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igwem"><menu id="igwem"></menu>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永遠的嬰兒(6-10)

    發布時間:01-31    來源:故事百科
    6、永遠的嬰兒   這天下班后,張古找到馮鯨,問他:“那個永遠的嬰兒又出現了嗎?”   “怎么了?”   “我覺得她可疑?!睆埞艑︸T鯨描述過那個詭異的男嬰。   “別疑神疑鬼。我們都進入戀愛階段了!”   “你們見過面了?”   “沒有?!?  “沒見過面談什么戀愛?”   “你太土鱉了?!?  “我不想跟你斗嘴,我只想知道那個永遠的嬰兒在網上跟你聊些什么?!?  “我們每個周二的晚上都在網上碰頭,12點,約好的。我們聊天的地點叫——三兩個人?!?  每個周二?   張古從馮鯨那里回來,在17排房看見了鎮長,他剛剛從卞太太家里出來,卞太太在后面送他。   張古:“鎮長?!?  鎮長:“小張啊,是不是和女孩子約會去了?”   張古:“你不幫我介紹,我上哪里找去呀。鎮長,到我家坐坐吧?!?  鎮長:“不去了,我還有事兒?!?  卞太太對張古說:“鎮長聽說我們收養了一個孤兒,特意來看望?!?  鎮長回頭對卞太太說:“有什么困難可以跟鎮政府說,大家一起想辦法解決?!?  卞太太:“沒什么困難,多一張嘴而已?!?  鎮長:“另外,別忘了通過正規手續給這個小孩報個戶口?!?  卞太太:“這幾天我就去?!?  濃眉大眼、平易近人的鎮長走了。   他是一個好鎮長,辦大事有魄力,對小事很細心。絕倫帝小鎮的人都很佩服他。   鎮長走后,張古問:“嫂子,我問你一件事——夜里你在家嗎?”   卞太太有點疑惑,笑了:“怎么了?”   張古馬上意識到這句話有點誤會——卞太太老公不在家,自己又是單身小伙子。他補充道:“我是問,以前每個周二的夜里你都在不在?”   卞太太說:“經常不在?!?  張古的心猛地跳起來:“你……”   卞太太有點不好意思:“玩麻將?!?  張古:“為什么非得是周二呢?”   卞太太:“有時候周四也玩。李太太,慕容太太,還有我,三缺一。另一個牌友是9排的那個話務員,她周三和周五白天休假,因此我們就在周二或者周四晚上玩,我們一玩就玩通宵的?!?  張古:“那叉呢?”   卞太太:“我把他哄睡了再走?!?  張古:“噢,是這樣?!?  卞太太:“張古,你怎么最近顯得這么神秘?連裝束都變了?!?  張古笑了笑。   卞太太:“沒事了?”   張古:“沒事了?!?  卞太太走之后,張古的心中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真的是他?   巨大的恐怖又朝張古逼近了一大步。   但是,卞太太的話并不能證明永遠的嬰兒百分之百就是那個男嬰。如果卞太太固定每個周二不在家,那么他基本上就可以肯定自己的猜疑了??墒?,她每周有兩個晚上不在家,叉為什么周四不與三減一等于幾聊呢?難道,永遠的嬰兒每個周二和三減一等于幾聊天真的是一個巧合?   這復雜的問題讓業余的張偵探難以判斷。   到了周二的12點,張古準時進入“三兩個人”聊天室,他要在屏幕上看一看那個永遠的嬰兒說些什么。   奇怪的是,他在網上轉了幾個小時,就是不見那個永遠的嬰兒出現。   張古氣得差點把電腦砸了。   天亮了,張古給馮鯨打電話:“怎么回事?她為什么沒出現?”   馮鯨:“我也不知道??赡芩辉诩??!?  張古很沮喪:“下次,你再遇見她,把你們聊天的內容給我留個記錄?!?  下一個周二,張古沒有在電腦前監視,那個永遠的嬰兒就在網上出現了。   三減一等于幾:你好!上周二你去哪了?   永遠的嬰兒:考試,臨陣磨槍。抱歉,讓你空等了一晚上。   三減一等于幾:只要你不讓我等你一千零一夜就行。   永遠的嬰兒:我不是那么無情的人。   三減一等于幾:考試過關了?   永遠的嬰兒:我老爸是當權者,走旁門。   三減一等于幾:有一天我是不是要見他?   永遠的嬰兒:私奔的話就免了這個環節。   三減一等于幾:我想先見見你。   永遠的嬰兒:還信不過我的性別呀?   三減一等于幾:一萬分地相信。每次你出現,我的機器都有香氣。   永遠的嬰兒:媽媽說,我的眉毛很漂亮。   三減一等于幾:外貌和靈魂有什么聯系嗎?   永遠的嬰兒:丑人內心肯定險惡。   三減一等于幾:我不茍同你。   永遠的嬰兒:你會上當的。   三減一等于幾:你為什么叫這個名字?   永遠的嬰兒:我喜歡嬰兒呀。   三減一等于幾:充滿母愛?   永遠的嬰兒:你不喜歡嗎?   三減一等于幾:我可能只喜歡自己的孩子。   永遠的嬰兒:你母親就是你前世的嬰孩。你的嬰孩就是你來生的母親。   三減一等于幾:真讓人感動!   永遠的嬰兒:這跟輪回不是一回事。   都是類似的對話。   換了別人早灰心了。但是張古沒有松懈,他字斟句酌,一直往后看。最后他們說——   三減一等于幾:這個聊天室就剩下咱們兩個人啦。   永遠的嬰兒:這個世界就剩下咱們兩個人啦。   三減一等于幾:我喜歡這樣的寧靜。   永遠的嬰兒:有點冷。   三減一等于幾:你是寂寞。   永遠的嬰兒:離開吧。   三減一等于幾:再聊一會兒唄。   永遠的嬰兒:你答應我,以后不要對任何人披露我們的交往。   三減一等于幾:沒有的事??!   永遠的嬰兒:再見?!?  從這些對話里似乎看不出什么來。   難道這個永遠的嬰兒真是一個女孩?網上比這更奇怪的名字多如牛毛。   只是,她最后說的那句“以后不要對任何人披露我們的交往”讓張古感到駭異。7、井   慕容太太的丈夫是個軍人。   他的駐地在草原上。那地方很遠,好像叫什么紅格爾。他現在不夠級別,還不能帶家屬,夫妻倆只好兩地分居。   他一年探一次家。   迢迢出生以后,只見過爸爸一面。   迢迢出生時才3斤重,身體狀況一直很不好。她厭食,經常生病。慕容太太帶她到醫院看過很多次,沒什么實質性的病,就是體質弱。   全家人把迢迢當成掌上明珠,特別嬌慣,她要什么給什么。全家人包括迢迢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   這一天,慕容太太把那個男嬰抱回了家。沒想到,迢迢見了那個男嬰,“哇”地一聲大哭起來,使勁朝媽媽身后躲,極其恐懼的樣子。   她已經會說一點點話,她一邊大哭一邊指著那個男嬰,驚駭地說:“媽媽媽媽,打!打他!”……   “你這孩子,怕什么呀?”慕容太太不解地問。   “打!打他!”迢迢哭得更厲害了……   那天,迢迢一直躲避那個男嬰,一直哭鬧不止,怎么哄都哄不好。   慕容太太很著急,她弄不明白,迢迢怎么見了這個男嬰之后就像受到了巨大驚嚇似的?   過了幾天,迢迢似乎好了點,不再哭鬧了,但是她還是不肯跟那個男嬰玩。   又過了幾天,迢迢勉強跟那個男嬰在一起玩了,卻沒有消除對他的排斥,什么玩具都不讓他碰。   一次,為了搶奪一個布娃娃,他倆打起來。慕容太太急忙過來把男嬰抱到一旁。   布娃娃到底落在了男嬰的手里。   迢迢哇哇大哭,她指著男嬰還是說:“媽媽媽媽,打,打他!”   慕容太太又拿來一個布老虎,塞給迢迢:“迢迢乖,玩這個?!?  迢迢哭得更厲害了,指著那個男嬰說:“打!打他!”   慕容太太沒辦法,就過來對男嬰說:“妹妹哭了,你把這個布娃娃給她,聽話?!?  男嬰不說話,把布娃娃扔在了地上。慕容太太撿起來,吹了吹灰土,給了迢迢。   迢迢委屈地拿起布娃娃,一個人玩去了。   慕容太太把男嬰放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找了一個動畫片,說:“咱們看電視,看動畫片,可好看了?!?  迢迢蹣跚地走過來,“啪”地閉了電視。然后,她敵意地看著那個男嬰。她這幾天剛剛學會開關電視機。   男嬰指著迢迢,對慕容太太“嗚嗚咿咿”地說著什么,好像在告狀。   慕容太太又打開電視,對迢迢說:“迢迢,你這樣做是不對的?!?  迢迢很犟,又一次閉了電視。   慕容太太嘆口氣,強行把迢迢抱到臥室去。她回來正要為男嬰打開電視,就傳來迢迢驚天動地的哭聲。   沒辦法,慕容太太只好說:“叉,咱不看了?!?  男嬰老老實實地坐在沙發上……   晚上,慕容太太把迢迢放在自己的左邊,把男嬰放在自己的右邊。   迢迢還在吃奶。她扒開媽媽的內衣,小嘴裹住媽媽的一只奶頭,吸吮。   男嬰在另一邊老老實實地看。   慕容太太的心中有一點難過,就問:“叉,你吃嗎?”   男嬰還在看,他的嗓子微微動了動。   慕容太太用一只胳膊把他的腦袋抱起來,讓他吃另一個奶頭。   迢迢大哭,奮力推男嬰。推不走,她就狠狠撓了他一下。那男嬰的小臉上立即就有了幾條指甲印,慕容太太嚇得趕快把他推開了。   男嬰仍然沒有哭,他愣愣地看迢迢。   慕容太太對迢迢說:“你怎么能欺負人呢?壞孩子!”   迢迢哭得更委屈了,蹬著腿。   慕容太太只好抱住她:“好了,別哭了,媽媽不說了,不說了還不行嗎?”   迢迢還在哭。   慕容太太說:“你要什么?媽媽都給你?!?  迢迢想了想,止住了哭,抽抽搭搭地說:“我要吃糖!”   不管怎么嬌慣,平時慕容太太從不給迢迢吃糖,她天生氣管就不好,總咳嗽。   慕容太太嚴肅地擺擺手:“就是不能吃糖,牙會黑的?!?  迢迢又張開嘴大哭起來。   慕容太太:“好吧,小祖宗,我給你拿去?!闭f著,她下床拿了一顆糖,剝開,遞給迢迢。   迢迢吃了糖,好像心滿意足了。心滿意足了一陣子,她又看見了男嬰,立即不高興了,用手做著打他的動作,說:“不要!不要!”   “好,不要他?!蹦饺萏贿呎f一邊伸手把燈關掉,說:“那個小孩走了?!?  迢迢沒有懷疑,她幸福地抱住了媽媽……   睡到半夜,起風了,窗戶被吹得“啪啦啪啦”響。   迢迢在睡夢中又好像受到了什么驚嚇似的哭鬧起來。慕容太太被驚醒了,她抱起迢迢輕輕地悠,為她哼著搖籃曲??墒撬€是哭,嘴里含糊不清地喊著:“媽媽媽媽,打!打他!……”   房子里漆黑。慕容太太有點瘮。   最近,慕容太太總想,迢迢這樣霸道,不容人,長大怎么辦?   其實,她的擔心是多余的,大約半個月之后,迢迢就和男嬰玩到一起了。   慕容太太正在為戍邊的老公織一件毛衣。她抬頭看窗外,迢迢正和男嬰一起追氣球。那是一只綠色的氣球,而迢迢和男嬰都穿著紅色的衣服,一幅鮮艷的孩童嬉戲圖。   迢迢在咯咯笑,男嬰也在咯咯笑。天瓦藍瓦藍的。   慕容太太感到生活很美好。   當她又一次抬起頭的時候,卻嚇得大驚失色——兩個孩子追隨那只綠色的氣球,跑到了院子外的井邊!   那井是17排房的公共汲水點。   迢迢離那井只有一尺遠,一轉身就會掉下去。而那個男嬰正趴在井邊朝里望。   慕容太太想喊又不敢喊,她不敢驚嚇他們。她屏著呼吸向兩個孩子走去,一邊走雙腿一邊不停地抖。   她悄悄來到他們身邊,猛地把男嬰抱起來,又用另一條胳膊夾起迢迢。   回到屋子里,慕容太太把兩個孩子狠狠訓斥了一番。   迢迢大哭。那個男嬰則嚇得縮到屋角,老老實實地看著慕容太太……   自從這次以后,迢迢和男嬰再也不敢去井邊玩了。   慕容太太的家沒有電腦。小鎮有電腦的人家極少。   張古覺得,這下終于可以弄清楚永遠的嬰兒到底是誰了。   他打電話問馮鯨:“最近,那個永遠的嬰兒還在網上跟你碰頭嗎?”   馮鯨:“沒有啊?!?  張古:“這就對了?!?  馮鯨:“為什么?她說她又要考試?!?  張古:“那是騙你——永遠的嬰兒最近到慕容太太家了,慕容太太家沒有電腦!”   馮鯨:“真嚇人?!?  張古:“不信走著瞧,你的美眉最近不會有任何消息?!?  可是,過了幾天,馮鯨卻給張古打來電話,他笑著說:“你別亂猜疑了。昨天,我們又聊了半宿?!?  張古動搖了:真的是自己搞錯了?   如果永遠的嬰兒真的是那個男嬰的話,只有一種可能:他在周二的夜里,等慕容太太和卞太太都去打麻將的時候,悄悄潛入卞太太的家,進入那個另類世界和三減一等于幾碰頭——小鎮很安寧,夜不閉戶是經常的事。   張古想象:   在這個人聲鼎沸、陽光普照的人世間,陰暗潮濕冰冷的男嬰很孤獨。   在這個世界上,平等的人們都擁有話語權,所有人都在“呱唧呱唧”說話,有人說的是良言,有人說的是廢話。只有他不能說,一個字都不能說,他只有耳朵,天天聽別人“呱唧呱唧”。   只有在網上,在那個隱形的虛擬世界里,他才敢撕破嬰兒的表皮,開口說話。   在這個世界里,只有三減一等于幾一個人和他聊天。   前一段時間,男嬰沒有電腦了,他像吸血鬼好長時間沒有喝到血一樣,臉色紙白,奄奄一息。最后,他終于熬不住了,趁卞太太不在,偷偷溜進她的家……   張古覺得,假如這種猜測成立,那么就說明這個男嬰還曾經潛入過自己的家,隨身聽里那個嬰兒古怪的笑聲就是佐證。   張古走到房間外,深深吸了一口陽光。   陽光暖洋洋,讓人心里很踏實。這一刻,張古又對自己的想象表示懷疑了。   的確,他的一切不祥預感僅僅是預感而已。到目前為止,小鎮很太平,沒出什么事。沒有人莫名其妙地死亡,沒有地震,沒有瘟疫,沒有誰瘋掉……只是他的隨身聽里出現了莫名其妙的聲音,那算什么事呢?鬼知道是不是周德東的盒帶出了什么問題!說不準,就是馮鯨搞的鬼呢。這個鬼東西不是還用“三減一等于幾”這個算術題嚇過自己嗎?   慕容太太抱著那個男嬰溜達過來。   天很藍,云很白,風很輕。在這樣好的天氣里,連仇人都會相親相愛。   她跟張古打招呼:“沒上班呀?”   張古笑了笑,說:“休假?!?  她停到張古跟前,放下那個男嬰。   地上有幾只雞雛在覓食。那個男嬰穿著開襠褲,興奮地揮動小手,“嗚咿嗚咿”地叫。但是,他站在原地,不敢靠近那些雞雛一步,只是做出打的樣子向那些小生靈示威。   慕容太太喜滋滋地看著他說:“這孩子很聰明,剛來的時候根本不會玩積木,現在他都能摞很高了?!?  接著,她情不自禁地講起他的一些充滿童趣的小故事,她覺得十分好玩,講著講著自己都笑起來。   張古不覺得有多好玩,不過,這時候他覺得叉真的是一個嬰兒。   迢迢對男嬰的排斥一直沒有根除。   她經常為搶奪一個電動汽車,或者開關電視機,把男嬰撓出血。   可是,男嬰沒有打過迢迢。他的個頭比迢迢高一點,他的力氣也應該比迢迢大,但是他從來不還手。迢迢撓他,他就朝后縮。   大家都夸男嬰懂事。   迢迢的驚嚇一直沒有平服,夜里她還是沒完沒了地哭,嘴里喊著:“媽媽,打!打他!”……   慕容太太把迢迢對男嬰的排斥當笑話講給大家。孩子的事情,沒有人太在意。   只有一個人聽了后感到很驚怵,他就是張古。   他的腦海里突然迸出一個可怕的假想:小鎮上并不是只有一個男嬰,而是有兩個,明處有一個,暗處還有一個?;蛘呤且粋€在外面,一個在里面!迢迢一定是看見男嬰身后擋著的那個了,或者她一定是看見男嬰里面包藏的那個了……   他為這個假想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上次,慕容太太跟李太太到城里去,買回了一塊布料,蔥綠色,很鮮嫩,她想用它縫制一條連衣裙。   最近,老公要探家,她要打扮得漂漂亮亮。   喂飽了兩個孩子,慕容太太在床上擺了一堆玩具讓他們玩,然后,她拿出那塊布料,出門到連類的服裝店去了。   只有一百米遠,她把布料送過去,再量量身體的尺寸,用不了10分鐘。   連類把她的家隔成兩個房間,外面做服裝店。通過一個門進去,就是連類的生活空間。   慕容太太進了服裝店,連類沒在。慕容太太朝里面喊了一聲:“連類!”   沒有人應。   她又喊了一聲:“連類!”   還是沒有人應。   她只好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又喊了一聲:“連類,你在嗎?”   這次,她聽見連類在里面說話了:“是慕容太太嗎?你等一下?!?  慕容太太就沒有走。大約過了5分鐘,連類才走出來。慕容太太覺得里面好像還有一個人。她感到很奇怪:連類在里面干什么呢?   慕容太太:“連類,我來做一條連衣裙?!?  連類掩飾著自己的不自然,說:“這布料真漂亮,挺貴吧?”   慕容太太:“其實很便宜的?!?  連類四處找軟尺。她好像有點心不在焉,反復在一個地方翻了好幾遍。   終于找到了。她開始為慕容太太量身。慕容太太叮囑她不要做得太瘦……   然后,慕容太太就回家了。   她家的院子很寧靜,和平時一樣。悲劇沒有任何征兆。   她走進屋子,看見那個男嬰還在床上玩玩具。他使勁地揪著一只玩具兔子的耳朵,好像要把那耳朵揪下來。   迢迢不見了。   慕容太太就有點發憷。   她急步到各個房間看了看,沒有!地窖里,床底下,窗簾后,衣柜中,都沒有。她傻了:“迢迢!——迢迢!——”   沒有回音。   她跑到院子里,院子里空空蕩蕩?!疤鎏?!——迢迢!——”   她的眼睛一下就看到了那眼井。她幾乎在那一刻斷定了心愛的女兒就在那里面。   她的腿劇烈地抖動起來,費好大的力氣才邁開步子。   來到井邊,她朝里望去,一眼就看見了那紅色的衣服。那是她的女兒。她好像是頭朝下掉下去的。   慕容太太一下就癱倒在地,嚎叫道:“救命?。。?!——”   李麻是第一個跑過來的。   鄰居們很快都跑過來了。   李麻腰上系著繩子,迅速下到井底,把可憐的迢迢抱上來。   迢迢的肚子不大,她沒有喝多少水,她是被嗆死的,鼻孔滲出幾滴黑黑的血。她額頭的血多一些,那是掉下去磕的。   她已經死了。慕容太太當場昏過去。   大家趕緊掐她的人中,忙乎半天,她終于醒來了,抱緊迢迢號啕大哭,又背過氣去……   迢迢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來了,他們肝腸寸斷,哭成一團。那情景極為凄慘。后來,迢迢的尸體被放在她自己的小床上。   鄰居們靜默而立,所有的女人都哭了。   那個男嬰好像第一次見到這種場合,第一次見到這么多人,他老老實實地縮在床角,膽怯地看著這一切。   張古也在場。他在痛苦地思索:這男嬰到底有幾個?   出事了,慕容太太家沒有人照顧男嬰,就把他提前送到了李太太家。迢迢的爸爸接到了電報,很快飛回來。這個可憐的人,他只和女兒見過一面。他椎心泣血,一言不發,默默地處理著后事。迢迢的骨灰撒在了那個井里。17排房的居民一起動手把那個井填了,它成了迢迢的墳墓。大家不可能再飲用溺死迢迢的水。又鑿了一眼井。迢迢的爸爸破例在家多呆了一些日子,陪太太。她從早哭到晚。8、鬼沒 大家都認為慕容家的事屬于意外之災。沒有人警惕。   除了張古。   張古除了戴著鴨舌帽,墨鏡,叼著煙斗,又配了一個文明棍。   他不能斷定一切都是那個男嬰干的,他不能斷定那個男嬰到底是什么,他不能斷定17排房到底有幾個男嬰,但是他越來越明顯地感覺到來自那個男嬰的一股喪氣。   這喪氣彌漫在小鎮上空。   這天,張古看完電影回家,在月色中,在溺死迢迢的井的原址上,他看見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還在動,好像是一個小小的嬰兒。   張古倒吸一口涼氣:難道是迢迢不散的冤魂?   他停下腳步,仔細看,隱隱約約好像是他!   他???   他好像也看著張古。   過了一會兒,他跑到柵欄前,靈巧地越過去,不見了。他跑得特別快,十分地敏捷。   張古快步來到李麻家的窗前,看見那個男嬰正在地上專心致志地玩積木。他確實已經摞得很高了,像一個奇形怪狀的房子。   張古悄悄退回來。   張古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是不是李麻家的大貍貓?是不是野地里竄來的狐貍?   如果真是男嬰,是哪一個男嬰?   張古和警察鐵柱是同學。   他決定和鐵柱談一談,以私下的方式,向他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二天晚上,他去了鐵柱家。   鐵柱家挺窮的。張古自己帶去了一包好茶。   他竹筒倒豆子,都對鐵柱講了——他眼睛看到的一切,他心里猜想的一切。   鐵柱的腦袋搖得像撥浪鼓:“那個孩子?不可能!”   張古:“我覺得就是他?!?  鐵柱:“你是說他是鬼?”   張古:“假如他真是鬼我也許還不會這樣害怕?;钜姽?,那算我開眼了——最可怕的是我不知道他是什么!”   鐵柱:“我認為你是恐怖片看多了,精神受了刺激?!?  張古:“還有一種可能,我想過很多次了——這個男嬰是正常的,還有一個我們無法看見的另一個男嬰……”   鐵柱趕緊說:“張古,你別說這件事了,換了頻道吧,別嚇得我夜里不敢撒尿?!?  不管張古怎么說,鐵柱就是不信。   后來他們又聊了一些鎮政府大院里的事。   張古10點多鐘離開了鐵柱家。   他剛一出門,就被土坷拉絆了一下,差點摔倒。他在趔趄的一瞬間,看見   面前有一個黑影,那黑影明顯想躲避,卻沒有來得及。   張古站穩了,看清那黑影正是收破爛的老太太。她鬼鬼祟祟地站在鐵柱家房子的陰影中,不知要干什么。   她和張古兩個人愣愣地對視了片刻,終于,她低下頭去,匆匆地離開了。   張古暗暗地想:這個老太太在跟蹤我嗎?難道,她真的要收我的頭發?   這天,張古在辦公室里給馮鯨打電話。   張古:“最近那個永遠的嬰兒和你接頭了嗎?”   馮鯨:“上個周二我們聊了很久?!?  張古:“你這家伙,怎么不告訴我?”   馮鯨:“我覺得你都走火入魔了?!?  張古:“為什么?”   馮鯨:“你看看你,戴著鴨舌帽和墨鏡,叼著煙斗,拄著文明棍,懷疑這懷疑那,你想當偵探都快瘋了。醒醒吧兄弟!”   張古:“是你們該醒醒了?!?  馮鯨突然問:“你有沒有覺得我很恐怖?”   張古氣囊囊地說:“自從你問我三減一等于幾,我還真覺得你很可疑?!?  馮鯨:“你連這個問題都害怕,那你可怎么活下去呀?有人問你口袋里有多少錢,你害怕嗎?有人問你什么時候過生日,你害怕嗎?有人問你去北   京怎么走,你害怕嗎?……”   張古:“這些都跟你那個問題不一樣?!?  馮鯨:“下次我保證對你說的所有話都不帶問號?!?  張古:“你告訴我,永遠的嬰兒又說什么了?”   馮鯨:“我對她講了那個男嬰的事,剛剛開頭她就不讓我講下去了,她說她害怕?!?  張古:“還有呢?”   馮鯨:“我不想再對你說了。而且我們已經約定好,以后在網上聊天的時候隱藏對話,任何人都別想偷看?!?  張古:“馮鯨,你能不能要求和她見個面?”   馮鯨:“她家住在江南一個風景秀麗的小城,八千里路云和月,說來就能來呀?”   張古:“那你讓她給你發一張照片總可以吧?”   馮鯨:“假如她是假的,弄一張照片蒙混過關還不容易?即使她過去對我說她是萊溫斯基都沒什么問題?!?  放下電話之后,張古發覺身后站著一個人。他被嚇了一跳,定睛一看,原來是劉亞麗。她怎么不聲不響?   劉亞麗笑了一下:“什么永遠的嬰兒?你說的怎么跟黑話似的?”   張古:“一個網友?!?  劉亞麗引開話題:“鎮長要下鄉檢查各個村的小學校,讓我跟他去做一下記錄。你給安排一下車?!?  張古:“好吧?!?  劉亞麗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張古愣愣地看著她的背影?,F在,他覺得很多人都可疑。   李太太家,慕容太太家,連類家,都沒有電腦。只有卞太太家有電腦。   張古在心中打定了一個大膽的主意。   這個周二,天黑之后,他在卞太太家的院子里埋藏起來。他要親眼看見,那個男嬰怎么溜進卞太太家,怎么操作電腦……   卞太太她們今夜照常打麻將,還是那四個人。   慕容太太的老公回部隊了。慕容太太還沒有從悲傷中徹底解脫,打麻將成了她惟一的消遣。   卞太太家的院子里有一個小花圃,旁邊有一個澆花的水缸,很大。張古就藏在那水缸的后面。   直覺告訴張古,男嬰今夜一定會來。   他要說話,即使是以一個虛假的形象說話……   天很黑,風很大,花草瑟瑟。那條總在張古家門口叫的狗又叫喚起來,它的聲音好像很遙遠。   張古時不時回頭看一眼溺死迢迢的那個地方——盡管他很愛迢迢,可是仍然覺得有點瘆。   卞太太家的門一直沒有動靜。   張古一邊緊張地盯著那扇門一邊緊張地想象……   那個男嬰在夜色的掩護下出現,他靈敏地溜進卞太太家門……   他沒有開燈,而是麻利地打開電腦,上網,進入聊天室,用手指一行行說話……   卞太太的房子里很黑……   電腦屏幕的光射在男嬰的臉上,十分蒼白,很恐怖……   男嬰說:我的眉毛很漂亮……   一個黑影突然從張古的眼前跳過去,他嚇得一哆嗦。那黑影叫了兩聲:“喵——喵——”   他松了一口氣。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風越來越大。那條從來不露面的狗好像永遠不睡覺,它依然孤獨地叫著:“汪!汪!汪!”   張古想回家,把所有的窗子關嚴,睡大覺。   想歸想,他還是咬咬牙挺下去了。他發誓,今夜他一定要看到真人,查出真相,聽到真話,找到真知。   他裹緊外衣,死守。   睡意一次次襲來,他幾次都差點睡過去。每次,他激靈一下醒過來,第一個反應都是回頭看一眼溺死迢迢的地方,然后再轉回來看卞太太家有沒有什么情況。   直到天一點點亮了,那個狡猾的家伙并沒有出現。   張古再藏下去沒有意義了,因為太陽已經一點點照到他的屁股上。   他在心里憤憤地罵起來,不知是罵那個男嬰,還是罵自己。然后,他哈欠連天地站起身,回家了。   進了門,張古馬上給馮鯨打電話,他要證實一下昨夜永遠的嬰兒沒有在網上出現。電話響了很久,才有人接。   張古:“是馮鯨嗎?”   馮鯨:“你搗什么亂?這么早打電 (此處少了一些字兒)9、根除  幾個月過去了,那個男嬰的個頭似乎沒有長。他還是不會說話,還是不哭。偶爾,他咯咯笑,他的笑有點怪,臉上像涂了膠水,干巴巴的。李麻甚至懷疑他是個啞巴。不過,他沒有放棄教他說話。   “爸爸!”李麻說。   叉傻乎乎地看著他:“嗚咿?!?  “媽媽!”李麻又說。   叉:“嗚咿?!?  熊熊被逗得咯咯直樂,學他:“嗚咿——我看你像個嗚咿?!?  李麻和太太都是性欲很旺盛的人,他們幾乎每天夜里都熱火朝天地做愛。   李麻為了美好的夜生活更加美好,專門為叉打造了一張小床,把他和熊熊都放到另一個房子睡。   這天,李麻的朋友結婚,他去喝喜酒。那個朋友離異,是第二次結婚。   李太太知道李麻貪杯,他走的時候,她特意囑咐他:“你千萬少喝酒啊?!比缓笏N在他耳邊說:“只要你不喝醉,今夜我好好伺候你?!?  天黑了,李麻還沒有回來。   李太太知道,他回來還早呢,他每次出去喝酒都是這樣。正巧這天是周四,又可以湊齊人手打麻將了。她把熊熊和叉哄睡,出去了。   幾個女人在卞太太家又壘上了長城。   大約快半夜的時候,李太太有點不安。李麻能不能醉倒在半路上?結婚的這個人是李麻最好的朋友,他一定會爛醉如泥的。   李麻長這么大第一次喝這么多白酒——兩瓶,60度草原白。   他第一次在酒后這么強烈地想老婆。   他是被新郎攙扶出來的。他當時心里還清楚,死活不讓新郎送,自己踉踉蹌蹌回家了。李麻不管喝多少酒,他都能自己走回家,特別神。   而今天,他走不了了,他是爬回來的。   好在他找到了家門。他爬過門檻,爬上沙發,昏睡過去,鼾聲如雷,用棍子都打不起來了。   李太太越來越擔心。終于,她隱隱約約聽見一聲慘叫。   是李麻的聲音!   她把麻將一推,對那三個女人說:“好像有動靜,我得回家看看,你們等等我??!”然后,她三步并兩步地朝家里跑去。   果然,她聽見了李麻痛苦的喊叫聲,越來越清晰。   她沖進房子,打開燈,看見老公雙手捂著褲襠,嗷嗷地叫。他臉上的肌肉都扭曲了,像要死了似的。他的雙手間流著紅紅的血,觸目驚心。   李太太驚慌失措:“怎么了?你怎么了?”   她掰開李麻的手,看見老公褲子上的拉鏈開著,血淋淋的——他的陽具被人割掉了。李太太的脊梁一下就斷了,她跌跌撞撞地跑出去,大喊:“來人哪!快來人哪!”   鄰居們很快都起來了,跑進李麻家。   張古反應最為敏捷,在大家亂成一團的時候,他已經打電話叫來了小鎮惟一的一輛出租車——大尾巴吉普,把李麻的兩部分都放到車上,向小鎮醫院急馳而去。   急診。   值班醫生為李麻做了必要的處置,由于設備和技術問題,他們讓家屬立即把李麻送到縣醫院去。   李太太緊緊抱著不幸的老公,連夜趕往縣醫院。那驚天動地的引擎聲漸漸遠去,終于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中。目擊真相的星星緘默不語。   鐵柱及時趕來。   他在現場嚴密地勘察了一番,沒有任何收獲。   他懷疑兇器是李麻的那把削骨如泥的殺豬刀??墒?,這個懷疑很快被否定了,因為那把殺豬刀正正當當放在李麻家的天花板里,那是怕熊熊夠到。鐵柱登梯子把它取下來,看見它干干凈凈,沒有一絲血跡。   接著,鐵柱詢問了一些相關的人,做了筆錄。   第二天,鐵柱又來到縣醫院,向李麻詢問當時情況。   李麻說:“我醉得不醒人事,只感到好像下身被什么咬了一下,咬得特別狠,當時也沒出聲。等我迷迷糊糊地爬起來,用手摸了摸,才發現自己的家伙沒了,還有血,這時候才感到痛,叫出聲來?!?  鐵柱:“你肯定你是在到家之后被割的?”   李麻想了想:“差不多?!?  鐵柱:“當時有沒有發現身旁有什么人?”   李麻:“沒有?!?  總共就問出這么多。   鐵柱感到這事情很詭譎,很詭詐,很詭秘。那個兇手是一個高手,他手起刀落,斬草除根。他無聲無息,無影無蹤……   李麻的陽具永遠地沒有了,他被一個看不見的人繳了械。   鎮上人都在傳說這件事。   有人猜:李麻喝醉了,到哪里去調戲女人,被人家的男人給割了;有人干脆猜測是他喝醉了自己割的。   無論是誰割的,一個重要的物證都不可缺少——刀,可是,竟然一直沒有找到那把至關重要的刀。   半個月后,李麻夫妻回來了。這段時間,熊熊和叉一直由慕容太太照看。   李麻的男人陽剛之氣似乎一下就泄光了,他的臉色蒼白,走路弓著腰。而李太太則滿臉憔悴,一下老了十歲。   她追悔莫及,假如,那天她不去打麻將,而是在家等他,那么就不會出這橫事……   她的幾個牌友都來了。她們是女人,對這種事不好多說什么。她們很愧疚,假如那天晚上她們不拉李太太打麻將……   那個正在度蜜月的新郎也領著新娘來了。他們也滿懷歉意,假如那天不讓李麻喝那么多酒……   李麻很爽快:“這事兒誰都不怪,命中注定的。反正我已經有兒子了,沒什么大不了的!”接著他又笑著說:“而且是兩個兒子?!?  大家散去后,張古出現了,他極為關注這個事件。   張古:“李大哥,你仔細回憶一下當時的情況?!?  李麻:“當時就是那樣。我實在是喝醉了?!?  張古:“你自己覺得可能是誰干的呢?”   李麻:“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我甚至懷疑……是被狗咬下來的?!?  張古覺得這倒有可能——李麻爬到了家門外,解開褲子撒尿,一條惡狗撲上來,一口把那東西給咬去了……   但是,張古并不死心——那個男嬰在哪里,哪里就出事,太怪了。   張古又說:“你走在路上的時候,看沒看見身后有什么跟隨?或者,聽沒聽到身后有什么動靜?你到家之后,房間里有沒有什么異常情況?”   李麻想了半天,說:“確實沒有?!?  “別急,再想想……”   “……在出事之前,我好像做了一個夢?!?  “什么夢?”張古警覺起來。   “我夢見了一個小孩子,圍著我轉來轉去,讓我抱他……”   張古的心一下又懸起來了。   張古有多次類似的經驗:   比如,一次他白天睡著了,耳邊的收音機沒有關,那里面播放的內容就變成了他夢中的內容,但是多少有點變形。當時收音機里播送農村小麥豐收,他就夢見他來到金燦燦的麥地,農民很爽快,對他說,你拉一車走吧……   再比如,一天傍晚,他睡著了,媽媽一直在他前面的沙發上織毛衣,偶爾還走到他腦袋前取什么東西,他隱隱約約都看到了。他夢見媽媽一邊織毛衣一邊說:這是我給你織的最后一件毛衣了,以后我想織都織不成了,眼睛跟不上了……   出事前,李麻偏偏夢見了一個小孩子,他在黑暗中圍著李麻轉來轉去…… 10、誰都別想離開   其實,不僅僅是張古感到了不祥,卞太太也感到了不祥。   她想起,這個男嬰莫名其妙就出現在小鎮上;她想起,這個男嬰在張古家過了一夜,張古的錄音機里就有了古怪的哭聲;她想起,這個男嬰放在慕容太太家,迢迢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她想起,這個男嬰放在李麻家,李麻就不明不白地殘廢了……   現在,只剩下她家沒有出事了。   下一個,就輪到她家了?   這天早上,卞太太給老公打了一個長途電話,她要他馬上回來。她老公叫卞疆。   他說:“生意正忙,我回不去?!?  卞太太:“家里要出大事了!”   他問:“怎么了?”   她就在電話里把17排房發生的事對卞疆講了一遍。   他朗朗地笑了:“難道這些事都是那個嬰兒干的?”   卞太太都快哭了:“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覺得在那個嬰兒的背后好像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  他輕輕地說:“好了,我馬上回去?!?  果然,次日上午,卞太太就看見老公風塵仆仆地走進了家門。   卞疆是個商人,他除了錢,什么都不相信。其實,他回來只是想給無助的太太一個安撫。不管她把那個男嬰說得多可怕,他都淡淡地笑。   但是,卞太太堅決要搬家。   卞疆:“一點必要都沒有?!?  卞太太:“要不,你就別做生意了,回來天天陪著我?!闭f著,她的眼睛就濕了。   卞疆想了想,說:“好吧,搬家。我給你買鎮上最好的房子?!北寮彝τ绣X,在小鎮算是首富了。   卞太太:“我要住樓。開糧店的霍三九剛剛蓋了一棟,二層的,他家要搬到城里去,這幾天他正在賣呢。那樓在鎮南,離這里最遠?!?  卞疆:“我們現在就去看房子?!?  夫妻倆來到鎮南,看了看那棟二層的樓,很滿意。只是價錢太高了。他們和房主談了談,對方一口價,不減。   卞疆有點猶豫——要買下這房子,基本上就花掉了他家全部的存款??墒?,卞太太說什么都要買。卞疆拗不過她,一咬牙,成交了。   雙方約定三天后交錢。   在回家的路上,卞太太心情特別好,她就要離開可怕的17排房了!   當天下午,卞疆和太太就到銀行把錢取出來了。鼓溜溜一提包人民幣。   他們剛回到家,就聽見李太太在外面喊:“卞太太,我把叉給你送來了?!彼哪_步聲很響,“噔噔噔噔”進了院子。   卞太太有點緊張地看了看老公。卞疆雖然不相信太太的懷疑,但是這兩天太太一直對他描繪那個恐怖的嬰兒,耳熏目染,此時他也有點發憷。   李太太抱著那個男嬰進了門。   卞疆直盯盯地看那個男嬰。他在李太太懷里專注地吃著一根冰棍,吃得很不干凈,嘴邊臟兮兮的。   李太太大聲說:“喲,卞疆,你回來了!”   卞疆一邊把那裝錢的提包放進床頭柜一邊說:“在外面跑累了,回來歇一歇?!?  李太太:“好好歇一歇吧,賺錢還有夠?”   卞疆:“也沒賺多少錢?!?  李太太把男嬰放到床上,對卞疆說:“瞧,你家多了一個兒子?!苯又?,她對卞太太說:“輪到你家了?!?  卞太太假裝親近地摸了摸男嬰的臉蛋,說:“好的,你放心吧?!?  卞疆一直在看那個男嬰,他覺得這個孩子除了長得有點丑,似乎很正常,不像他想像中的那樣。   李太太說:“那我走了?!?  卞太太:“坐坐唄?”   李太太:“我還得去屠宰廠取下水?!?  李太太走后,卞疆抱起了那個男嬰,試探著逗他玩:“叉——叉——嚕嚕嚕嚕嚕嚕!”   他竟然被卞疆逗得笑起來。   卞疆小聲對太太說:“這孩子沒什么?!?  太太瞟了那個男嬰一眼,欲言又止。   后來,卞疆把他放在沙發上,讓他自己玩玩具,他跟太太一起去做飯了。   在廚房里,卞太太小聲說:“你不要當那個孩子的面說什么?!?  卞疆:“他聽不懂?!?  卞太太:“我總覺得他什么都聽得懂?!?  卞疆:“咳,你別自己嚇自己了。今晚,我摟他睡?!?  卞太太:“別!我害怕。不管他到底是什么,咱們小心點總不是壞事?!?  卞疆色迷迷地說:“那我就摟你睡?!?  吃晚飯的時候,叉狼吞虎咽,吃了很多。他還是不吃肉,專門吃青菜。   卞太太一邊吃一邊冷冷地看著他那似乎很無辜的眼睛……   晚上,卞疆躺在這個男嬰身邊,哄他睡覺。他輕輕拍著他,唱著搖籃曲:“小寶寶,真乖巧,靜靜睡著了……”   男嬰靜靜睡著了。月光照在他的臉上,有點陰虛虛。他的身上被各種猜疑纏繞著,就像毛發一樣,里三層外三層,越來越看不清他的實質。   卞疆把他抱起來,放在了里屋的床上。這期間,卞太太覺得那房款放在床頭柜里不安全,又把它塞到了沙發底下。   夫妻倆鉆進被窩。   卞太太在黑暗中輕輕說:“你別睡啊?!?  卞疆:“為什么?”   卞太太:“我睡著了你再睡?!?  卞疆:“好,我等你。你睡吧?!北褰f著,摟緊了太太。   那個男嬰睡的屋子杳無聲息。   過了一陣子,卞太太輕輕問:“卞疆,你是不是睡著了?”   “沒有,等你呢?!北褰诤诎抵姓f。   又過了一陣子,卞太太又輕輕說:“卞疆……”   他沒有聲音了??謶忠幌掠可媳逄男念^……天亮了。吃過早飯,卞疆要去交房錢。   他打開床頭柜,沒看見那提包錢。卞太太正不情愿地喂那個男嬰吃飯。她說:“我移到沙發底下了?!?  卞疆彎腰看沙發底下,說:“沒有啊?!?  卞太太說:“不可能?!?  她放下飯碗,來到沙發前,找了半天,什么都沒有!她傻了。   卞疆說:“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放在沙發下了?”   卞太太帶著哭腔了:“就是??!”   說完,她發瘋地把沙發跟前的東西翻了個底朝天。最后她一下跌坐在地上,眼淚嘩嘩淌下來。卞疆也傻了。   他們全部的積蓄,都不見了。那個男嬰坐在桌前,靜靜看著他們。卞太太感覺他好像在說:你們走得了嗎?她的眼里幾乎噴出了怒火,她想朝他大吼一聲:滾!——但是終于沒有吼出來。   她怕他。   卞家被鎖定在了17排房。   誰都別妄想離開這里。   卞疆的心情極其糟糕。那些錢是他多年來一分一文積攢起來的。那是他的血汗錢。   他越想越覺得這件事情很蹊蹺。難道那錢插翅飛了?難道暗中真有人不允許他們離開17排房?   他百思不得其解。   男嬰好像感覺到這個家遇到了倒霉的事情,他變得更乖,總是一聲不響,在角落里靜靜看著大人的一舉一動,眼神像貓。   自從丟了錢,卞太太對男嬰更是充滿了深仇大恨。她很少對他說話,偶爾叫他吃飯或者叫他睡覺,也是粗聲大氣,態度極其不好。   每次卞太太叱喝他,他都很害怕,不安地觀察著卞太太的神色,不知所措。   卞疆也開始排斥他了。他覺得,這個男嬰馴從的背后,確實藏著另一面。幾天來,卞太太像霜打的花瓣,一下憔悴了許多。她總是蒙著被子抽泣。   卞疆就勸她:“別哭了,你能把錢哭回來嗎?沒用?!X是人掙的,只要我們好好過日子,一切都會好起來,很快?!显捳f,破財免災?!?  卞太太擦了一把鼻涕,瞟一眼在里屋玩耍的男嬰,小聲說:“就怕破了財還有災?!?  卞疆:“不會的?!?  卞太太:“我已經感覺到了……”(未完待續)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贛ICP備18016837號-5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美女脱精光隐私扒开免费观看
  • <xmp id="igwem"><menu id="igwem"></menu>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
  • <xmp id="igwem"><nav id="igwem"></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