肚子……我等奉太后懿旨,要將你就地法辦。你這是咎由自取,別說是我,就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
      
      說罷,吳永一揮手,身后閃出幾個兵勇就要將孫知州正法。
      
      這下,可亂了套,兵勇一下馬,就被百姓們團團包圍了。
      
      眼看著場面無法收拾,吳永下令——抗旨者殺無赦!兵勇們聽后,紛紛抽出刀劍,吳永本以為百姓會害怕,不料,百姓們也都拿起了鋤頭、鐵鍬……百姓人多勢眾,吳永也不敢輕舉妄動,雙方就僵持起來,一直僵持了近半個時辰。
      
      忽然,遠處傳來一聲大喊:“刀下留人,奉太后懿旨,請知州孫傳栻到欒城問話……”
      
      百姓們聽到“請”字,都長長地噓了一口氣,閃開一條路。吳永呆在那里,半天沒緩過神來。
      
      到了欒城行宮,眼前的情景更是讓他犯了迷糊:慈禧居然命人給孫知州這個五品官看座。
      
      “說吧,你要什么獎賞?”慈禧露出少有的微笑問道。
      
      孫知州復又跪下:“回太后,臣斗膽懇請太后將趙州雪梨列為貢品,臣保證每年秋后進貢精品雪梨一千斤。還望太后再揮動御筆金墨,為趙州雪梨題字。”
      
      慈禧連說兩個“好”字,提筆又寫下四個大字:“趙州御梨”。接過題字,孫知州慌忙叩頭謝恩。
      
      自此,慈禧過趙州這段故事算是結束了,但孫知州的種種奇怪做法,卻像一個又一個的謎一樣,留在了吳永心里。
      
      一眨眼,幾年過去。這天,吳永出差路過沙河店,故地重游,他不由得放慢腳步,才幾年不見,這里已是店鋪林立,十分繁華。
      
      這時,一家酒樓的堂倌問他:“這位官爺,太后御賜的‘天富鴻肘’您要不要嘗一嘗?”
      
      吳永明知故問:“當真是御賜?”“一看您就是外鄉人,想當年,太后過趙州,留了兩塊御筆招牌!一塊就是這‘天富鴻肘’。”
      
      吳永又問:“那另一塊呢?”
      
      “另一塊是‘趙州御梨’,這里還有一段驚險的故事呢……太后生吃雪梨后,鬧了肚子,她一時動怒就傳旨殺我們知州,誰知,這一鬧肚子竟治好了她的老便秘,她一高興又傳旨赦知州無罪……最后,非但沒殺他,還賞下了‘趙州御梨’的金招牌。這一會兒要殺,一會兒又賞的,你說險不險?”
      
      “是挺險的,”吳永說,“這么說,你們知州是個好官了?”
      
      “那可不,不是好官,他就不會冒險為百姓謀出路;不是好官,老百姓也就不會拼了命去保他!”
      
      “嗯,這個孫傳栻……”吳永暗自感慨。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贛ICP備18016837號-5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美女脱精光隐私扒开免费观看
  • <xmp id="igwem"><menu id="igwem"></menu>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