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igwem"><menu id="igwem"></menu>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神話故事 > 正文

    頑童戲閻羅

    發布時間:02-08    來源:故事百科

    產地——危地馬拉

        在很早的時候,天上既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和星星。大地上一片迷迷茫茫,朦朦朧朧。直到真正的神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升上了天,情況才有了改變。


                                    唾沫授孕

        當時,有一家兄弟兩人,哥哥叫烏烏納普,弟弟叫布庫烏納普。弟弟是個光棍漢。哥哥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叫烏巴茨,一個叫烏瓊恩。兄弟倆博學多才,心地善良。他倆最喜歡的游戲是打橡皮球。

        一天,他們在通住地獄的路上玩球。通!通!打球聲傳到了地獄里面,地獄里的閻王們被吵得不耐煩了:“這兩個人真是膽大妄為,竟敢在我們頭上玩耍,吵吵鬧鬧,蹦蹦跳跳的,分明是藐視我們。”

        這些閻王們以使人們生各種疾病、帶給人們各種災難、最終奪取人們的性命為樂事。為首的是烏卡梅和布庫卡梅,還有西基里巴特和庫丘馬吉克等共十二個。他們聚在一起嘰哩咕嚕商量著如何懲罰烏烏納普和布庫烏納普,并奪取他們的打球工具———皮手套、球環、面罩和帽子等。

        于是,貓頭鷹被叫來,派它去邀烏烏納普和布庫烏納普,帶上打球的工具到地獄來和閻王們打球。

        烏烏納普和布庫烏納普信以為真,他們和母親告了別,并告訴母親,球他們未帶走,放在屋頂的洞里。又叮嚀烏巴茨和烏   瓊恩專心致志地學習吹笛、繪畫和雕刻,侍候好祖母。

        臨分別時,母親依依不舍,傷心地流下了眼淚。兩兄弟一齊安慰母親:“不要難受,媽媽。我們只是去打球,并沒有死。”  

        他倆隨著獵頭鷹,沿著一條傾斜的階梯往地底下走,涉過了湍急的臭河,穿過了鮮紅的血川,到達了紅色、黑色、白色、黃色四條道路的交叉口。貓頭鷹領他們順著黑色大道走到閻王們的大廳。一排閻王整整齊齊地坐在那里。
      
      “你好,烏卡梅!”   
      
      “你好,布庫卡梅!”
      
        閻王們理也不理他們,原來這些閻王都是木頭做的。 
      
      “哈哈哈!”


        閻王們見烏烏納普利布庫烏納普上當受騙,一齊開心地大笑起來。   
      “你們來了,很好。請坐吧!” 烏卡梅和布庫卡梅忍住笑,指著旁邊的一個大凳子說。

        烏烏納普和布庫烏納普剛一坐下,屁股立刻感到一陣劇烈的疼痛,不由 “哎呀” 的叫了一聲。原來這是一只燒得熾熱的石頭凳子。要不是他們起得快,屁股早被燒焦了。

      “哈哈哈!” 閻王們又是一陣大笑,直笑得前仰后合,連肚腸都要笑斷了。

      “現在,你們到屋子里睡覺吧,明天帶上你們的面罩、手套準備比賽。”

        烏烏納普和布庫烏枘普被領到一間小屋里,小屋一片漆黑。一會兒,一個小鬼給他們送來了一根燃著尖尖的松樹火把和一根卷煙。

      “這是閻王送給你們照亮的,不許掐滅。天一明,你們要把火把、卷煙原樣交回,不能有絲毫損耗。” 送火把和卷煙的小鬼說。

        第二天,烏烏納普和布庫烏納普被帶到大廳。

       “昨晚給你們送去的火把和卷煙呢?” 烏卡梅和布庫卡梅問道。

       “都點完了,老爺。”

       “很好。那么你們的死期就是今日了。”

        烏烏納普和布庫烏納普被閻王殘酷地殺害了。他們砍下了烏烏拉普的頭掛在一棵樹上,然后把兩兄弟的尸體埋在一起。

        奇怪的是,掛人頭的那棵樹突然結滿了像葫蘆似的果實,一個個都和烏烏納普的頭差不多。烏烏納普的頭也變得和樹上的果實一樣了,分不清哪是果實,哪是烏烏納普的頭。

        閻王下令,不許任何人接近這棵樹,也不準摘樹上的果實。

        閻王庫丘馬吉克的女兒是個美麗溫順的姑娘,名叫伊斯基克。她聽說了這件怪異之事后,很是驚奇,獨自來到這棵樹下,望著樹上的累累果實自言自語地說:“啊,多么大的果子呀!真惹人喜愛。它們一定非常甜美。我要是摘一個,會死去嗎?”

        聽到姑娘這么說,藏在樹叢中的頭顱說話了:

       “姑娘,你真的想要嗎?長在樹上的圓形果實可都是人的頭顱呀。”

       “是的,我想要。” 姑娘回答說。

       “好,伸出你的右手來。”

        姑娘伸出右手。頭顱朝姑娘手心上吐了一口唾沫。姑娘忙把手縮回,想把唾沫擦掉,但唾沫已不見了。

        這時,樹上的頭顱又說話了:

       “姑娘,請不要見怪。在我的唾沫里,我給你留下了我的后代。以后你到地上去生活吧。在那里你將生下我的兒子,他們將來會給我報仇的。”

        原來這一切是至高無上的 “天宇之心” 神安排的。

        姑娘回去之后就懷孕了,她的肚子漸漸大了起來。到六個月的時候,她的秘密被父親庫丘馬吉克閻王發現了。

      “真是羞恥呀,我的女兒竟然懷孕了!” 庫丘馬吉克向烏卡梅和布庫卡梅訴說著。 

      “要她說出事實真 相,如果她拒絕,就把她殺了,以示懲罰。”

        庫丘馬吉克嚴厲地盤問女兒,但是姑娘什么也不說。   
        于是,庫丘馬吉克派了四個貓頭鷹去殺姑娘,并要它們把姑娘的心臟放在葫蘆里帶回來給各位閻王過目。 
        四只貓頭鷹拿著葫蘆,架著姑娘來到遠處一個地方。   
      “你們不應該殺我,我沒有做見不得人的事。只是由于對烏烏納普頭顱的敬仰,我才懷了孕。” 姑娘對貓頭鷹們說。
      “我們也不愿你死,可你父親命令我們帶著你的心臟回去給他們過目。不殺你,我們怎么交差呢?” 貓頭鷹們很同情姑娘,但是沒有辦法。
      “我的心不屬于他們,也不容他們糟踏。好吧,你們從這棵紅脂樹上摘一只果子吧!”
        一個貓頭鷹按照姑娘的吩咐,剛從樹上摘下果子,樹就噴出了鮮紅的樹汁。樹汁落在葫蘆里凝結成一個紅彤彤的心形血球。從此以后,這種樹就叫血樹。

      “你們不應該在這里居留。這樣下去,你們會成為罪人的。交完了差,也到地上來生活吧!那里,你們會受到歡迎的。” 姑娘又對貓頭鷹們說。

        貓頭鷹們答應了,它們指示姑娘順著這條路一直向上走就可以到達地面,然后捧著葫蘆回去向庫丘馬吉克交差。庫丘馬吉克把葫蘆交給烏卡梅。烏卡梅命人把火撥旺,然后敲碎葫蘆,鮮血流了出來。他把葫蘆向火堆里一扔,立即一股甜蜜的血腥味噴了出來。

        貓頭鷹們趁閻王們不注意的時候,飛出深淵,來到地面,做了姑娘的侍從。

     


                                       子承父業

        姑娘伊斯基克來到了烏烏納普的家,向烏烏納普的母親說:“媽媽,我是你的兒媳婦,我的肚中懷著烏烏納普的孩子。”

        但是烏烏納普的母親不相信:“我的兒子被騙到地獄去了,他們早死了,哪來的媳婦和孩子?”

       “不,他們沒有死,有一天他們會回來的。我確實是你的兒媳婦。你不久可以從出生的孩子身上看到你兒子的模樣。”

        但是老人仍然不相信。最后地說:“好吧,既然你說是我的兒媳婦,那么你去地里摘一筐玉米來,給我做飯吃。”

        姑娘伊斯基克到玉米地去了。地里長著一棵玉米,玉米上長著一顆玉米穗。姑娘犯愁了:“我可上哪兒去摘一筐玉米呀?”

        她向農神查哈爾祈求幫助。然后她采下玉米須子,而不是玉米棒。玉米須立即變成了玉米,裝了滿滿一筐。地里的各種動物都來幫助她把玉米筐抬回家。

        老人一看吃驚了:“你從哪兒弄來這么多玉米?你一定把我們的地毀了,我要去看看。 她來到地中一看,那棵惟一的玉米仍好好地長在那里。”她轉回家對姑娘說:“我相信了,你一定是我的兒媳婦,我就等著看看你肚中的孩子了。”

        伊斯基克分娩的日子到了。她跑到山上一處隱蔽的地方生下了一對雙胞胎男孩子,他們就是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伊斯基克抱著一對兒子回到家,孩子又哭又鬧,吵得人不安寧。老奶奶不高興了。乘伊斯基克不在家的時候對烏巴茨和烏瓊恩說:“他們吵死人了,把他們扔到外面去吧!”

        烏巴茨和烏瓊恩仇恨這兩個小弟弟,恨不得他們立即死去。聽奶奶一說,就把孩子扔到螞蟻窩上。孩子睡得安安穩穩的,螞蟻并不傷害他們倆,又把他們移到荊棘堆上,他們照樣安睡無事。伊斯基克回來發現了,把他們抱回了家。

        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慢慢長大了,他們長得很壯實,學會了用吹 箭筒射擊,每天都打許多鳥回來。但是祖母和哥哥都不喜歡他們,打來的鳥全讓烏巴茨和烏瓊恩吃得干干凈凈,也不給他們飯吃,只是在他們吃過后吃一點殘羹剩飯。對此,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只是默默地忍受著。  
        一次,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空著雙手回家。
      “你們打的鳥兒呢?” 祖母問:“為什么沒有帶回來? ”
      “好祖母,我們打的鳥兒都掛在樹上了,沒法取下來。 烏納普的伊斯巴拉克回答。“要是哥哥愿意,和我們一起去取吧。”
      “好吧,明天和你們一塊去??!” 兩個哥哥答應了。   
        第二天,他們一齊來到樹下,樹上果然掛滿了飛鳥,就是掉不下來。   
      “現在,請你們上去把鳥弄下來吧。 鳥納普和伊斯巴拉克對”兩個哥哥說。   
        兩個哥哥就向樹上爬去,取那掛在樹枝上的鳥。但當他們快爬到樹頂的時候,樹突然長得又高又粗,他們上又上不去,下又下不來。

      “這可怎么辦呀?這棵樹太可怕了,我們真倒霉呀。” 他們在樹上嚇得叫了起來。

      “你們把長褲脫下來,系在腰上,把褲腿留在后面,然后拉著褲腿向下爬,就能下來了。” 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這樣告訴哥哥們。

        兩個哥哥照他們說的做了,可是當他們一拉褲腿時,褲腿立即變成了尾巴,他們的身子也變成了猴子,在樹枝上跳來跳去,擠眉弄眼,最后鉆到森林里去了。

        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用自己的勞動贍養祖母和母親。他們砍倒大樹,鏟除雜草,翻松土地,準備種上玉米。但到了第二天,雜草和大樹又長了出來。

      “這是怎么回事呀?” 他們驚叫起來,“一定是那些可惡的動物們干的。”

        他們又砍倒了大樹,鏟除了雜草,平整了土地。半夜里,悄悄躲在一邊監視著。果然不一會兒,老虎、豹子、野豬等大大小小的動物都來了,它們各用自己的語言說:“大樹,站起來吧!”“雜草,長起來吧!” 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跳出來去攔動物們。老虎、豹子立即逃掉了,他們抓住了鹿和兔子的尾巴,但他們掙斷尾巴逃跑了,所以至今它們的尾巴還很短。一只老鼠鉆在土堆里探頭探腦地正想逃跑,被他們一把抓住,放在土里燒它的尾巴。老鼠尾巴上的毛被燒掉了,所以至今總是光禿禿的。當他們要挖去老鼠的眼珠時,老鼠向他們懇求說:“你們饒了我,我可以告訴你們一個秘密。”

        “什么秘密?快說吧。”不然,我們就不客氣了。 兩兄弟松了手說。

        “你們可知道,你們的父親就是那個死在地獄里的烏烏納普。他的財產———橡皮球和打球用的手套、球環就在你們家的屋頂上。你們的祖母不愿意告訴你們,因為你們的父親正是為此而死去的。”

        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急于想弄到這些東西,就帶著老鼠回家了。他們先支開祖母:“奶奶,我們渴死了,你去打一罐水來給我們喝吧。”

        祖母拎著水罐出去了。他們派了一只蚊子去把水罐叮了一個小洞,所以祖母的水罐老是打不滿。

        “媽媽,祖母這么長時間未回來,你去看一看吧。我實在太渴了。” 于是媽媽也出去了。

        他們立即叫老鼠爬上屋頂,咬斷拴著小球、球環、手套的繩子。他們得到這些東西就把它們藏在屋子外面,然后向河邊走去,幫助奶奶、媽媽堵住小罐窟窿,拎著水一齊回了家。

        第二天,他們拿出了小球、球環、手套,在通住地獄的路上,像他們的爸爸和叔叔當年那樣打起球來。通!通!他們玩得非常開心,玩了很久很久才回家。以后,他們便常常在那里玩球。 

     

     

                                         智斗閻王
      
      
        “通通”的打球聲傳到了地獄里,閻王們又叫了起來:“是誰又在我們的頭上打起球來了。去!把他們叫來,像當年處死烏烏納普和布庫烏納普那樣處死他們。”
       
        地獄使者來到兩兄弟的家,向他們傳達了閻王的旨意。兩兄 
        弟欣然愿往。他們在干地上種了一棵甘蔗,對祖母和母親說:  
      

    “這是我們命運的標記。假如它枯萎了,說明我們已死去,要是它們發芽了,說明我們仍然活著。” 
       
        他們帶著吹 箭筒隨使者沿著階梯向地獄走去,他們踩著吹 箭筒過了一條臭河和一條血河,來到黑、白、紅、黃四條路的交叉口時停住了,派了一個蚊子去打探情況。
       
        蚊子順著黑路飛到了閻王殿,它叮了第一個閻王一口,沒有反應。又叮了第二個一口,也沒有反應。叮到第三個時,聽到“哎喲” 一聲,叮到第四個時,那人向第三個問道:“烏卡梅,是什么東西在叮我們?” 蚊子一個一個叮下去,他們一個一個地通報了姓名。蚊子飛回來,把他們的姓名和情況一一告訴了兩兄弟。

        當他們到達閻王殿時,一個小鬼指著第一個閻王說:

        “快向閻王問候!”

        “那不是閻王,只是個木頭人罷了。” 他們走到了第三個閻王面前說:“你好,烏卡梅! 走到第四個閻王面前說:“你好,布庫卡梅! 一一說下去,把十二個閻王的名字準確無誤地說了出來。”

        “你們知道了我們的名字,這使我們很高興。” 閻王假惺惺地說。實際上他們最不愿讓人知道他們的名字。“現在,你們坐下吧。”

       “這是一塊燒得熾熱的石頭,我們不能坐。” 兩兄弟拒絕了。

       “那好,你們就到那間屋子休息去吧。”

        兩兄弟進了黑屋子,一個小鬼送來了松樹火把和卷煙:“把它們都點著,明天再把兩樣東西完好無缺地還給閻王。”

       “好吧。” 兩兄弟回答。

        小鬼走后,他們在火把上放了根金剛鸚鵡尾巴上火紅色的羽毛,在煙頭上放了幾個螢火蟲。從屋外看去,好像火把、卷煙都點著了。

        第二天早上,他們把兩樣東西完好無缺地交給閻王。

        閻王們的三招都失敗了。他們對這兩個人又恨又怕,于是聚在一起又想出新的陰謀。

       “明天一早,你倆給我們送四束鮮花來。要一束是紅的,一束是藍的,一束是白的,一束是黃的。”

        四種鮮花藏在烏卡梅和布庫卡梅的花園里。他們特地派了許多衛兵晚上在花園里加強防守。別人是無論如何進不去的。他們想:這下兩個人必敗無疑了。

        夜里,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把松波波螞蟻———一種夜里出來,專咬嫩葉和花朵的紅色、黑色的螞蟻召來,命令他們到閻王的花園里,把紅、白、黃、藍四色花各采一束送來。松波波螞蟻遵命去了。天亮前,它們完成了任務。當兩兄弟捧著四束不同顏色的鮮花,天剛一亮就出現在閻王們面前時,他們簡直氣壞了。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們把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關進冷宮。冷宮里冰天凍地,寒氣襲人。兩兄弟躲進了一棵空心的樹洞里。第二天又神氣地出現在他們面前。

        閻王們又把他們帶進老虎成群的虎山,企圖讓虎把他們吃掉。但他們扔出了一些骨頭,老虎們爭著去撲搶骨頭,他們安然無恙地走出虎山。

        閻王們一個又一個詭計在兩兄弟面前破產了。但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也知道,閻王們是不會放過他們,一定要置他們于死地的。于是他們暗中請來了蘇魯和巴康兩預言家,對預言家說:“閻王們始終未勝過我們,但他們不會甘心,又去密謀殺害我們的新計劃。我們預感到,我們將被燒死。我們死后,如果閻王們向你們詢問如何處置遺骨的時候,請你們說:遺骨扔進深淵不好,這樣他們會復活;掛在樹上也不好,因為始終能看見死者。最好是把骨頭磨成粉,撒進泉水河里,骨灰隨著流水分散到山丘田野里就沒事了。”  
      
      
        閻王們燃起了巨大的篝火,篝火上掛著一只爐子。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被帶到篝火旁。   
      
        “我們今天來玩玩跳火。你們能在這火上面來回飛四趟嗎? ” 烏卡梅問他們。這一招很毒辣。因為如果他們說 “不行”,他們就會把兄弟倆捉起來扔到火里燒死。如果說 “行”,那他們也會在跳躍篝火時被大火吞噬。   
      
        “算了吧,別騙人了,我們知道你們要燒死我們。” 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說罷,就互相擁抱著跳進了火堆,被火燒死了。

        閻王們終于達到了目的,高興得手舞足蹈,狂呼亂叫。

        預言家蘇魯和巴康果然被閻王們請了來,詢問如何處置烏納普和伊斯巴蘭克的遺骨。蘇魯和巴康按照兩兄弟的吩咐說出了他們的意見。于是兩兄弟的骨頭被磨成了粉,撒到泉水河中。但是骨灰并未隨水流走而是沉入水底,兩兄弟在水里又復活了。

     


                                            地獄王國的毀滅

        幾天之后,地獄里出現了兩個衣服破爛,面容憔悴的奇怪少年。他們踩著高蹺,嫻熟地跳著各種各樣的舞蹈,還會變一種奇特的戲法:把東西燒了,又恢復原狀;把人殺了,又使人起死回生。惹得地獄里的大鬼小鬼們圍著他倆轉,跟著他倆跑,爭著看他倆的舞蹈和戲法。

        消息傳到烏卡梅和布庫卡梅的耳朵里,他們也想看一看,就派人把兩個少年叫來。

       “聽說你們會跳舞,還會變戲法,是嗎?” 烏卡梅問道。

       “是的,我們會一點兒。” 兩個少年彎著腰,低著頭回答。

       “那你們就表演吧,把你們所有的本事都拿出來。等一會兒會給你們報酬的。”

       “是。” 兩個少年畢恭畢敬地說。

        于是他們跳起舞來,一會兒跳猴子舞,一會兒又跳貓頭鷹舞,一會兒又唱起優美動聽的歌曲來。

       “你們變戲法吧。先把這條狗剁成碎片,再使它復原。” 烏卡梅和布庫卡梅命令道。

        少年們把狗剁成了一塊一塊,又把它們聚攏,吹了一口氣,狗就搖頭擺尾地活蹦亂跳了。

        閻王們又命令他們把屋子燒了,再恢復原樣。他們照樣做了。

       “現在你們殺一個人,但不使他死去。” 于是他們殺了一個人,舉起了他的心臟給大家看,然后又使他復活了。

        他們又叫兩個少年互相殘殺。伊斯巴拉克就把烏納普肢解了,砍下他的四肢和腦袋,扔得遠遠的。然后他說了聲 “起來”,烏納普就恢復了原狀,很快地跳起舞來。

        小鬼的閻王們驚訝極了。他們被兩個少年的高超戲法弄得神魂顛倒,迷迷糊糊。

       “來,把我們也一個個分尸吧。”烏卡梅和布庫卡梅拍拍胸膛,高聲叫道。

       “遵命,閻王老爺。” 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恭敬地回答道:

       “我們馬上就讓你們復活。”

        他們先把烏卡梅殺了,接著又把布庫卡梅殺了,但是沒讓他們復活。

        小鬼和其他的閻王一看害怕了,紛紛逃向深淵,但被螞蟻們發現,又把他們趕了回來,他們跪在地上向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求饒。

        這時,兩個少年亮出了自己的身份:“我們就是你們害死的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我們的父親烏烏納普和叔父布庫烏納普也是你們害死的。我們是來為他們報仇雪恨的。我們要把你們這些惡魔鏟除干凈,一個也不留。”
     
        接著他們宣判:“從此以后,你們的這族和權勢將不復存在,只有沙漠和野草與你們來往,你們可以帶走罪惡的人,一切聰明智慧的人不再屬你們管轄。你們再也不能去傷害人們。” 
      
        就這樣,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徹底摧毀了地獄王國。 
      
      
      
      
      
                                         空中的太陽和月亮  
      
      
        在家里,當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被殺死的時候,綠色的甘蔗枯萎了。祖母知道他們兄弟兩人遭到了不測,傷心地哭泣起來。當他們復活時,甘蔗又重新發了芽,祖母高興極了。她在甘蔗前點起了長明燈,每天祈禱祝愿孫子們平安無事。

        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又讓他們的父親和叔父獲得新生。他們一起高高興興地回了家。當老奶奶看到自己的孫子兒子一齊回來時,高興得不知說什么好。

        完成了這一切之后,烏納普和伊斯巴拉克就離開了家。

        他們遵照 “天宇之心” 神的指令,又懲罰了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的布庫卡基斯和他的兩個也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的兒子齊巴納和布拉崗之后,便隨著一陣清風,在一片燦爛的光亮之中飛上了天空,一個變成了太陽,照耀著白天;一個變成了月亮,照耀著黑夜。從此天下有了光明,再也不是迷迷茫茫,朦朦朧朧的了。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贛ICP備18016837號-5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美女脱精光隐私扒开免费观看
  • <xmp id="igwem"><menu id="igwem"></menu>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