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鬼故事 > 校園鬼故事 > 正文

    校園怪談之割傷

    發布時間:04-13    來源:故事百科

    我怕血,想必每個像我這般年齡的女孩都怕血。
    但我,除了害怕血之外,也怕傷痕。特別是那種縫過針的傷疤,像肉色的蜈蚣,靜靜趴在人的皮膚上。
    我懷疑,那些傷疤會在夜深入靜的時候悄悄地動起來,輕輕扭一扭它們那細長的身體。
    父親的小腹上有一處疤,是手術后留下來的痕跡。但也許因為那并不是惡意的傷口,或者因為是在父親身上的,所以我不怕它,盡管它也很像一條蜈蚣。
    父親的身上沒有其它的疤痕,他是個小心謹慎的人,幾乎沒有重傷經歷,在我的記憶中,父親僅僅流過一次血。那是一天的黃昏時候,父親蹲在門口給我削鉛筆,我則坐在院子里的花壇上,用廢棄的紙箱當作桌子,邊寫作業邊聽草叢中鳴蟲歡快的叫聲。
    突然,我聽見父親輕輕地驚呼,我回過頭,看見了父親被刀子劃破的手指,血從傷口處流了出來。我記得,父親的血很紅,紅得鮮艷。
    那是一個不小的傷口,我以為一定會留下難看的傷痕,但是沒有留下。不久后,父親撒手人寰,把我和母親留在這貧窮的村莊里,而父親那充滿慈愛的面龐,則永遠浮現在我的記憶里。
    五年后,母親嫁給一個做大豆生意很多錢的男人,他說,他可以把母親和我接到樓房,讓我在城市的高中里上學。
    我一直向往在城市里讀書,但并不是這種途徑,我有一種被利用的感覺,好像籌碼。所以當我站在這新班級門口時有些微妙。
    那么,請新同學向大家介紹一下。;班主任笑著召喚我。
    教室里一片掌聲,我木木地走到講臺邊,張了嘴,卻不知該說什么好,我確信我的臉很紅因為感到臉上有火燎的滋味。
    同學們好!;
    我只有這一句話,說完后求助似的朝班主任笑了笑,低頭看名冊,班主任說:你坐第五個座位。;
    我默不做聲地向那個空座位走過去,突然覺得教里每個人都在看我,看得我心里很不舒服,渾身毛毛的。
    我聽見班主任在身后說: 付瓊,照顧好新同學。;
    我呆了一下,看見挨著空座位的同桌男生點了點頭。
    他叫付瓊。我的心咯噔一聲。
    我安靜地坐到座位上,叫付瓊的男生像啞巴一樣沉默著,一動不動,看著前方的黑板。我裝做不經意地看了看他,因為我坐在他的左側,所以只能看見他的左臉,我猛然發現,他的左臉上有一道很長的傷疤。
    那是一道縫合過的傷疤,一條長長的痕跡,無數細小的腿。
    我發覺那條疤痕動了一下。付瓊突然側過臉,正對著我,我看見了他的眼。
    我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慌忙別過臉,打開書包,拿出文具盒放在課桌上。
    付瓊的臉仍然正對著我,他一直在盯著我看,還有那道長長的傷疤也在默默地看我,那傷疤上面也許長了一只眼睛。
    腦海中又浮出了那只眼睛,那是一只讓我永遠捉摸不透的眼睛。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有一柄很鋒利的工具刀,每周的手工課里我使用它,做雕刻、裁紙畫。紅色的刀柄,我很喜歡,它什么都能切斷,什么都能割破。
    它還能割破人的臉,而且割得很深很深,讓傷口的肉往外翻。我發誓,當時我絕對不是故意去割他。只是在制雕刻的時候,持刀的手臂因為慣性不經意甩了出去。不幸的是,同桌的臉近在咫尺。

    他的血在一瞬間流淌下來,我嚇呆了,手里還拿那柄工具刀。
    血滴在了刀上,與刀柄相同的紅色。哇!;我沒有哭,他沒有哭,后桌的女生哭了,班級里亂成一團。
    我看著他,說不出話,他也沒有說話,緊閉著嘴,用手捂著傷口,手掌遮住了一只眼睛。他用另一只眼睛與我對視,用一種讓我永遠猜不透的眼神。
    老師進來,帶走了他,他在走出教室之前一直用那只眼睛看著我,怪異的目光,看得我心里慌慌的,我認為我應該向他道歉,但我不知道該說什么,說什么好。
    但我沒想到的是,那天之后他再也沒有來上課,我再也沒見到他。
    后來學校因為這次流血事件而取消了手工課,為此班級里的同學都對我很不滿。
    自從那時起,我再也沒見過他,漸漸的,我對他的印象淡化了,只記得他是個很不愛說話的同桌,還有那只古怪的眼睛和他的名字,我記得,他叫付瓊。
    是的,我現在的同桌又是付瓊。
    我幾乎不敢相信這樣的巧合,盡管他的相貌與我記憶中的付瓊大不相同,但他的臉上那道傷疤告訴我,眼前這個付瓊,正是當年那個被我割破臉皮的付瓊,那是道又細又長的疤痕,我確信我的那把紅色刀柄的工具刀曾在那里穿過。
    那件事故已經過去了五年,五年過后,他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我的面前,帶著同樣的眼神,并且與那時一樣的沉默不語。
    我所想的是:這真的只是一個巧合嗎?
    付瓊不再注視我,但他的臉上始終沒有任何表情,盡管他可能已經看到我書本上的名字,他似乎并不認識我。這讓我很疑惑,因為這不該是他對待我的態度,換作是我,如果有人在我的臉上留下傷痕,我一定會記得他一輩子。
    但他竟然不認識我,我在他眼里完全是一個陌生人?;蛘哒f,他可能已經認出了我,但他一直裝做沉默,他心里仍然記得我,甚至是深深記恨著,他只是在用一種冷漠的態度來迷惑我。
    我又偷偷地看了看付瓊,他那張沒有表情的臉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突然打了一個冷戰,無論如何,我開始了新的生活,這是我向往已久的生活。
    上了幾天課,覺得這是一個很不錯的環境,班級里的同學對待我還算友好,但有時他們會在我的背后嘲笑我,我知道,畢竟我在他們眼里只是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但他們從不欺負我,這也免去了母親之前的擔憂,她認為農村孩子到城市里都會被人家欺負。

    我一直在注意著付瓊,但我至今沒有跟他說話,他整天沉默著,似乎把別人當作空氣,或者把自己當作空氣。他的臉上始終是死板的表情,從不主動與人說話,大概因為如此,其它人也從不接觸他。在這個班級里,似乎沒有付瓊這個人。
    我仍舊在意他臉上的那條疤痕,我覺得那條疤痕越來越像一條蜈蚣。有時,我有意無意地去看那疤痕,它竟會微微地顫抖一下,讓我渾身發毛。
    這條疤痕是我做的,但付瓊竟對我冷漠得異常。
    我甚至勸說自己:這個人不是那個付瓊,只是名字重復而已,而且碰巧臉上也有一道疤痕。
    我知道這是自欺欺人,因為他那古怪的眼睛正是我記憶中的、露出怪異目光的那只眼睛。那樣的眼睛只有付瓊才有。而且,他的某些神態和動作,與我記憶中的那個同桌相似至極。
    我漸漸地感覺到他的身上帶著某種怪氣,他冰冷的表情的下面似乎隱藏著什么東西。坐在他的身邊,我總能感到一陣沒來由的發冷。
    當我來到這個班級的一個月后,或者說與付瓊成為同桌的一個月后,班級的值日輪流表重新修改了。這說明我今后也要開始做值日,當然我對此沒有任何異議,相反我比其它同學更喜歡勞動。
    但當我看到新的值日輪流表的時候,心里一陣發憷。
    白紙黑字,寫得很清楚:
    星期三早間掃除李素芹付瓊
    晚上我躺在床上睡不著。滿腦袋都是付瓊那只古怪的眼睛,那是他被我割破臉皮時候一直注視著我的眼睛,這么多年,我一直無法猜透那個眼神。
    我翻了個身,臉正對著玻璃窗。
    忽然,我看到漆黑的玻璃窗上映出了一個人的臉。
    是付瓊的臉!我的頭皮一下子炸開了。
    他用一只眼睛看著我,另一只眼睛被他的手掌擋住,他的手捂著左臉上的傷疤。手指的縫隙間,鮮紅的血液滲透出來,一滴滴地落下,其中的一滴落在了我的嘴唇上。
    我驚恐萬分,并且發現,那只擋住眼睛的手掌的指縫間居然爬出了一只蜈蚣!它搖晃著身軀,抖動著無數只毛茸茸的腳,它的頭上頂著一只人眼。那是付瓊的眼睛。
    我尖聲叫了出來。
    汗水弄濕了被褥,我掙扎著坐起身。噩夢。
    恐怖的夢,我不敢回想。
    天色已是灰白,玻璃窗上映出我蒼白的面孔,夢中付瓊的臉正是出現在那里。
    我看了看表,時間已是清晨5點,心驚肉跳還沒有停息。
    我起床奔進衛生間,拼命地刷牙,似乎付瓊的血真的滴進了我的嘴里,口腔中彌漫著一股腥氣。
    今天已經是星期三,我要早起去學校做值日,雖然是與付瓊一起做,但這是我第一次勞動,必須要表現得完美。而且,我心里暗暗地下了決心:今天一定要與付瓊說話,我要問他,為什么裝做不認識我?
    我要解開這個盤踞在我心中已久的謎團。
    迷迷糊糊到了學校,教室的門已經開了,看來付瓊已經來了。我推門走了進去,付瓊正在教室的后面整理垃圾,那里堆積著一次性便當盒與飲料瓶。
    他聽見了我的聲音,緩緩地回過身盯著我看,手里拿著一個透明塑料瓶子。
    我被他的目光弄得呆在了門口,想跟他打招呼,但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付瓊一直盯著我,讓我有些不知所措。他的眼睛里那么古怪,泛著詭異的光。我突然發覺他手中的瓶子有些奇怪,似乎里面裝著什么東西。
    仔細看過去,那瓶子里的東西竟是一只蜈蚣!與我夢中的那只蜈蚣一模一樣。我不禁吸了一口冷氣。清晨的空氣,冰涼徹骨。我驚恐地看著付瓊,付瓊仍舊面無表情,他僵硬的面孔似乎是木板上的雕刻,永遠不會有變化。突然,我發現他臉上的那條疤痕,狠狠地,扭動穿一下。
    我又被噩夢驚醒了,時間已經是清晨,我仍舊躺在床上,一身汗水。脫去睡衣,沖進浴室里,用水狠狠地沖洗身體,感受到一陣說不出的暢快。走出家門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放亮。連續的兩場噩夢讓我有些疲憊,頭還是暈沉沉的。走到教室的時候,心跳不自覺地加快了。教室的虛掩著,我知道,付瓊已經來了,現在只要輕輕推門,就能看到他的身影?;蛘?,門的那邊還有一些我不愿看到的東西。
    付瓊的眼睛,還有那條蜈蚣一樣的疤痕又在我的里浮現出來。
    我仔細地聽,教室里很靜,不知付瓊在里面做什么。
    突然,我覺得付瓊并不在教室里,他現在正站在身后。
    瞬間,我的神經被很很地刺痛,疼得很突然。我地感覺到身后有一雙古怪的眼睛,正默默地注視的脊梁。是付瓊的眼睛!也許,他打開了教室的然后藏在走廊的某處,靜靜地等待我到來,當我門前的時候,他便悄悄走到我的身后,用他那詭眼睛看著我。
    我突然打了個冷戰,雞皮疙瘩鉆了出來。
    我緩緩地回頭
    我害怕,害怕即將與一雙死氣沉沉的眼睛對視。
    我終于轉過了頭。身后,是空曠的走廊。我呼了口氣,自己嚇自己。
    輕輕地推開教室的門,走了進去。

    教室里空蕩蕩的,沒有付瓊的影子。我向里面走步,看見教室后面的垃圾筒,那里,有一條腿橫地上,因為桌子擋住了視線,我看不到腿上方的我吸了一口冷氣,又走近幾步,終于確認,倒在上的人,正是付瓊。他臉向下倒在地上,頭埋進了垃圾里。
    他已成為一具靜悄悄的尸體,比他活著的時候更安靜。
    他死了。
    今天我所在的班級沒有上課,教室里來了很多警察。
    我站在走廊的隔離線外,心中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我控制著自己,但是到最后,我還是笑了。
    父親滄桑的面容又出現在我的腦中,現在我終于可以對著他說:爸爸,現在的你快樂嗎?
    原本,健康的父親不會死于那種疾病。
    但他為我削鉛筆的時候割傷了手指,割傷手指的刀就是我的那炳工具刀。刀上的病菌進入了他的體內,奪走了他的生命。

    而那柄工具刀上,曾經有付瓊的血滴落,他身體里的病菌便沾在刀上。
    付瓊是病毒攜帶者,所以沒有人愿意接近他。小學時候,只有我不嫌棄他,愿意跟他坐在一起。但他竟然用他體內該死的病毒殺害了我的父親,而且作為病源的他,居然因為特殊的體質而不會被病毒侵蝕。
    我無法原諒他,他殺死了我慈愛的父親。
    母親改嫁后,我知道機會來了。我從別的同學口中得知了他目前就讀的高中,然后央求繼父為我辦理轉學手續。我很順利地跟他成為同學,終于找到機會弄死了他。
    殺死他的方法很簡單,我早在鄉下老家就知道,他這種疾病,最不能被蜈蚣咬傷,若被蜈蚣咬到,必死無疑。
    鄉下出生的我,很容易找到了幾條蜈蚣,在付瓊值日的前一天我把它們放在了垃圾堆里,早晨他來處理垃圾時,必然會被咬,即使這次不成功,以后的機會還有很多,但我并沒想到事情進行得如此順利。
    我得意地看著眼前那些自以為是的警察,他們認為這是一起意外死亡事件,正沒頭沒腦的調查。
    突然,我的手指被什么東西刺了一下,很痛,手指被刺破了,流出一點點血。
    我低下頭,發現衣服的金屬紐扣上掛著一根黑色的刺。
    我摘下它放在手心上,這是一根細磁鐵,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吸在紐扣上的。仔細看,上面沾著粘稠的液體,是血。
    我突然有種窒息的感覺。付瓊,他原來一直都在記著我。
    我怕血,而且,更怕付瓊的血。

    我怕血,想必每個像我這般年齡的女孩都怕血。
    但我,除了害怕血之外,也怕傷痕。特別是那種縫過針的傷疤,像肉色的蜈蚣,靜靜趴在人的皮膚上。
    我懷疑,那些傷疤會在夜深入靜的時候悄悄地動起來,輕輕扭一扭它們那細長的身體。
    父親的小腹上有一處疤,是手術后留下來的痕跡。但也許因為那并不是惡意的傷口,或者因為是在父親身上的,所以我不怕它,盡管它也很像一條蜈蚣。
    父親的身上沒有其它的疤痕,他是個小心謹慎的人,幾乎沒有重傷經歷,在我的記憶中,父親僅僅流過一次血。那是一天的黃昏時候,父親蹲在門口給我削鉛筆,我則坐在院子里的花壇上,用廢棄的紙箱當作桌子,邊寫作業邊聽草叢中鳴蟲歡快的叫聲。
    突然,我聽見父親輕輕地驚呼,我回過頭,看見了父親被刀子劃破的手指,血從傷口處流了出來。我記得,父親的血很紅,紅得鮮艷。
    那是一個不小的傷口,我以為一定會留下難看的傷痕,但是沒有留下。不久后,父親撒手人寰,把我和母親留在這貧窮的村莊里,而父親那充滿慈愛的面龐,則永遠浮現在我的記憶里。
    五年后,母親嫁給一個做大豆生意很多錢的男人,他說,他可以把母親和我接到樓房,讓我在城市的高中里上學。
    我一直向往在城市里讀書,但并不是這種途徑,我有一種被利用的感覺,好像籌碼。所以當我站在這新班級門口時有些微妙。
    那么,請新同學向大家介紹一下。;班主任笑著召喚我。
    教室里一片掌聲,我木木地走到講臺邊,張了嘴,卻不知該說什么好,我確信我的臉很紅因為感到臉上有火燎的滋味。
    同學們好!;
    我只有這一句話,說完后求助似的朝班主任笑了笑,低頭看名冊,班主任說:你坐第五個座位。;
    我默不做聲地向那個空座位走過去,突然覺得教里每個人都在看我,看得我心里很不舒服,渾身毛毛的。
    我聽見班主任在身后說: 付瓊,照顧好新同學。;
    我呆了一下,看見挨著空座位的同桌男生點了點頭。
    他叫付瓊。我的心咯噔一聲。
    我安靜地坐到座位上,叫付瓊的男生像啞巴一樣沉默著,一動不動,看著前方的黑板。我裝做不經意地看了看他,因為我坐在他的左側,所以只能看見他的左臉,我猛然發現,他的左臉上有一道很長的傷疤。
    那是一道縫合過的傷疤,一條長長的痕跡,無數細小的腿。
    我發覺那條疤痕動了一下。付瓊突然側過臉,正對著我,我看見了他的眼。
    我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慌忙別過臉,打開書包,拿出文具盒放在課桌上。
    付瓊的臉仍然正對著我,他一直在盯著我看,還有那道長長的傷疤也在默默地看我,那傷疤上面也許長了一只眼睛。
    腦海中又浮出了那只眼睛,那是一只讓我永遠捉摸不透的眼睛。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有一柄很鋒利的工具刀,每周的手工課里我使用它,做雕刻、裁紙畫。紅色的刀柄,我很喜歡,它什么都能切斷,什么都能割破。
    它還能割破人的臉,而且割得很深很深,讓傷口的肉往外翻。我發誓,當時我絕對不是故意去割他。只是在制雕刻的時候,持刀的手臂因為慣性不經意甩了出去。不幸的是,同桌的臉近在咫尺。

    他的血在一瞬間流淌下來,我嚇呆了,手里還拿那柄工具刀。
    血滴在了刀上,與刀柄相同的紅色。哇!;我沒有哭,他沒有哭,后桌的女生哭了,班級里亂成一團。
    我看著他,說不出話,他也沒有說話,緊閉著嘴,用手捂著傷口,手掌遮住了一只眼睛。他用另一只眼睛與我對視,用一種讓我永遠猜不透的眼神。
    老師進來,帶走了他,他在走出教室之前一直用那只眼睛看著我,怪異的目光,看得我心里慌慌的,我認為我應該向他道歉,但我不知道該說什么,說什么好。
    但我沒想到的是,那天之后他再也沒有來上課,我再也沒見到他。
    后來學校因為這次流血事件而取消了手工課,為此班級里的同學都對我很不滿。
    自從那時起,我再也沒見過他,漸漸的,我對他的印象淡化了,只記得他是個很不愛說話的同桌,還有那只古怪的眼睛和他的名字,我記得,他叫付瓊。
    是的,我現在的同桌又是付瓊。
    我幾乎不敢相信這樣的巧合,盡管他的相貌與我記憶中的付瓊大不相同,但他的臉上那道傷疤告訴我,眼前這個付瓊,正是當年那個被我割破臉皮的付瓊,那是道又細又長的疤痕,我確信我的那把紅色刀柄的工具刀曾在那里穿過。
    那件事故已經過去了五年,五年過后,他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我的面前,帶著同樣的眼神,并且與那時一樣的沉默不語。
    我所想的是:這真的只是一個巧合嗎?
    付瓊不再注視我,但他的臉上始終沒有任何表情,盡管他可能已經看到我書本上的名字,他似乎并不認識我。這讓我很疑惑,因為這不該是他對待我的態度,換作是我,如果有人在我的臉上留下傷痕,我一定會記得他一輩子。
    但他竟然不認識我,我在他眼里完全是一個陌生人?;蛘哒f,他可能已經認出了我,但他一直裝做沉默,他心里仍然記得我,甚至是深深記恨著,他只是在用一種冷漠的態度來迷惑我。
    我又偷偷地看了看付瓊,他那張沒有表情的臉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我突然打了一個冷戰,無論如何,我開始了新的生活,這是我向往已久的生活。
    上了幾天課,覺得這是一個很不錯的環境,班級里的同學對待我還算友好,但有時他們會在我的背后嘲笑我,我知道,畢竟我在他們眼里只是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但他們從不欺負我,這也免去了母親之前的擔憂,她認為農村孩子到城市里都會被人家欺負。

    我一直在注意著付瓊,但我至今沒有跟他說話,他整天沉默著,似乎把別人當作空氣,或者把自己當作空氣。他的臉上始終是死板的表情,從不主動與人說話,大概因為如此,其它人也從不接觸他。在這個班級里,似乎沒有付瓊這個人。
    我仍舊在意他臉上的那條疤痕,我覺得那條疤痕越來越像一條蜈蚣。有時,我有意無意地去看那疤痕,它竟會微微地顫抖一下,讓我渾身發毛。
    這條疤痕是我做的,但付瓊竟對我冷漠得異常。
    我甚至勸說自己:這個人不是那個付瓊,只是名字重復而已,而且碰巧臉上也有一道疤痕。
    我知道這是自欺欺人,因為他那古怪的眼睛正是我記憶中的、露出怪異目光的那只眼睛。那樣的眼睛只有付瓊才有。而且,他的某些神態和動作,與我記憶中的那個同桌相似至極。
    我漸漸地感覺到他的身上帶著某種怪氣,他冰冷的表情的下面似乎隱藏著什么東西。坐在他的身邊,我總能感到一陣沒來由的發冷。
    當我來到這個班級的一個月后,或者說與付瓊成為同桌的一個月后,班級的值日輪流表重新修改了。這說明我今后也要開始做值日,當然我對此沒有任何異議,相反我比其它同學更喜歡勞動。
    但當我看到新的值日輪流表的時候,心里一陣發憷。
    白紙黑字,寫得很清楚:
    星期三早間掃除李素芹付瓊
    晚上我躺在床上睡不著。滿腦袋都是付瓊那只古怪的眼睛,那是他被我割破臉皮時候一直注視著我的眼睛,這么多年,我一直無法猜透那個眼神。
    我翻了個身,臉正對著玻璃窗。
    忽然,我看到漆黑的玻璃窗上映出了一個人的臉。
    是付瓊的臉!我的頭皮一下子炸開了。
    他用一只眼睛看著我,另一只眼睛被他的手掌擋住,他的手捂著左臉上的傷疤。手指的縫隙間,鮮紅的血液滲透出來,一滴滴地落下,其中的一滴落在了我的嘴唇上。
    我驚恐萬分,并且發現,那只擋住眼睛的手掌的指縫間居然爬出了一只蜈蚣!它搖晃著身軀,抖動著無數只毛茸茸的腳,它的頭上頂著一只人眼。那是付瓊的眼睛。
    我尖聲叫了出來。
    汗水弄濕了被褥,我掙扎著坐起身。噩夢。
    恐怖的夢,我不敢回想。
    天色已是灰白,玻璃窗上映出我蒼白的面孔,夢中付瓊的臉正是出現在那里。
    我看了看表,時間已是清晨5點,心驚肉跳還沒有停息。
    我起床奔進衛生間,拼命地刷牙,似乎付瓊的血真的滴進了我的嘴里,口腔中彌漫著一股腥氣。
    今天已經是星期三,我要早起去學校做值日,雖然是與付瓊一起做,但這是我第一次勞動,必須要表現得完美。而且,我心里暗暗地下了決心:今天一定要與付瓊說話,我要問他,為什么裝做不認識我?
    我要解開這個盤踞在我心中已久的謎團。
    迷迷糊糊到了學校,教室的門已經開了,看來付瓊已經來了。我推門走了進去,付瓊正在教室的后面整理垃圾,那里堆積著一次性便當盒與飲料瓶。
    他聽見了我的聲音,緩緩地回過身盯著我看,手里拿著一個透明塑料瓶子。
    我被他的目光弄得呆在了門口,想跟他打招呼,但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付瓊一直盯著我,讓我有些不知所措。他的眼睛里那么古怪,泛著詭異的光。我突然發覺他手中的瓶子有些奇怪,似乎里面裝著什么東西。
    仔細看過去,那瓶子里的東西竟是一只蜈蚣!與我夢中的那只蜈蚣一模一樣。我不禁吸了一口冷氣。清晨的空氣,冰涼徹骨。我驚恐地看著付瓊,付瓊仍舊面無表情,他僵硬的面孔似乎是木板上的雕刻,永遠不會有變化。突然,我發現他臉上的那條疤痕,狠狠地,扭動穿一下。

    說明: 部分文章源自網友投稿或網絡轉載,如有不妥請告知站長,我們將在24小時內修改或刪除,站長郵箱:694306323@qq.com

    如果您有故事想與我們分享,也歡迎給我們投稿,請將稿件發送至編輯郵箱:694306323@qq.com,感謝分享!

    校園鬼故事相關故事
    ?2017-2022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 贛ICP備2022004897號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贛公網安備 36012102000476號

    美女脱精光隐私扒开免费观看